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敏寺,也叫威斯敏斯特教堂(Westminster Abbey),坐落在伦敦泰晤士河北岸,毗邻议会大厦与大本钟,始建于公元960 年,在英王创立圣公会之前,一直是一座天主教本笃会的教堂。清晨,看罢地图,记熟了路线便出门了。七点,不算晚,但主要道路上已经有相当多的车辆在来回行驶了。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走到目的地——西敏寺。距离开门还早,正好让我可以仔细去端详它的模样。

威斯敏斯特教堂(Westminster Abbey)

哥特式的尖顶,门的上方有一个大大的玫瑰窗,书上说,玫瑰窗是上帝的眼睛,所以我见到的几乎所有的教堂都有玫瑰窗的存在,它们的区别在我看来仅仅是大小和华丽程度不同而已。那些支撑起建筑的柱子上站着一排排雕像,他们应该都是有出处和说法的,但是因为没有介绍,而我也对基督教故事所知寥寥,只能和其中内涵擦肩而过了。

门的中间,是圣母怀抱圣子的雕像,雕刻的样子特别精美,圣母一手拿着权杖一手怀抱圣子。圣子头戴王冠,怀抱宝珠,神情肃穆。但是,我总觉得哪里很奇怪,让人不是那么舒服。我反复打量着圣母和圣子的雕像,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那就是——表情。

威斯敏斯特教堂(Westminster Abbey)

正常的母亲在怀抱婴孩的时候都是满目慈祥,面容柔和,但是这个圣母却是面容冷峻,眼中也透着杀气;而那个圣子也全然没有孩子身上的童真,他举手投足之间透出的是不容小觑的威严。也许雕刻者想要突出的就是这种异于常人的威严吧,但是我真的觉得这样的圣母圣子实在让人难以接近。

等待良久,那厚实而沧桑的木门终于打开了。这个时候,等着买票的队伍俨然排得看不到尽头,不禁庆幸起来,“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古人诚不欺我。进入其中,第一个直观的印象是宏伟。高高的穹顶,宽宽的廊道,地面上密布着墓碑,稍不注意便会踩在上面。虽然众人都从它们身上安然踏过,可我还是难以泰然处之。

走到中庭,英国物理学家牛顿的墓碑和雕像便在你的左手边出现了。我的心情变得有些激动,这么多年以来,牛顿的名字可以说是如雷贯耳。在我想来,但凡是上过学的,都和他打过交道。我还记得,在一本高中的物理书上,写着蒲柏的一首诗“自然和自然的法则隐藏在黑暗中,上帝说,让牛顿去吧,于是一切都被照亮。”

威斯敏斯特教堂(Westminster Abbey)

当时这首诗深深地喜爱这首诗,而牛顿也是以一个科学巨人的形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在这之后,我看过一个记录片,在片中牛顿竟然是以皇家铸币场的主管官员的身份出现,而在这个职位上,他同样成绩不菲。他对于钱币防伪工作的贡献就如同他的力学三大定律一样难以让人遗忘,于是牛顿又有了一个经济学家的称呼。另一个有关于牛顿的故事出现在《达·芬奇密码》中,在这本书中,他又成了郇山隐修会的大师,是通往圣杯秘密的道路中不可缺少的一环。有关于他,伟大又神秘,多才多艺,让人不自觉地产生敬佩之情。

当牛顿以雕像和墓碑的形态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心中的波澜久久难以平静。看着你长眠于此,不禁有些意兴阑珊,天才如你,仍旧不免一死。而像我们这样平凡的人,终究也只能化作黄土一抔了吧。我看不懂墓碑上的文字,但是这不影响我向你递上敬意,谢谢你,让我不至于堕入愚昧的深渊,谢谢你为人类偷来智慧。

威斯敏斯特教堂(Westminster Abbey)

除了埋葬在西敏寺大教堂的那些牛人之外,西敏寺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空军礼拜堂,西敏寺中有很多的礼拜堂,空军礼拜堂只是其中很平凡的一个。我不记得它的来历了,但是墙上斑驳的孔洞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导览器说这些是二战时候德国空军轰炸留下的疤痕。在这个世界上,战争总是存在着,人类有一半的时间处于战争中,但是战争带给我们的只有无尽的伤痛和遗憾,即使胜利,也是带着伤痕。似乎战争压根就是百害而无一利,那么,为什么还会有战争呢?看着遍布周遭的历代英王的墓碑和雕像,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英伦三岛从来都不缺少战争。其民风彪悍,往往内部相互征战讨伐;除此之外,由于不列颠距离欧洲大陆并不太远,所以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一波又一波的侵略者登上此地。每每战火燃烧之时,诸侯相互征讨,百姓血流成河,那些胜利者的辉煌都是由无边的枯骨铸就的。看着这一个个头戴王冠的雕像,他们或男或女、或老或少,都是一脸肃穆,我感到一阵阵心寒,仿佛透过王冠看到累累的白骨。还是快快离开这王室的埋骨之地,离开这些冷峻的面庞罢。

西敏寺大教堂之行结束,下一站去海格特墓园看马克思墓地,走起!

作者: 冯宇豪 | 微信: 送你一匹马
简介: 喜欢读书、旅行、摄影。初高中利用假期时间独自一人外出旅行,大学以后,由于办签证的便利以及假期时间的增多,有更多时间前往各地游玩,每次游玩都会写一些游记,自以为乐。
相关专题 London | 伦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