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成为蜘蛛侠之前,他只是安德鲁·加菲尔德(Andrew Garfield)。

他是Boy A,挣扎在过去的罪恶和现在的生活里,腼腆忧郁地把自己藏在帽子底下;

他是Tommy,他和两个女子相爱过,他们想要改变命运却没有实现,他一次一次地捐献后绝望地等待着终结;

他是机器人Sheldon,一次一次地拆下自己的身体,献给自己所爱的女人,最后他把自己整个身体都交给她,她抱着他仅余的脑袋,相对无言;

他是Eduardo,被背叛,被抛下,最后只在那个网页上留下作为创始人的名字。

然后他成为了Peter Parker,成为了蜘蛛侠,他努力在安德鲁·加菲尔德和蜘蛛侠之间,找到自己的平衡。

安德鲁 加菲尔德

安德鲁·加菲尔德27岁,被选为新版蜘蛛侠,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批评排山倒海地涌来。

安德鲁·加菲尔德31岁,被所有人喜欢,崇拜,功成名就,还拥有了人人羡慕的女友,人生赢家。

骨子里,安德鲁·加菲尔德是一个英国人。他走着英国演员们的学院派道路,曾在伦敦大学附属戏剧中心学校接受表演训练,然后一直都在舞台上坚持,从曼彻斯特到百老汇。2004年,还没毕业的他演《KES》,拿到“曼彻斯特晚报戏剧奖”的最佳新人奖。

2005年,他演莎翁,在《罗密欧与朱丽叶》完成一个英国演员必要的献礼;2006年,他在《愈爱愈美丽》中出演同性恋,充分证明腐国身份;2012年,他大步迈进百老汇,和菲利普·塞默·霍夫曼合作,出演玛丽莲·梦露丈夫所著的经典名剧《推销员之死》,在美国的舞台上,收获巨大的喝彩。

只有英国人的当红演员,才会坚持在舞台上寻找自己的地位。在每时每刻都可能发生变故,在没有NG机会的舞台上,只能依靠自己的演技和智慧。每一天的表演都有不同的领悟和变化,和其他演员的配合互动里渐渐生出默契。

而这个闯入百老汇的英国小子安德鲁·加菲尔德,更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奇迹。他的表情收放,他的动作和配合都有着得天独厚的气场,在不可思议的感染力里,赋予了戏剧新的生命。他是毫无疑问的好演员。

安德鲁·加菲尔德也演电影,当然。他几乎是一直在演文艺片。他第一次主演电影,是《Boy A》。那个远离社会十余年,在真空的世界里长大的Jack走在这个庞大的世界里,羞涩,腼腆,温柔而脆弱。他看着这个陌生的世界,渺小得宛如一颗沙子。

他好像融入了,他开朗了,他的笑容明媚了,然而他的世界又被摧毁,他脆弱无助地蜷缩在角落里,一遍一遍地拨打那个无人接听的号码。自始自终,他的笑容和眼神忧郁腼腆,但又隐隐约约,能够看见那个属于过去的Boy A,邪恶,猥琐又不经意间。他有着天使的翅膀,却有着魔鬼的梦魇。

安德鲁 加菲尔德

是安德鲁·加菲尔德赋予了Boy A灵魂。他的弱小和迷茫让人心疼,他的改变让人欣慰,然而最后他的绝望和疼痛戳中了我们的脆弱的同情。当面对着那张藏在帽子底下的脸的时候,当那双澄澈透明的眼睛望向天空,我们禁不住开始反思,我们对这些“罪犯”的过去穷追猛打是不是错了,我们是不是扼杀了Boy A的未来。

闭上眼睛,我看见的是在终点站里空荡荡的车厢和男孩带着帽子孤独的睡姿。毫无防备,纯洁得宛若天使。

如果火车永远不会到达终点站,那该多好。

安德鲁·加菲尔德演《别让我走》,则是事业的另一个巅峰。在这段三角关系里,两位女主,凯拉·奈特利和凯瑞·穆里根都耀眼得宛如宝石,几乎吸引了全部的视线,瘦削的安德鲁·加菲尔德仿佛永远在这两个女人的保护伞下,泯灭无声。

他的表演里,是大片大片的空白。在这部电影里,安德鲁·加菲尔德其实很少说话,他的一切意图都在眼神的流转和动作里默默传递。他一瘸一拐地走着,他的脚步断断续续,成为一种让人心痛的悲哀。他寻求生的希望的时候忍不住抱住凯瑞·穆里根饰演的卡西,他和卡西默契的凝视里藏着千言万语的安慰。

他一张一张地展示那些画,露出狂热的希望,又在失望之后,一张一张地将那些话收起,冷静,克制里有着无法言尽的绝望。在黑漆漆的山路上他歇斯底里地嚎叫,所有积蓄已久的绝望,无助,疑惑,恐惧,后悔都与黑暗混合,卡西抱住他,他一点点咽下绝望,他没有得到救赎,他只是彻底放弃了所有的光明。

剃了光头的安德鲁·加菲尔德躺在病床上,等待着他的第三次器官捐献。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手术室外的卡西,没有表情没有生息,只有无尽悲哀与绝望的留白。

