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132

苏格兰北部高地,一个还没被现代化魔爪抓住的地方,也似乎可以永远不被抓到。即便是有名的旅游景点,来到这里的人还是少。可能是时间的原因,也可能是天气的原因。至少,我看见的,是它自然粗犷的一面,没有任何刻意的雕刻,连路都是崎岖不平的。颠簸了一路,摇摇晃晃地看了一路的风雨和彩虹。司机用着重重的苏格兰口音说着英语,听着听着就要睡着。

路上司机停下休息,风景很美,然而我不知道是哪里。在雪山中间有一片树林,树林围绕着看不见边的湖。我的旅途总是很迷糊,我记不住景点的名字,记不住它的历史,记不住它的故事,但我总能记住它的模样和它带给我的感觉,就像苏格兰高地之行,我已经记不得很多小镇和景点的名字,但每一处的风景都没有忘记。

高地雪山

突然下车,很冷。冰雨夹在狂风中,打在身上。雨云飘开的一瞬间赶紧拿起相机拍照,拍不到两张,又有雨水打湿脸庞。回到车上的时候,司机笑着问我们,有遇到没雨的时候吗?不过是十五分钟,天就变了脸,这里的天气是有多任性。

在英国旅行去过好几个小镇,却对这一次的行程中,从爱丁堡去往因弗尼斯的路上的某个不知名小镇情有独钟。镇上有很多小店铺,依然是英伦小店独有的风格,不管顾客多不多,规模大不大,非要装饰成精致美好的样子。可能,只是为让自己在这里经营的时候都觉得幸福感满溢吧。印象深刻的是一家花艺店里的挂件商品。很多时候,买东西总会想着“我会不会用到”。但逛这样一间店的时候,我却想着,我要自己有一个花园,把这些小玩意儿都用上。

尼斯湖

下午四点到的尼斯湖,就是那个因水怪而出名的尼斯湖,暗暗的天色仿佛成了水怪最好的保护色。湖边的冷风夹杂着湖水的湿气,加上一刻不停的瓢泼大雨,我的防水羽绒也快承受不住。我躲在大巴后面,看着疯狂的欧洲人脱掉外衣冲进湖里。哈,勇气还是不如人家。

湖边有辆改造成小咖啡店的房车,车主在这里待了好多好多年,原因很简单:他相信尼斯湖水怪的传说。他觉得只要他天天在这里守着,总有能够见到水怪的一天。每个人的价值真的可以很不一样,可能在很多人看来他很傻,但是他却让我感动。有种单纯的不被污染的执着,就像这片土地一样自由。

因弗尼斯

因弗尼斯,是苏格兰得天独厚的旅游胜地,也是英国最北的城市,却依然离天空岛有一段距离。我们在这里暂歇一晚。虽然说是城市,但也很小。我跟小伙伴沿着河边走,路过剧院、城堡、市中心商城,也不过是二十分钟的事。剧院在播Peter Pan,远远地把小人像投影在墙上、屋顶上,还有星星点点,像极了童话,仿佛这木质的屋子里面,就住着匹得和他的小伙伴。

有彩灯悬挂在路边,路面依然很暗,只有偶尔路过的车子。如果少了这些彩灯,这里的夜晚是要多冷清。但是安安静静的,却也很安心。还有因弗尼斯堡,带着满满的神秘感站在市中心的悬崖上。

第二天出发时远远的天际出现了一片晴,而我们头顶却下着雨。领队大哥说高地一年的降雨量比热带雨林还多,遇见雨停已经是幸运。出发的早晨天还未亮,迷迷糊糊出了城镇,兜进了山区。睁开眼睛,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这样被拉去卖,还是很容易的。

苏格兰威士忌

苏格兰的威士忌很出名,苏格兰的酒文化很简单。开心不开心喝一个,上班下班喝一个,累了喝一个,吹风淋雨了喝一个。总能给自己找到喝威士忌的理由。当然,爬山之前先喝一个壮士气,下山之后喝一个取暖是必须的。所以,今天的第一站,是去酒厂喝酒。在酒厂里走了整个酿酒的过程,被一股股酒香缭绕得微醺,好想喝一口。真拿到一杯的时候还嫌少,结果一口下去立马就清醒了。哈哈,我都忘了自己不会喝酒。

喝完小酒就进山。风雨里泛着乳黄的山泉,映衬着这冬日里染着秋色的山林。说不清哪里不对,却很美。走上摇摇欲坠的小桥就看到小瀑布。很小,也不见得比起多少瀑布有多特色多好。但它就像是这山林里的精灵,在这寒冷得没有虫鸣鸟叫的日子里,如同心脏一般律动着,记录着这山林源源不息的生命。

