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132

一早离开温柔隽永的巴斯小城,前往索尔兹伯里看巨石阵(Stonehenge)。到火车站买票时发现原先查好的车次竟然晚点了,这可是一路上的第一次。售票员耸耸肩说:“今天可是周日啊。”原来如此。比预想晚一小时来到索尔兹伯里(Salisbury),火车站外就有双层巴士直达景区。坐在上层,视野极好,天很蓝,云很多,无边无际的麦田,有的绿,有的黄,还有整片整片的野花,红的,白的,铺天盖地地开着,热烈极了。

巨石阵游客中心

景区入口是座现代化的展厅,非常宏大,内部有卖品,也有展览,但在这里连巨石阵的边也看不到。周日人多,熙熙攘攘,反正我一个人很自由,于是安心地排队,坐摆渡车,前往真正的巨石阵。巨石阵没有想象中大,也不能进入,只可以沿着步道,在周围转一圈。配发的语音导览很给力,沿途的讲解非常细致。巨石阵至今仍有很多谜,同时争议不断。

主流的说法是史前原住民的祭祀区域,来的这日正赶上表演,上百人传着兽皮装饰的衣服,敲着鼓在巨石阵中还原着仪式。此外还有外星说(凡是解释不了的都是外星人干的),巨人说(完全是神话,听了等于没听),最尖锐的反对者则提出伪造说,因为巨石阵在20世纪前从未被提及,在这么一片广袤的田野上又怎么会没被发现?

巨石阵

我只是好奇,汽车来的路上只看到田野,没看到石山,那这么巨大的石头从哪里来呢?如果来自远方,那该如何运输呢?世界上总有许多谜团,当人们搞明白一些后,就会发现还有更多的未知。有时,我会呆呆地想,为什么要去了解那么多呢?如今是信息爆炸的时代,可仔细审视我们每天接收到的信息,又有多少是真正有用的呢?人生有涯,而知无涯,是一叶扁舟漂向无穷,还是闲坐岸边独钓风月,这可真是一个问题啊。

在生命和宇宙面前,人类实在弱小,需要寻找依靠,科学是,宗教也是,某种程度上说宗教解决的都是终极问题。既然是依靠,就必须牢靠,巍峨的教堂可以给现世的人们足够的支撑。索尔兹伯里有全英国最高的教堂,尖尖的高塔直插云霄,很难想象在十三世纪它只用了38年就建成了,而同时代的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造了整整两百年,可见传统的哥特建筑在那时已经多么成熟。壮丽让人敬畏,感动则来源于可以亲近的细节,比如环绕着翠绿庭院的回廊,和教堂中倒映着穹顶的圣水池。

索尔兹伯里教堂

值得提及的是教堂中保存着一部英国《大宪章》原稿,整个英国也只存有四部。大宪章历史上第一次提出王权受法律的限制,从而奠定了英国立宪的基础。直到今天,英国也没有一本成文的宪法,而是由一系列文件和法案组成。这说明立宪的过程是漫长的、反复博弈的过程,是英国历史特定条件下发展的结果。清末的中国也希望一蹴而就照抄照搬英国的君主立宪制,却只能注定失败,因为就缺少必须经历的历史过程。人生也是如此,该走的路就必须走过才行。想到这时,耳边响起鲍勃·迪伦的歌“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Before they call him a man.”

布莱顿海边

我就是一个旅人,最爱在路上的自己,觉得美的时候就停一停,所有的风景才是走下去的勇气。来到英格兰海滨小城布莱顿的时候,正赶上夕阳,我就在栈桥上静静的观赏,可以分辨出所有的色彩,每一次浓淡变化都是崭新的图画。这一刻,脚步停下,心灵飞起,飞过海鸥身旁,飞到云端之上,融化于万千霞光,幻化出无数斑斓的气泡,吹起又破灭,美丽又忧伤。只是身在这里,不知心在何方,直到夜幕点亮,无数的灯火才把我拉回人间。

布莱顿皇家行宫

思维飞翔时,人就爱幻想。布莱顿有座皇家行宫(Royal Pavilion),从没到过东方的英国国王乔治四世把他对东方全部的幻想杂烩于此,于是一座外观印度,内饰中国的西洋建筑横空出世。对于来自中国的我而言,那些奇奇怪怪的龙,金色和红色的竹子,比邻而居的仕女与武将,也是非常新奇的。幻想也是有价值的,在真实与虚幻之间只差一点行动罢了。

天地万物自有美妙,好奇的旅人才会发现。时光变换各有不同,放飞的心灵终被感动。原本没太指望的英格兰南部行程,却给我带来不一样的惊喜。下一站从布莱顿去七姐妹悬崖,再转去拉伊小镇——英国游记之七姐妹悬崖与拉伊小镇

相关专题 England | 英格兰 Stonehenge | 巨石阵 Brighton | 布莱顿

.

37567_387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