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85_11

科茨沃尔德有很多小镇,各有各的美,每位旅人自有偏爱,往往是先入为主印象最深。我在第一站奇平卡姆登(Chipping Campden)赶上完美的夕阳,又骑行和徒步到田野深处,喜欢得很自然。后面的几天,又去了几处,停留的时间短,天气或阴或雨,感觉就淡一些。如今看着照片追忆当时,反倒觉出诸多妙处。英国乡村,如美酒般醇厚,值得仔细品味。

百老汇(Broadway)

百老汇(Broadway)是科茨沃尔德地区的比较有名的小镇,离奇平卡姆登不远,也是八英里。有了上午骑车去海特寇德花园的经历,我跃跃欲试地想再骑一圈。租车的小伙子仔细打量我之后,劝我放弃,因为一路都是大上坡。这些小镇之间的交通主要靠班车,一天没几班,不是很方便,最终我选择叫出租前往。小镇果如其名,一条宽宽的大街穿镇而过。同样蜜色的黄房子,同样缤纷的小花园,只因为没有光,就少了很多色彩。随意走走,欣赏街两边古老的宅院,半个小时也就转完了。在镇中心的小广场稍坐坐,微风习习,看仅有的几家小卖铺做着生意,很舒服,很轻松。据说小镇历史近千年,时光在这里真是好慢,没有日新月异,只有澹澹无波。

水上伯顿(Bourton-on-the-Water)

坐上班车去水上伯顿(Bourton-on-the-Water),水上伯顿被称为科茨沃尔德的“小威尼斯”。一条清清缓缓的小溪蜿蜒流过,几架矮矮平平的小桥贴水而建,就成了镇中最美丽的景致。这里的游客格外多,都聚在小河边,走一走,站一站,坐一坐,看一看,成为宁谧风景中最活跃的元素。这一晚,我就在此枕水而居。客栈主人在地图上给我标出徒步的线路,不远处的上下施劳特村(The Slaughters)可以去看看。

虽已傍晚,天光仍亮,我走出镇外,穿过牧场,沿着林荫溪畔的土路前行,两旁的野花竞相开放。忽而有人骑马经过,牵着条狗悠然前行,真是惬意。看到人,离村庄就不远了,果然转过一个弯,从林间就冒出几处漂亮的屋顶。村庄真是不大,就沿着那条小溪散落着几间房舍。小教堂的花园中正办婚礼,新郎和新娘在宾客中格外显眼,摄影师忙前忙后拍着照,与国内的婚纱摄影不同,国外的婚礼摄影更讲究现场抓拍。也许村里的人全去参加婚礼了,到处静悄悄的,就连溪水尽头的磨坊也没什么声响。水车悠悠地转着,日复一日;溪水潺潺地流着,年复一年;溪边红花正好,却自顾影相怜,只剩下一个我,走出些许的寂寞来。

水上伯顿(Bourton-on-the-Water)

清晨早起,鸭子都还睡着,此时的水上伯顿尚无游人,是一天中最安宁的时候。我从一座桥,走到另一座桥,柳丝轻扬,玫瑰含露,要不是沿岸的石头房子,真以为回到了江南小镇。在英国,鸟儿最是自在,与人比邻而居,丝毫没有惧怕。白的天鹅,花的鸭子,陆续醒来,踱到水中梳理着羽毛。得得的,又听到蹄声,年轻的姑娘骑着高头大马走过小桥,身披着渐渐升起的晨光,格外漂亮。光线越来越高,从屋顶到树梢,最后照在水面上,闪烁荡漾,一下子整个小镇从梦中醒来,焕发出璀璨的神采。

村中有水,就很动人,施劳特村是这样,水上伯顿是这样,更富盛名的拜伯里小镇(Bibury)也是如此。车到拜伯里的时候,就看到那一片迷人的水,肥润的草,窈窕的花。天鹅在溪水中游弋,身后纵横交错的渠塘是五彩鳟鱼的渔场。这里的石材是青黑色的,建起的石屋也是青黑色的,依着地势起伏,融在溪畔林间很和谐。

拜伯里小镇(Bibury)

在这一片绿与黑的背景中,各种颜色的花就是主角,即便是别处不起眼的淡蓝色,在这里也很鲜明动人,更别说娇艳的黄,艳丽的紫,炽烈的红了。正逛到兴头上,遇到了雨,就在鳟鱼农场的凉棚下躲躲吧。虽是盛夏,英格兰的阴雨天还是有一丝凉意,喝杯红茶正好,配上手工曲奇,暖心暖胃。透过雨帘,看近处的水,远方的树,浓的是小桥,淡的是石屋,随风摇摆的花草,埋头躲避的水鸟,又是一幅图画。

科茨沃尔德果然是英国最美的乡村,每座村镇都各俱特色。因地制宜的构建,悠长时光的打磨,让每一片风景都美得恰到好处。后来,我去过法国的普罗旺斯,意大利的托斯卡纳,都很漂亮,却不如科茨沃尔德安稳恬静。历久亦可弥新,淡然方得隽永。我的乡村之旅仍在继续,下一站——英国游记之科茨沃尔德乡村,塞伦塞斯特和库姆堡

相关专题 Cotswolds | 科茨沃尔德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