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是我到英国的第一站,也是我踏上的第一个西方国家的城市,还是我第一次独自出国旅行的目的地。一下飞机的新奇和兴奋很快被恐惧感所代替,这种恐惧来自完全陌生的环境和几乎完全不知所云的语言。我努力在目力所及之处寻找可以让我暂时平缓心情的东西,但是我没有找到哪怕一点点的安慰。那些冲入我眼睛和耳朵的英语,让我特别难以适应,听着他们用完全陌生语言的对话,我感到一阵眩晕……

英国海关入境

在海关排队入境的时候,我身后不远有几个中国人,我像是一个落水的人拼命地向这些我眼中的稻草抓去……我失望了,看来国人对于同胞的防范更甚于其他人。这些人,对于我的搭讪,要么视而不见,仍旧继续着他们彼此的对话;要么对我微微一笑,便不再搭腔。我感到无比失落,那种孤立无援的感觉让我如坠冰窖。

等待是如此的漫长,我张望四周,试图通过新奇感来舒缓心情,我注意到不远处有一个隔离区域,那里面已经坐了几位黑色皮肤的女士和先生。就在这个时候,一名海关工作人员领着一位亚洲裔女子进入那个区域,通过辨认,我发现那人手里拿的是一本中国护照。如此说来,这女人是个中国人了。想到这里,我突然变得更加紧张,我在想,如果一会儿他们问我什么,我听不懂可该怎么办呀!但事已至此,退缩俨然是不可能的了。万幸,虽然我并没有听懂那位工作人员在说些什么,但是当我把我的行程告诉他之后,他笑笑便放行了,这让我一直悬着的心可以稍微放一放了。

伦敦维多利亚车站

接着,要买地铁票去市区,由于看不懂机器,所以只能到人工窗口去买,未费太多周章,买了一张去维多利亚车站的单程地铁票。说是地铁,却有相当长的一段在地上,像是火车一样。这里同国内还是有相当大的不同,铁轨两边房子还算不少,人却是没见多少。想来,都是上班的上班,休息的休息吧。旅途中,每到一个地方,新奇的风景便成了医治孤独的良药。

好运气似乎并不眷顾我,抵达维多利亚车站之后就遇到了新的问题——我找不到旅馆了。我一下地铁就从出口离开地铁站,确认下方向就朝着自以为正确的道路走去。我确实找到了一条名称相近的道路,却怎么也找不到旅馆的门牌号,自然,也是找不到旅馆的。

当我在那条街上找了一圈仍未找到之后,我选择了询问。我拿着旅馆的名称和地址进行询问,可是并没有结果,先后问了三个人,都是说他们不知道这个旅馆,但是地址就是那里。得到这个答案之后,我并没有气馁,反而是兴致勃勃地对那块地方展开了地毯式搜素,不放过一个死角。可以想象吗?在午后的伦敦街头,一个亚洲面孔的男子见胡同就进,见门牌就趴上去瞅个仔细,这份狼狈就甭提了……

伦敦Belgrave street

万幸的是,没有人报警。可不幸的是我仍旧没有找到那个旅馆,似乎它从来不曾存在过似的。这时,我感到不安了,难道是被骗了?这是一个不存在的旅馆?我茫然地走在街上。这个时候两个身着礼服,举止怪异的人向我走来,并对我说我有什么麻烦,他们可以帮助我。我半信半疑地将地址给他们看,他们指了与我方才所找区域完全相反的方向并告诉我一直走就能找到。他们的打扮让我惴惴不安,因为实在是像极了我看过的一部电影中的坏人形象,以至于我连句谢谢都紧张得说不出口。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按着他们的指引居然真的找到了旅馆。在之后的行程中我又见到了几次这种打扮的人,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是志愿者呀。

在旅馆办了入住,我用Wifi看了谷歌地图之后才发现我找不到旅馆的问题所在,我一开始寻找的路叫做Belgrave street,但是呢,我订的旅馆是在Belgrave road,大街和路的一点点差别让我浪费了好几个小时,因为粗心导致的错着实让我有了教训。

由于订的是单人间,所以给安排在顶楼,看着鸟儿飞跃在这些异国建筑的屋顶,这些画面似乎只出现在曾经的想象之中。欣喜之情油然而生,然而回头一看,这房间只有我一个人。我只好一个人……开一灌啤酒,继续看着窗外的鸟儿嬉闹……

相关阅读:《旅英日记:西敏寺大教堂》、《旅英日记:海格特墓园,在马克思墓前》、《旅英日记:漫游伦敦城

作者: 冯宇豪 | 微信: 送你一匹马
简介: 喜欢读书、旅行、摄影。初高中利用假期时间独自一人外出旅行,大学以后,由于办签证的便利以及假期时间的增多,有更多时间前往各地游玩,每次游玩都会写一些游记,自以为乐。
相关专题 London | 伦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