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85_11

离开万花筒般的伦敦,飞往童话之城爱丁堡(Edinburgh),时间并不长,遐思却很多。总听说英格兰精致,苏格兰豪放,可以亲身体验,想想都很快活。飞机降落已是晚上十点,可这里更加靠近北方,此时晚霞正好。

爱丁堡有旧城和新城之分,我们就住在新城的海边,房屋不高,人烟稀少,略略有些荒凉。真正漂亮的地方还是旧城,建在高处,与城同名的爱丁堡城堡占据最高的山巅,成为全城的制高点。城堡非常坚固,堡外还有广场,在每年夏季的爱丁堡艺术节上作为主会场,此时正在做最后的准备。走过石桥,走进城堡,厚实的城垣上还有重炮。从城头望出去,整座城市尽在眼底,不远处就是海,风光很好。外城之上还有内城,与外城的开阔不同,内城相当紧凑,宫殿、教堂紧紧相连。

爱丁堡城堡

曾经的苏格兰王室就住在这里,在与英格兰的多年征战中,屡次被毁,屡次重建,如今看来,确实苍凉。在宫殿的一角陈列着苏格兰王室的重宝——皇冠、长剑和权杖,这三件宝物号称苏格兰荣光,在战争中三次被秘藏,最久的一次超过百年。如今重现天日,代表着苏格兰的民族情感。在我们看来,英国就是一个国家,可他们自己却不这么看,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有着各自不同的民族和信仰,特别是苏格兰和英格兰之间,更是千年恩怨,纠缠不休。教堂旁还有苏格兰国家战争纪念堂,是老兵营新装修的,很肃穆,苏格兰12个军团在二战中的阵亡名单,就珍存在中央的钢制匣子内。

皇家英里大道

城堡之外就是著名的皇家英里大道(也称皇家英里路,Royal Mile),两边都是黑色的老建筑,很壮观。圣吉尔斯大教堂(St. Giles’ Cathedral)矗立在大道中段,皇冠型的屋顶格外引人注目。作为苏格兰的国家教堂,它的地位非常崇高。我最欣赏教堂内的采光设计,明暗之间,神性顿生。内部还有一间装修华美的蓟花骑士礼拜堂。蓟花是苏格兰国花,以之命名的蓟花骑士勋章也是苏格兰的至高荣誉,正式成员只有16人。

教堂对面还有大卫·休谟的塑像,作为苏格兰人,却以英格兰史名重天下。皇家英里路的另一端是荷里路德宫(Holyrood Palace),仍是英国王室的宫殿,每年伊丽莎白女王都要在此住一周,象征着女王对苏格兰的统治。宫殿大门上的徽章由象征英格兰的狮子和象征苏格兰的独角兽共同组成。宫内装饰华美,但比温莎城堡还是有些差距。一般来说皇室宫殿旁总建有教堂,荷里路德宫也是如此,不过教堂已成废墟,只余石柱,没有屋顶,可以望见悠悠的白云蓝天。宫殿的花园也是开放的,走在女王的花园中,感觉很好。其实这座宫殿并不像表面那么光鲜美好,苏格兰玛丽女王与荷里路德宫的故事有些凄凉,在这座宫殿中,她失去了丈夫和情人。看着她苍白美丽的画像,不由感到一丝寒冷。

荷里路德宫(Holyrood Palace)

爱丁堡的景点很集中,基本就在皇家一英里沿线和周边。城堡之下的王子街公园和斯科特纪念塔是新旧城的分际,一旁的火车站则是这座城市的交通枢纽。新旧城的高差很大,公园和火车站看上去像建在地下的。卡尔顿山(Calton Hill)是另一个高点,与爱丁堡城堡遥遥相对,是最好的观景地,也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清晨和下午,我两次来到这里,略有荒疏的山顶最适合独步,从不同的角度看出去,有古城风貌,有新城海景,可以看到山下的荷里路德宫,也可以看到对面的亚瑟王座山(Arthur’s Seat)。我就爱静静地站在山巅,默默地看着风景,这样心会很安稳。清晨这里几乎没有人,只有朝阳照耀下的荒草和稀树,还有一条蜿蜒的土路,渺无人迹,直到天上。

爱丁堡

高高的旧城之下还有一座隐藏的城市,宽阔的皇家英里大道旁,许多蜿蜒向下的小巷就通往地下城。我特别参加了夜间的寻鬼之旅,跟着导游走入地下,洞穴般的通道有很多层,有住人的房间,还有地下的墓地。导游一路讲着鬼故事,可惜我英语一般,也听不太懂,错过很多恐怖之处。听到别人的惊呼,我才跟着叫两声。地下旅程的出口在南桥之下,我抬头看着深夜还未黑透的天空,高处黑沉沉的大楼,心头还真涌出些隐隐的恐怖。

这就是我眼中的爱丁堡,不是童话之城,而是幽灵之地,与伦敦想比,它纯粹而古老,神秘而忧伤。下一站前往打算去领略早有耳闻的苏格兰高地风光——英国游记之从爱丁堡到天空岛

相关专题 Edinburgh | 爱丁堡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