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132

没来英国,会想象英国是以伦敦、爱丁堡、曼彻斯特为代表的大都市范儿。其实,待久了,你会发现宁静的小镇风才是这里原汁原味的岛国风范。我对英国小镇的美好印象,最初来自水上伯顿(Bourton-on-the-Water)和桑宁(Sonning)小镇,后来邂逅了宾菲尔德乡村(Village of Binfield)和泰晤士河畔的亨利小镇(Henley-on-Thames),我才深刻感觉到,如果要寻找英国本土的文化,还是要远足这些散落各地的小镇。英伦原味文化深深扎根在这些独具特色的小镇里,慢慢品味更有味道。

商业气息与古镇神韵兼容并进的水上伯顿(Bourton-on-the-Water)

水上伯顿(Bourton-on-the-Water)

水上伯顿是一个商业开发比较成功、外界名气较大的小镇,它具有欧洲乡村小镇的典型特征:西式乡村风情与古朴欧洲格调。水上伯顿位于英格兰的心脏地带科茨沃尔德(Cotswold),被称为是科茨沃尔德的“小威尼斯”,英式田园风光,加上古朴的欧式乡村建筑,别有一番滋味。它不同于国内皖南民居的典雅,也异于一些古镇的过度商业开发。清澈见底的温德拉什河环绕小镇静静流淌,河面的野鸭惬意地在水中嬉戏,似乎对如织的游人一见如故,没有惊吓和逃遁。水里的鱼儿追逐游弋,与商业化的小镇和谐共存。

从停车场步行至小镇中央,蜿蜒崎岖的小道,与两边小巧精致的咖啡屋、礼品店完美融合,三三两两的游人穿梭而过,一位老人牵着宠物狗悠闲的散着步,这就是一幅英国人慢生活的图画。英国的小镇也似乎颇懂游客的心思,总有一些小布叮咚的玩意让人欲罢不能。

自然风光与小镇建设相得益彰的伍德利(Woodley)

伍德利(Woodley)

在英国行走,即便是在一些大城市也很少看到高楼大厦,在一些小镇就更是如此。走在路上,或者乘坐公共汽车,在广袤的草地和茂密的树林后面,隐隐约约看到居民的二层小楼。有朋友住Woodley附近,我们步行去过。那里与其说是小镇,更加准确地说就是两个“村庄”。但是这两个“村庄”的公共服务设施并不比城市里差,公共交通、购物超市、酒吧等老百姓日常起居设施一应俱全。说它是个“村庄”,主要是因为这里的草坪、树木等绿化设施近乎完美。Woodley Center应该是这个小镇的中心,多条公共交通直通Reading Town。在这个不大的社区中心,分布了三个大型购物超市。不到一周,大家很快发现三家超市的物品价格差距较大,经过比较Lidl是最便宜的,Waitrose和Iceland更适合于中产阶层的消费,物品价格相对较高,Lidl更加适合普通社会大众。在英国,只要你留心观察,社会分层无处不在。

行走在Woodley到雷丁大学的路上,切身感受到环境宜人。进入深秋季节后,树木的颜色更加多样化,金黄色逐渐占据主导。大多数草坪允许行人穿行,每隔几百米,你总能看到一片放置足球球门的草坪。

村落文明与西方教育共存发展的宾菲尔德乡村(Village of Binfield)

宾菲尔德乡村(Village of Binfield)

一次偶然的机会,得以探访宾菲尔德乡村(Village of Binfield)。这里的环境非常接近Woodley,只是周围的农田让我明白这里已经是英国地道的乡村了!安静也许是这个乡村最大的特点。但是村庄的建筑与小镇里没有什么区别,公共服务设施也一应俱全,草坪更大、树木也更为茂密。感叹英国经过工业革命以来两百年的发展,城市与农村也已完美融合。这里已经没有了城乡二元结构。人们也许在伦敦工作,但是家可能住在雷丁,甚至宾菲尔德乡村!

惊讶的是,在这样的村庄,尽然还有一所教育机构——Newbold College,在这里求学的多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基督教信徒或从事基督教研究者,他们可以接受完整的大学教育,也可以从事基督文化的研究。学院附近还开设了培训辅导机构,承担着2岁以上的幼儿教育和青少年教育。周末,附近的居民把14岁以内的孩子送到这里,接受的是免费的教育。

古朴庄重与现代文明交融共存的亨利小镇(Henley-on-Thames)

亨利小镇(Henley-on-Thames)

亨利小镇位于牛津郡的南方,紧邻伯克郡。它没有水上伯顿名气大,但我以为亨利小镇是几乎囊括了英国其它小镇的特色:古镇、水乡、草原和树林。踏足亨利的这个周末恰逢泰晤士河上有赛艇比赛,游客和小镇的居民聚集河畔两边,伴随着舵手有节奏、响亮的指挥声,岸边的游客不停地为运动员们加油助威。到英国来,我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么多人群聚集,警察也在现场维持秩序。小镇不大,或许这个小镇还不是旅游者目的地,仅有的几条街道上大多是为当地居民服务的场所,商业氛围并不浓郁,中国人在这里到显得非常另类。

走过的小镇大多有当地特色的博物馆,亨利小镇上就有一个河流与赛艇博物馆(River and Rowing Museum),遗憾的是周末闭馆,未能看到馆里的珍藏。但是馆外的几幅图片介绍,还是能够粗略感受到这个小镇与赛艇的渊源。后来查阅了一些资料,惊讶地发现这里竟然是国际赛艇比赛的举办地,1829年,著名的牛津剑桥赛艇对抗赛就在这里举行,后来著名的亨利皇家赛舟会也诞生在这个小镇!

在观看赛艇比赛时,两岸的景色也深深引了而我,岸边的树木自成一景,深秋的五彩斑斓如画一般令人陶醉。沿着河畔的散步小道(Thames Path),犹如人在画中游。累了,坐在河边的椅子上,看成群的天鹅和野鸭戏水,对岸的植被错落有致,树木和草坪环绕着偶尔出现的一户人家。据说住在泰晤士河两岸,是比较富裕的家庭,他们大部分有船或小艇,从家里的前门开车出行,后花园则连接泰晤士河,可以乘船在水上行走。河里也有少量的大船,里面居住着人家,当地人称之为船屋(Houseboat),伦敦船屋也是泰晤士河上的一景。

步行不多远,上了一座观光桥,走在桥中央,似乎人就飘在泰晤士河上,两岸景色对比观看,犹如进入仙境。大约半小时后,我们逐渐将亨利小镇甩在身后。泰晤士河依然在身旁静静的流淌,两岸的美景也越发绝妙,只是人迹罕至,加上天色也慢慢黑了,不免加快了脚步……

原文来自:小鱼 金城石草堂

.

37567_387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