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进入峰区是14年9月13日,从曼城机场搭乘学校的接机大巴回谢菲尔德。大巴走的A57公路,横穿过峰区。天有点阴,大巴穿梭在山边林道上,暗得就像天要黑。忽地豁然开朗起来,看见大片大片的农场,一块一块地拼接在大地上,绿草绵羊白团团,偶尔看得见的山脊上有小小的人影。坐了一天飞机折腾出来的疲倦瞬间扫光,我想着,我应该,不,是肯定会超喜欢这里,喜欢独特的峰区。

那是第一次路过,这是第一次来到峰区,跟着学校的周末旅行团去被称为“达西庄园”的查茨沃斯庄园。 这也是唯一一次在秋天的时候去峰区吧,还没到深秋最美的时候。深秋的峰区我没有去过,总赶上学业最忙的时候。也可能是因为没有涉足,所以才会在心里埋下那么深的美好吧。接下来的三个月,图书馆、宿舍、教室,如出一辙。至今都能背出那时候每天做的事,早上6点听BBC新闻,7点做早餐吃早餐,8点整理完新闻点和学习资料去上课,没课的时间去接待处看报纸,下课回来买菜做饭写作业,看BBC新闻,精听Ted。然后差不多就可以睡了。峰区就像是埋在心里的一个不敢提及的不可触碰的地方。

Chatsworth House

舍友甚至劝我要多出去走走,多认识几个名牌也好。可以理解吧,在她们的眼中,我像极了一个很笨却还依然傻读书的孩子,那些爱好啊、经历啊说出来就像是胡编瞎造,但我依旧“执迷不悟”,依旧喜欢往户外跑。考完第一学期的期末,给自己放假。舍友说既然你总是口口声声说喜欢户外,那就计划计划一起去峰区钓鱼吧。所以在谷歌地图上找到了峰区的一个水库,二话不说就带上自己准备好的三明治出门了,天知道我有多兴奋和期待。

峰区的冬天,飘着阴雨,冷风狠狠地刮在脸上,却依然一点都没有打扰我的开心。光秃秃的枝干背后还能有偶尔蓝透了的天。可是天公貌似不作美,在抛下鱼饵的瞬间,天上就开始下起了冰雹,小碎冰砸在头顶上化开,凉丝丝的。我在一旁拍着照,舍友她们在岸边钓鱼,不一会儿就想撤退了,手套已经止不住铺天盖地的冷,手一会儿就冻到没知觉。冷冰冰的湖边山里,就剩路边石墙上的苔藓微弱地生长着,渺小却也鲜艳。

水库半个小时只有一班车,天色渐暗就越发地冷。我们找不到站牌,也没有网络和信号,只能在路边来回走着,一边靠着来回运动给自己保保暖,一边盼着能遇到一个好心的司机。终于,公交车从我们身边路过,停在距离我们三百米的一个拐角路口,一直等到我们上车。热心的司机笑着问我们冷不冷,玩得开心吗。那种感觉很温暖,就像在寒冷的天里,突然有人给你送来了棉袄,很感动,可以心心念念很久的感动。

峰区的冬天

有时候你也不知道时间怎的,就跳过了整整一年,然后就到了第二年的深冬。恍然间,就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和愈演愈烈的伤害,但是峰区却依然是她平静柔和的样子。我又一次来到峰区,大雪过后的峰区被雪白覆盖,白发苍苍的老奶奶还兴奋地拉着老伴的手,让他望窗外,像是从没见过雪那般。阴天把雪衬得发亮,白雪把原本崎岖不平的地面抚得平顺,让人忍不住觉得可以在上面打起滚来。峰区的湖水在冬季不会结冰,只是衬着阴天和白雪,愈发显得深邃冰冷。湖面上的帆船都排列在湖边,估计要等来年天气回暖才活动起来。不过不怕冷的英国人估计不这么想,照样该干嘛干嘛,冬季徒步的人依然很多。

下了车,沿着水库的边上走,两岸的白雪交相映衬。接近中午,这里的雪已经融掉了很大一部分,变得稀疏。乌云飘散之后,湖面也显露出一块湛蓝。有时候会更盼望雪下得大点,融得慢点。又在大雪的天气里,发现公交全部停运。

峰区的冬天

山路蜿蜒流着雪水,路边还藏着稀稀疏疏的雪渣子。总觉得,多了这点雪白的色染,才是冬天完整的色调。蓝色的天,枯黄的树枝草地,沾着白雪。雪水融化的日子里,水库的水比较满。春夏的日子里来,就只能看见干涸的大圆圈,一层一层的阶梯向中间深处沉落。水哗哗地流入深不见底的洞里,就像渴极了的大地,张开大口把清甜的雪山融水灌入喉咙。

A57的两个方向,一面向谢菲尔德,一面向曼切斯特。朝着谢菲尔德的方向走,路过一个个英里标,8英里、7英里、6英里……一直走到天黑不见路,搭上最后一班车,发现自己已经走到距离城区不过两站路。一个人走在公路旁,匆匆开着农车的路人都放慢车速跟我招手点头微笑。路过一片片农场,成群的大绵羊,裹着厚厚的“毛衣”,低着头一动不动地嚼着草。远处云层低低地飘在地平线上。如果地球不是圆的,那估计就是天之边境了吧。