高地雪山

山的拐角遇见山,常年冰封的雪山顶,虽然没有西藏或冰岛那般壮丽,却依然让人觉得心动。那些很少有人去打扰的雪山之巅,纯净得让人忍不住想:那儿到底住着什么样的空气和生灵。

山脚下是湖和红树林。一天的阴雨终于在这个时候消散。但是狂风让你觉得下一秒又是冰冷的雨。真想找个好的天气,在这湖边扎营。这儿看似神秘而不可侵犯,那风风雨雨和跌跌宕宕的路途,是它最坚韧的盔甲。路的尽头,终于要到天空岛了。

终于到了天空岛(Isle of Skye),结果却赶上天空岛风暴,所有人都被警告只能待在旅社里,强烈建议不要出门。旅社外狂风呼啸,暴雨几乎要把房子砸碎。旅社里热情洋溢在每个角落,谈吉他的、唱歌的、玩游戏的、瞎聊的。第二天,风暴终于换来了雨停,虽然外面依然是阴云密布,但是很知足。

天空岛

天还没亮我们又启程了,感觉还没睡醒就踏上了旅程,在一路的风景如画中苏醒。当天色亮起,忽觉自己处于画中央。这应该是最美好的起床方式吧。画面中有冬日里棕色的草地,白色绵羊群,白色的屋子,白色的天。遥远地点缀在山间、路边,就像是画家所设定好的布局。从哪个角度看,都像是一幅精心绘制的油画,却比油画多了清新的空气,冰冷的温度,还有我的心跳。

我总是喜欢有水的地方。一个小小的池塘,也能给我的感受加分。灰色的天印不出湛蓝的湖面,却衬托出山间路边饱和的色彩。冬天不是必然的灰白,它还有橙的绿的墨染的。小时候总学“大自然是最好的工匠”,这时候忽然觉得它应该是个艺术家,调出这么多醉人的色彩。

太阳即将西落的时候,我们爬上了一座山。风雨交加得我不知所措。呼地一阵风过去,吹来云雾缭绕在身边,触手可及。夕阳的余晖照在云朵边缘,发着橙色的光。一切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一米的地方。迈出脚,却是悬崖,美得那么危险。

天空岛

西边的云层厚厚地把太阳挡在后面,却也抵挡不住它的光。缝隙里的光,总能燃起更多的希望。顾着拍照,没赶上飞快爬山的队伍,就坐在山腰吹着风。画面其实很残酷,因为那不是微风,是妖风。月亮很快从另一边升起,圆而明亮。

晚上的天空异常的晴朗,能看见房子背后依靠着的山,宽阔的天空中棉花团状的云。如果是在国内,估计大家会出来围着,点起篝火,烤只全羊,拉着手跳舞。可惜这里风太大。大家聚在一起吃饭,把各自做的买的东西放在一张桌子上分享。有个美国老爷爷,分享了一大盘奶酪和素菜,说是现在美国的年轻人都是这么吃,让我们试试,好有爱。然而,我实在不敢吃那种有神奇味道的奶酪。

距离旅馆不到300米的地方,就是小港口。有渔船,也有观光船,都静静地停在那里,跟这个静谧的清晨一样,静谧得像是一幅画。港口边上一个小小的古墙,我不记得它的历史,印象中似乎是被战争摧毁之后遗留下来的残垣。但是我讲历史,一点都不可靠,就当是倒影在水中的历史回忆吧。

天空岛

离开的那天,天空泛起一圈大大的日晕,笼罩住这个神秘的小岛。旅者和久居客依依不舍地相拥告别。终究没有多少人是属于这里,而踏上那座离开的桥梁,再见不知道要积攒多少的缘分。最后一起再看一次残垣断壁。真羡慕堆砌起这些城墙的石块,坚固地相依靠着不分离。但也有落了一地的石块,远远地望着它原来站立的地方,任由岁月流转,风云变幻,也回不去。就算不过是一米,也是一米遥远的距离。顺道踩点哈利波特的拍摄地,也不见突然飞来的摄魂怪吸走精气,可能那摄魂怪就是妖风吹来的雨云,忽地一下暗了天,湿透你的衣衫,冰冷刺骨。

相关阅读:苏格兰高地景点推荐

原文来自:左边 路边

相关专题 Scottish Highlands | 苏格兰高地 Loch Ness | 尼斯湖 Isle of Skye | 天空岛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