36666_10001132

爱丁堡是苏格兰的首都,在爱丁堡的众多景点之中,有一些分布在从爱丁堡城堡到圣十字宫之间大约一英里长的道路周围,因此这些景点被笼统地称为皇家一英里,有时也翻译成皇家英里路(Royal Mile),或者皇家英里大道。

而处于皇家一英里最高处的就是爱丁堡城堡,紧邻爱丁堡城堡的便是苏格兰威士忌体验中心(Scotch Whisky Experience),据说这里曾经是一所学校,后来改成的博物馆,而我在苏格兰的旅途正是从这里开始的。

苏格兰威士忌体验中心(Scotch Whisky Experience)

李白曾有诗言:“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当今世界上各地区、各民族的酒的种类多得数不清,但以生产工艺来分的话,大体可以分为三类:蒸馏酒、发酵酒和配制酒。蒸馏酒和发酵酒都容易明白,而配制酒就是在某一种蒸馏酒或发酵酒的基础上人工加入配料而成的酒,像是我们的药酒和西方的香槟酒。

关于蒸馏酒,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即法国白兰地、苏格兰威士忌、古巴朗姆酒、俄罗斯伏特加、荷兰金酒和中国白酒并称为世界六大蒸馏酒。所以来到苏格兰,威士忌是不得不尝的。而我选择在这个体验中心品尝而不是在酒吧的原因在于,虽然酒吧的威士忌品种和质量可能更加的多样与优良,但是这个体验中心是一个博物馆性质的体验中心,在这里能更好地了解威士忌的信息。

苏格兰威士忌体验中心(Scotch Whisky Experience)

进到体验中心里面,工作人员安排每一个人坐进一个酒桶模样的小过山车内,然后选择语言,发动小过山车。之后随着过山车的前进,周围展现了威士忌是如何从大麦一步步变成最后的成品的。接着就是介绍传统的威士忌分类,然后让每人选择一种威士忌进行品尝。不同于小过山车那里有中文的音频,在这个环节就只有英文了。

品尝过后,工作人员引导游客参观体验中心的储藏房间,这里储藏了两千多瓶不同种类、不同年代的威士忌。据说,这个体验中心的威士忌藏酒数量是世界第一的。参观之后,这里的行程也就结束了。

苏格兰威士忌体验中心(Scotch Whisky Experience)

在我所参观过的酒类博物馆中,能够与这里相比的只有青岛的青岛啤酒博物馆。青岛啤酒博物馆是在青岛啤酒厂老厂的基础上改建而成的。与威士忌体验中心相比,它占地更大,介绍的内容更多,但是趣味性却不如威士忌体验中心。但无论是啤酒还是威士忌,亦或者是中国的白酒,都是有着悠久的历史,并且自酒诞生以来,一直都是人们所喜爱的饮料。

在古代,由于生产力不发达,粮食生产有限,而制作酒需要用食物作为原料。所以在中国,历朝历代对于酒的酿造和售卖都是有管理和规划的,当然每个朝代的情况不同,对于酒的管控措施也不同。在西方,酒最初也是奢侈品,甚至像戏剧之类的娱乐活动都要以酒神为尊。

苏格兰威士忌体验中心(Scotch Whisky Experience)

酒带给人的体验,使大多数人都心向往之。和酒相关的人物形象与诗句有好有坏,但是都深入人心,像殷纣王的酒池肉林、曹操“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的诗句、李白更是自称“酒中仙”、还有武松景阳冈下一气连喝十八碗土酒,醉后上山打虎……于我而言,饮酒可抒胸中气,酒后下笔,如有神助。但是要留心的是,饮酒要适量,微醺即可,不必喝多。

从威士忌体验馆出来,沿着皇家一英里继续向着圣十字架宫的方向走去。由于临近艺术节的原因,街上摆了许多很有意思的摊位。这些摊位通俗一点讲就是打把势卖艺的,以自己的才能换取钱财,说是卖艺应该没有不妥之处。

p210045_5

其中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有两个摊位,一个摊位是个卖木雕的,雕的木雕在桌子前面摆了一排。这些木雕都是头颅,大部分是海盗,也有些是山精妖怪的头颅。而在桌子上面,他正在雕刻着他的下一件作品。从他的作品内容来看,应该仍旧是个海盗头颅,雕像后面的海盗照片也佐证了我的想法。在木雕摊儿周围围了很多游客,众人驻足观看,却没见人上前问价。摊主也不在乎,自己继续在木头上挥舞刻刀,一把刻刀在他手中使得是上下翻飞,木屑纷纷如雪花般落下。刻了一会,估计是累了,他坐在旁边的板凳上休息起来。我看他休息了,就不再观看了,转身离去。

苏格兰男人吹风笛

另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男人,穿着格子裙的男人。他在吹着他们的苏格兰民族乐器风笛。说实话,由于周围的环境很嘈杂,人也很多,我听不到他吹的风笛声。假使我听到了,我这个五音不全的人,大约也分辨不出他吹得好与坏。但是,单单他往那一站,那一条独具特色的格子裙一穿,就吸引了无数人驻足围观。每个驻足的人都拿出手机、相机拍照留念,也有些人把钱放到他身前的袋子里。但是他不管别人是否放钱,自己吹着自己的风笛。我想,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怎么样也是开心的吧。

处于皇家一英里的末尾,与爱丁堡城堡遥相呼应的是圣十字架宫。圣十字架宫由宫殿和圣十字架修道院两部分主体建筑组成。圣十字架修道院目前剩下原来支撑建筑的立柱和四面的墙壁,也就是说,这是一座没有顶的修道院。但是和我在利物浦看到的那座无顶教堂不同的是,圣十字架修道院的房顶并不是毁于战火,而是由于年久失修,最终房顶坍塌了下来。后人将废墟清理出来,就成了如今的样子。

圣十字架宫的废墟

圣十字架宫,最早是1501年的时候,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四世在圣十字架修道院旁边扩建出的一座客栈。经过五百多年的变迁,如今圣十字架宫已经成为这个建筑群中最大的建筑,并且仍然是女王的行宫之一。

历史正像杨慎的《临江仙》写得那样:“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五百年的时间,当年的修道院成了废墟,当年修道院边的临时客栈成了王室的行宫并屹立至今。建筑的地位倒置了过来,来往的人也变得大不相同。

相关阅读:最全的爱丁堡城堡游览攻略爱丁堡便宜的住宿推荐

作者: 冯宇豪 | 微信: 送你一匹马
简介: 喜欢读书、旅行、摄影。初高中利用假期时间独自一人外出旅行,大学以后,由于办签证的便利以及假期时间的增多,有更多时间前往各地游玩,每次游玩都会写一些游记,自以为乐。
相关专题 Edinburgh | 爱丁堡

.

37567_387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