峰区的羊

越是泥泞的路,往往越是向往。一深一浅地踩在泥泞的土地上,也不管脏了的鞋子裤脚,也不管这是走到了哪里。没有恐惧,没有迷茫,没有忧虑,就走着自己想走的路,不管崎岖泥泞,算是一种自由吧。峰区总能给人一种无缘由的安全感。也不怕迷路,不怕有凶恶的人和狗。迎面走来的有陌生的微笑,有憨实的狗,还有越来越近的云层。慢慢翻过一个个山头,循着汽车呼啸的声音,又回到匆忙的路上。

在荒无人烟的山顶,有时候会突然发现自己走到一个低谷里,抬起头望了一圈,不过是一个小圆坑。有时候会被风吹得很累,觉得这路怎么这么曲折看不到边。索性躺下,就看白云在似乎触手可及的眼前飘过,不忍伸手去触碰。峰区有很多的树并没有藏在林中,或好几棵互相依偎着。更多是远远独立着,春夏秋冬,一站就是很多很多个四季。有时候,就默默地在它旁边坐着,看它看的风景,听它听的虫鸣。

峰区的羊

绵羊的世界里,人也不能随意打扰的。在这个鸽子可以走在大马路上,鸭子可以飞上树的国度,很难想象童话故事竟然是虚构的。沿途的风景,随处一拍就挺像一幅画。没有做作和刻意摆拍,就是最自然的画一般的样子。逛多几次峰区之后,去看画展,总能发现那些油画不过是现实风景里最真实的记录,没有任何虚构和夸张。

峰区很多地方的视野很广,路很长。可以远远地走在太阳下,看着远处天边的乌云慢慢地蔓延,慢慢地聚集,然后涌向你,然后把阳光赶到天的边际。这里可没有躲雨的地方,峰区不要你娇柔美艳的衣裳,只要你坚韧防水的鞋帽和受得住风雨的装扮。这里连阴天都灰得那么干净清晰,墨灰色的天,带来了归程路上的一场雪。雪花飘落在窗外的车上、树上、屋顶上,还有慢慢走着的人头上。一阵风一阵雨,一场艳阳一场雪,走着走着,所有人都白了头。

火车会在峰区停很多个站,我停留的车站的名字叫“HOPE”,翻译过来是希望。就叫它希望山谷吧。有时候真的不用走很远,就在一个站台下车,在高高的天桥上趴着发会儿呆,看着轰隆隆的火车来了又去,出发的人们带着喜悦,而归来的人们带着倦容,跟他们聊天,听他们讲一路的故事,总是勾得自己在脑海里想象了无数的峰区美图。

峰区的羊

有时候走得远了,找不着路。往高处走,穿过羊群,傻羊远远看着你,淡定地看你走近,然后忽地把它自己吓到一边,很好奇它的内心是演了多大一场戏。笑着跟它再见,走回山脚的河边,沿着河流找到路。转眼来到了又一个春天里,树叶还没来得及绿满枝头,农场的草地早已焕然一新。偶尔能路过推着割草机的农场主,在溅起的草碎间,他会跟你微笑打招呼,空气中夹杂着青涩的香草味,干涩却也清甜。

羊群被剃去了冬日里厚厚的毛,羊驼也难逃脱毛的宿命。趁着春天出生的小羊围绕着羊妈妈嬉笑打闹,抢着喝奶。春天的生活有着最自然没有忧虑的样子。大牛小牛趴在草地上晒太阳,进入初夏之后,阳光的日子越来越多,日子一天比一天明亮。牛儿呀你快长大,好送去屠场卖个好价钱。牛儿甩甩尾巴赶着蚊蝇,慢悠悠地说,别急别急,待我慢慢来长大。

Ladybower Reservoir showing mirror reflections on a calm autumn morning. Peak District National Park, Derbyshire, UK. November.

初夏的峰区是黄色的。一片一片接连着远去的金黄,消失在深春里还未退散的迷雾中。漫无目的地走,总会遇到流水挡路,对面的草丛看不清是软泥还是硬土。慢慢用脚尖探探,跳过去,说不定更远的前面还是无法跨越的河流,回头还得原路走。就这样进进退退,折折返返,也走过了许多路。

夏天的视野有变得清晰明亮,亮蓝色的天,和亮蓝色的湖面。蓝色鲜艳得有点不真实。自然总有它自带的滤镜。冬日里的寒肃,秋日里的复古,春日里的朦胧,夏日里的鲜艳。

最后一次去峰区,慢悠悠地爬上一片山脊,想沿着路一直一直走到未知的尽头,消失在峰区里永远不出来。远处有俱乐部在玩滑翔伞,慢悠悠地在山顶天边兜着圈。终究,留再多的念想,这都是别人的世界。山脚下依然炊烟袅袅,羊儿依然安静地吃草,天依然时而明亮时而昏暗,色彩依然鲜艳饱和。在这个国度里,峰区是最不舍却也最舍得的地方。不舍的是每次情感的寄托带不走,舍得却是因为那些陪伴足够深刻不怕忘怀。

相关阅读:英国峰区登山、骑行、徒步信息指南遗落在峰区那些美如画的小镇

原文来自:左边 路边

相关专题 Peak District | 峰区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