安德鲁 加菲尔德

什么都没有,所以表达了一切。在无声中,他们走向了终点。正是安德鲁的默默无光,让人更加感觉到,深不可测的黑暗与绝望。

他的眼睛太适合这样的悲剧。很大,很明亮,在满含着泪水的时候总是深邃辽阔得像是星空。空白的凝视里,也会让人忍不住深深地陷进去。

一双会让人爱上,会让人无法忘怀的眼睛。从眼睛开始,轮廓清晰,面容浮现。

直到看《我在这儿》才充分明白这双眼睛的魅力。怪才斯派克·琼斯导演的短片,一个机器人和人类共同生活的社会里,一个冷漠单调的社会里,男机器人和女机器人相遇了,相爱了。方形电脑头的男机器人木讷而呆板,他被接近人型的女机器人点燃了爱与激情,他用全身心爱着她,甚至,把自己的身体给了她。

沉默的,分线动画的效果棒得不可思议,男机器人那双小小窄窄的眼睛一闪一闪,竟是能够反映出沉默的深情。他看着她,他的声音低沉忧郁,就像是安德鲁·加菲尔德用他的那双大眼睛看着她,在眼里写着无尽的爱与沉默。

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温柔,仿佛在告诉她:为了你,奉献整个世界都可以。

至今为止,我最喜欢的加菲的表演,是在《社交网络》。爱德华多优雅偏偏的贵公子气质完胜宅男马克·扎克伯格,在这一部本应是个人独角秀的电影里,加菲却抢掉了几乎所有的注意力。他的表演里充满了爆发力和力量,整整齐齐的背头下体现了不同于在扎克伯格孩子气的沉稳。在窗户上写下计算公式的会心一笑,和扎克伯格守在厕所门外等里面的女孩装扮好的默契,彰显了他和长不大的扎克伯格一样的青春。

他在瓢泼大雨里到达他们在加州的别墅,他全身湿透,而他的心也被绝望和愤怒淹没。他穿着时尚而正式到达Facebook新办公室,以为要庆祝百万用户却被告之股份被稀释到几乎没有。他愤怒地推开玻璃门找扎克伯格,他砸坏他的电脑对这个曾经只有他一个朋友,他们一起开始这个伟大的事业的朋友怒吼,在他们的平静面前他的愤怒变成了悲剧。在肖恩讽刺性地把他当年投资的19000美元还给他,他扬起拳头,笑了一下,说“I likestanding next to you。It makes me feel like so tough.”

那个笑容比什么都要僵硬而愤怒,明明面对面却看不清他深深的眼睛,绝望在愤怒了恣意生长。

扎克伯格坐在那里,在一次一次的刷新后他拥有了一百万个好友,但是他已经彻底失去了他的唯一一个朋友。爱德华多离去的身影很帅,但也孤独、寂寞。

在电影结束后世界拥抱了加菲,认同了,期待了他的蜘蛛侠,而世界依旧不认识杰西·艾森伯格。

2012年07月03日《超凡蜘蛛侠1》在北美上映,他变成了蜘蛛侠。

安德鲁 加菲尔德

安德鲁·加菲尔德是美国人,毫无疑问。爱运动爱开玩笑,他演美国的超级英雄蜘蛛侠,像是美国混小子一样插科打诨当嘴炮,一步一步践行美国梦。天然呆地盯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却不敢说些什么,简简单单搭个讪都要结巴,但是穿上蜘蛛侠的衣服又那么活力四射地外向。青春校园喜剧的风格给了他的表演更多讨人喜欢的空间,他从阳台爬进他的房间,他用蛛丝把那个女孩拉进怀抱里接吻,蜘蛛侠和彼得·帕克的身份融合得天衣无缝。很技术宅很屌丝,同时很酷炫很强大。

没有绕来绕去的莫名纠结,新版蜘蛛侠的干净利落和加菲的大眼睛一起征服了世界。

几乎是一夜成名的安德鲁·加菲尔德努力寻找着蜘蛛侠与安德鲁·加菲尔德的平衡,就像他一直在寻找的来自母亲的英国血统和来自父亲的美国血统的平衡。他不摆架子平易近人,和石头妹约会被偷拍也是大大方方。在铺天盖地的片阅历他偏偏接下马丁·斯科塞斯的《沉默》,这部低成本小规模的关于基督教的电影,又一次挑战自己的演技而不是在商业片里趁着风头大笔捞钱。

英国人的骨气,在这个风头正盛的美国人里,彰显无遗。

无论是英国人还是美国人,安德鲁·加菲尔德就是安德鲁·加菲尔德。他帅气他努力,他一次又一次地征服世界。他的笑容腼腆温和,始终未变。

他是我们所爱的蜘蛛侠,他也是我们所爱的安德鲁·加菲尔德。

作者: Flipped | 微信: flippedmoment
简介: 这是一个属于我们每个人心动瞬间的公众号,介绍影视圈为主的男神女神,介绍那些让我们怦然心动的电影,诗歌,文字等等,分享我们的心动,品味那些瞬间,享受仅属于我们的狂欢。
相关专题 名人 电影电视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