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6年,古老的盎格鲁撒克逊英国土崩瓦解,一个全新的封建集权的英国在废墟上建立了起来,而改写这一历史的,是一个来自诺曼底的法国人,叫做威廉。威廉通常被称为征服者威廉(William the Conqueror),或者被憎恨他的人称为“私生子威廉”(William the Bastard)。

威廉是诺曼底公爵罗贝尔一世唯一的儿子,生于1027年11月8日。威廉的母亲是罗贝尔一世的女仆(一个制革工人的女儿),因此威廉是非婚私生子。威廉年仅8岁时,罗贝尔一世在朝圣的路上去世,死前指定威廉为诺曼底的继承人。对公爵之位虎视眈眈的人认为他们拥有更合法的继承权,想方设法要除掉威廉。

私生子威廉

他们称威廉为“杂种”、“私生子”,并嘲笑他是制革匠的后代。虽然就像一只置身于狼群之中的羔羊,威廉幸运地躲过了刺杀,15岁时被法国国王亨利一世封为骑士,19岁时成功地处理了叛乱和入侵。小男孩逐渐成长为一个钢铁般意志、充满魅力的领袖。

英格兰王位之争

话说回盎格鲁撒克逊时期的英格兰(从5世纪罗马帝国对不列颠的统治结束、盎格鲁撒克逊各个王国的建立到1066年期间的英格兰)。9世纪前的盎格鲁撒克逊英格兰主要由七个王国组成(有点像中国的春秋战国)。为了抗击北欧各国的入侵和海盗的骚扰,七国趋于联合,其中的威塞克斯王国逐渐崛起,经过其几任国王的努力,10世纪中叶,各割据王国已经统一为英格兰王国,威塞克斯王室成为了英格兰王室。

1012年,丹麦国王斯温率军入侵并击败了英格兰国王,英格兰进入了被丹麦人统治的时期。斯温死后,他的儿子克努特(Canute)继承了英格兰王位。为了加强对英格兰的统治,克努特笼络并重用英格兰的威塞克斯伯爵戈德温森(Godwinson)。1035年克努特去世,英格兰经历了长达数年、血腥的王位之争,直到1043年有着威塞克斯王室血统的爱德华王子(Edward)登上王位(史称“爱德华三世”,或“忏悔者爱德华”),英格兰王室复辟。

爱德华三世

爱德华的母亲是法国诺曼人。在丹麦人占领英格兰期间,她带着年仅6岁的爱德华王子流亡诺曼底。爱德华王子在诺曼底生活了30年,这里更像是他的故乡,他深受诺曼语言、政治、文化的影响,并且他的教父就是令人敬畏的诺曼底公爵罗贝尔一世。

1043年,有着威塞克斯王室血统的爱德华登上了英格兰王位。但实际上爱德华对英格兰一无所知,大权依旧掌握在威塞克斯伯爵戈德温森手里。

虽然爱德华非常不喜欢戈德温森,但也无计可施。戈德温森还将女儿伊蒂丝嫁给了爱德华,盘算着女儿能够和国王生一个小“戈德温森”,进而继承英格兰王位。但爱德华娶了伊蒂丝后,从不和伊蒂丝圆房。爱德华想选一个自己喜欢的继承人,他心仪的人选当然不是戈德温森家族,而是与他有恩的法国诺曼底家族的继承人,他教父的儿子,威廉。

1053年,戈德温森在陪国王用餐时死于突发的心脏病。他的长子哈罗德·戈德温森(Harold Godwinson)带领戈德温森家族继续执掌大权,继续控制着英格兰。

一直是一个无奈的、傀儡般的国王,爱德华在执政后期将更多精力投入宗教生活,将大量时间花在沉思、忏悔和祷告上,并且致力于修建教堂(包括著名的威斯敏斯特教堂)。因为对基督教信仰无比的虔诚,爱德华被称作“忏悔者”(Edward the Confessor)。

1065年冬,没有子嗣的英格兰国王爱德华病入膏肓,没有任何迹象谁将会继承王位。在所有对王位虎视眈眈的人中,认为自己最应该登上王位的包括威塞克斯伯爵哈罗德·戈德温森,诺曼底公爵威廉,以及挪威国王哈拉尔·哈德拉达(Harald Hardrada)。

1066年1月5日,爱德华去世,临终前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抬起手轻轻碰了一下威塞克斯伯爵哈罗德·戈德温森的手。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含义。但哈罗德·戈德温森坚信这是爱德华钦点他继任王位的信号。1月6日早晨,威斯敏斯特教堂见证了国王爱德华的葬礼;中午时分,它又见证了新国王哈罗德·戈德温森的迫不及待地加冕礼(史称哈罗德二世)。

