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132

时隔两年,再忆英国,有些新的体会,当时没有写游记,趁着现在还想得起来,正好补上。英国很丰富,起笔很困难,对我而言印象最深的就是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也就从这里开始吧。

大英博物馆藏品超千万件,我特意花一整天时间来参观,早晨八点半就到。博物馆的大门宛若希腊神殿,应该有寓意,不及细想走入中庭,巨大而现代的玻璃穹顶非常惹眼,从这里可以走进四面众多的展厅,利于游人的参观和疏散。展室要九点开门,我换好语音导览,还有时间,先在中庭看雕塑,古埃及的法老、古希腊的石狮、古罗马的骑士、古印度的卧牛和中国的儒生……世界文明,共处一室,果然有意思。

British Museum

我按照兴趣,首先看古埃及。拉美西斯二世半身像,面貌年轻,形制巨大,展现着古埃及强盛时的气派。对帝王和神祗的崇拜,维系着古埃及的统治,所以他们的形象固定到有些僵化。今天能看到的埃及文物多与墓葬有关,死亡是所有人都必须面对的终极问题,古埃及人对它的解释是期待重生。木乃伊、陪葬动物和人偶都为了这个目的,即便是墓室壁画,也将所有的生活场景清晰描绘:渔猎、种植、宴饮、歌舞,准确到每一种当时的家禽和作物。

大英博物馆埃及馆

埃及在后期受古罗马的统治,审美发生变化,棺椁上绘制的人像趋于真实。比实物更能了解历史的是文字,古埃及晚期的罗塞塔石碑是打开象形文字的钥匙,其上的三种文字:象形文字(古老的祭祀文字)、通俗文字(日常的草写体)和希腊文字(当时受希腊影响的官方文字),相互对照,终能破译,原来象形文字除了表意还有表音的作用。此外从石碑上发现帝王的名号会被特别圈出,从而解读出其他碑刻中的帝王序列。通过文字,才能真正了解古埃及人的精神世界,著名的《亡灵书》便是一例,这些在莎草纸上传承千年的文字和图画要比木乃伊更有价值。

大英博物馆两河文明

有一种说法,两河流域的文明可能比古埃及还早。苏美尔人的乌尔旗两面都有镶嵌图案,均分三层,一面是城市的景象——收税,一面是战争的画面——受降,早期城市的主要功能不过如此。后来崛起的亚述人建立了庞大的帝国,都城巨大的青铜门和人首翼牛(马)像,以及丰富的浮雕多以展示战争、狩猎为主题,展示着强权即真理的主题,帝王是画面上唯一的主角,代替了神的位置。到了波斯帝国,其统治似乎要柔和一些,一辆黄金的马车体现着交通与沟通带来的统治便利,人们的穿着也更包容。

大英博物馆希腊馆

希腊兴起的米诺斯文明与古埃及和小亚细亚脱不开关系,克里特岛发现的跳牛飞人是用青铜失蜡法制成便是证明。通过博物馆中大量的古希腊墓葬陶罐,可以了解当时人的信仰、生活和战争情况,奥德赛被绑缚桅杆,抗拒海魔女歌声的传说也有表现,说明荷马史诗当时已是脍炙人口。希腊人对完美人体的追求随处可见,即便墓碑上也有仆人为主人身体抹油的场景。众多的神在希腊人的生活中举足轻重,即使一个黄金花环,用不同的树枝编织即意味着不同的神,橡树、月桂树、常春藤和橄榄树分别代表宙斯、阿波罗、阿佛洛狄特和雅典娜。

大英博物馆希腊馆

帕特农神庙雕刻是希腊艺术的精华所在,曾经涂满颜料的雕塑如今只有石头的本色,但这一点都不妨碍他们的美,矫健的身姿、细密的衣褶、奔跑的马队、献祭的人流。原本高高置于三角门楣上的神祗雕塑,如今就摆放在游人面前,可以直接感受女神们的动态,即便是角落中代表日落的马头,也能体会其疲惫的状况。真实得可以体验的美极具魔力,随着希腊化的脚步遍及地中海沿岸,利西亚的哈比墓、涅瑞伊德斯纪念碑,安纳托利亚的毛索洛斯墓庙便是代表,塞浦路斯的带胡须的男子则融合了波斯和希腊两种艺术风格。亚历山大的东征西讨更推动了希腊文明的传播,他的头像出现在马其顿银币上,长着羊角,这可是希腊化的埃及神祗——宙斯·阿蒙的形象。

大英博物馆罗马馆

古罗马继承了古希腊的众多文化遗产,神还是那些神,只是名字换了换,很多雕塑是希腊名作的复制品,新的作品也一脉相承。各种工艺上进步明显,拱的应用突破了希腊神庙直线廊柱的局限性,宝石雕刻、金银器、玻璃制作都相当精湛,细腻、繁复、奢侈,充分体现着古罗马的昌盛,也彰显着贵族们的骄奢淫逸,例如沃伦杯的题材就极其露骨,展现着成年男子和少年之间的同性欢好。帝国会没落,人也会死亡,罗马人对死的态度比较平和,说视死如生也不为过,墓碑可以出现在花瓶上,棺材上的人像也很轻松自然。

我不食不休、浮光掠影地参观,古埃及、两河流域、古希腊和古罗马已耗去五六个小时,腰酸腿软,不得不停。我的记录也休息一下,接下来的中世纪、东方、伊斯兰和新大陆就留到下一篇——大英博物馆之东方文明与伊斯兰

相关阅读:大英博物馆,世界文明的瑰宝

相关专题 London | 伦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