哈罗德 戈德温森

威廉起兵

哈罗德·戈德温森继任英格兰王位的消息令诺曼底公爵威廉暴跳如雷。过去十年他一直无比自信地告知整个欧洲,在1052年他拜访伦敦的时候爱德华已经承诺将英格兰王位传给他,但现在他却瞬间成了所有人嘲笑的对方。

威廉旋即向罗马教皇提出了他对英国王位的要求,理由包括他自己拥有一定的英格兰皇室血统(虽然很微弱),爱德华承诺过将英格兰王位传给自己,并且哈罗德·戈德温森曾发誓向自己效忠,现在却撕毁诺言、抢先登上王位。罗马教皇最终被威廉说服,同意威廉以教廷的名义讨伐异教徒哈罗德,并且赐予他圣十字旗以及教皇的权杖和戒指。

有了罗马教廷的支持,并且以攻陷英格兰后“加官进爵封地”为诱惑,威廉迅速地募集到一支庞大的军队和舰队,包括上万名士兵,六千匹战马,四百多艘战舰。

与此同时,英格兰新晋国王哈罗德也募集军队和舰队迅速在英国南海岸集结。哈罗德军队的核心是5000名英格兰封建领主和贵族,3000名职业军人,以及13000名雇佣兵(Part-time Soldiers,法律规定他们每年要为国王服役两个月)。8月初,威廉公爵的部队也集结到了诺曼底海岸。两国大军磨刀霍霍,誓言一决生死。

威廉起兵

然而,威廉军队的横渡计划被海上飓风一直拖延,威廉焦急地等待着“似乎永远也不会到来的南风”,而哈罗德焦急地等待着“似乎永远也不会到来的威廉”。哈罗德的焦急有他的苦衷。在双方的对峙之下,时间进入了9月,正值秋收时节,此时已经比法律规定的雇佣兵每年两个月的服役期超过了两个星期。担忧与不满的情绪在部队中蔓延,哈罗德不得不在9月8日下令解散雇佣兵。

挪威入侵

祸不单行的是,就在哈罗德下令解散雇佣兵仅仅11天之后,同样对英格兰王位虎视眈眈的挪威国王哈拉尔·哈德拉达伙同哈罗德的亲弟弟托斯蒂格,带领着300艘战舰、12,000名士兵入侵英格兰。挪威军在东北部的诺桑比亚登陆,很快占领了约克郡。首战大捷后,挪威国王哈拉尔·哈德拉达和托斯蒂格仅率领三分之一的兵力前往约克郡以东八英里的斯坦福德桥,打算在那里俘虏大批人质。

然而等待他们的,不是被遗弃的部落,而是英国国王哈罗德的大军。原来,一接到挪威入侵的消息,哈罗德立即从伦敦启程,沿途一边募集军队一边极速行军(仅四天就行进了312公里)。最终,哈罗德赢得了这场“斯坦福德桥”之战,英勇的挪威国王哈拉尔·哈德拉达被一箭封喉,托斯蒂格也死无全尸,挪威军被杀的丢盔弃甲,远征英格兰的300艘战舰中只有24艘逃回了挪威。

黑斯廷斯战役

哈罗德还来不及对击败挪威国王的入侵表示庆祝、或对弟弟托斯蒂格的死表示哀伤,斯坦福特桥战役结束的第二天,诺曼底的威廉公爵率领他的大军横渡英吉利海峡,在英格兰海岸登陆。

黑斯廷斯战役

哈罗德只得再次召集他所能调动的所有军事力量南下御敌。10月14日清晨,双方军队在黑斯廷斯(Hastings)打响了战斗。威廉拥有骑兵和步兵,还有很多弓箭手,而哈罗德只有步兵和少量的弓箭手。英国占据山谷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起初的防御很有效,威廉的军队的进攻被遏制并伤亡惨重。

威廉重新集结他的军队并举起自己的头盔来平息他已经战死的传言。之后诺曼的骑兵和弓箭手造成英军越来越大的伤亡。战争一直持续到近黄昏,当又一波诺曼骑兵发起进攻,英格兰军队开始溃败,国王哈罗德被一名诺曼弓箭手射伤眼睛(根据70米长的贝叶挂毯的画面),随即诺曼骑士们围了上来,将他乱剑刺死并分尸。

这场惨烈的、改写英国历史的黑斯廷斯战役上,盎格鲁撒克逊英国的最后一位国王哈罗德战死,英格兰大约一半以上的贵族也都牺牲在这个战场上。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威廉公爵率诺曼军队北上,一路攻城陷地、烧杀掳掠,盎格鲁撒克逊城池相继沦陷。

诺曼王朝

1066年12月25日(圣诞日),法国诺曼人威廉在威斯敏斯特教堂正式加冕,史称“威廉一世”,或“征服者威廉”。古老的盎格鲁撒克逊英国土崩瓦解,一个全新的诺曼王朝英国在废墟上建立了起来。

文/First UK  来源/今朝聊英国

相关专题 名人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