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的南部海岸有独特的白色悬崖(White Cliffs),由千万年前白垩堆积抬升形成。我对科学成因不感兴趣,只是着迷于碧海之上,绿草之下的美丽风景。从很多图片上看过,心向往之。从布莱顿出发去七姐妹白崖(Seven Sisters)最方便,乘坐前往伊斯特本(Eastbourne)的公交车,中途有站。这一路的风景实在是美,海景旖旎、田园疏阔,经过几处小镇也十分雅致,真该停上一停慢悠悠地欣赏,可惜当天要赶往拉伊小镇(Rye),只能辜负了。

七姐妹白崖游客中心

七姐妹游客中心就在路边,距离白崖却有点距离,有好几条步道可以选择,我挑了最经典的远眺线路。在一大片草场上走了很久,有牛有羊,有花有树,倒也不寂寞。隔着河可以看到山崖的背面,满是绿绿的草,一点都看不到白色。怀着期待,沿着河水,一直向前,在河流入海的地方,终于看到了白色的悬崖。可真是一幅美得冒泡的场景:碧海蓝天,芳草艳阳,崖面白到耀眼,崖岸起伏连绵,形成一道完美的弧线,直到天涯。

一条河,一湾海,隔着,虽不能立于崖下亲近接触,却能够看尽全貌蔚为壮观。站在海边,走上山坡,虽是同一个侧面,却有不同的感受,站得越高,看得越全,更觉得山海交汇,白崖峭立,气象万千。山坡上还有几间房舍,满坡鲜花,作为前景,最是相得。美景留人,不忍举步,我干脆坐在草地上,痴痴地观望。看山,看海很多次了,就因为这一抹亮丽的白,七姐妹便完全不同。

七姐妹白崖

白色悬崖是英国南部海岸的独特标志,多佛白崖(Dover)、比奇角( Beachy Head )都有。据说二战时,德国飞机一看到白崖,便知道英国到了,开始准备投弹,到伦敦正好来得及投。那时候也许英国人恨不能把白崖遮起来吧。如今,烽烟散尽,白崖依然,只是风景更甚。海边有风,推来一朵朵白云,吹皱一丛丛绿草,很轻很柔的样子。左边却有如旗招展的树,都向一面倒去,想来也有狂风持久的一面吧。有弱,就有强;有爱,就有恨。天地无心,生民有意。矛盾就是和谐,日日是好日,时时是好时,珍惜当下就好。

伊斯特本(Eastbourne)

伊斯特本也是座漂亮的小城,特别入城前,从高坡上眺望,海湾畔一片红色的房屋,非常抓人眼球。可惜我没有停,直接乘火车前往拉伊。拉伊很小,曾是港口,泥沙淤积被人遗忘,于是留下一座保存完好的小城。古城区依山而建,三条石子小路就是全部,山顶是教堂和炮台,其下是层层的民居,两面都有城门,城墙却已杳无踪迹。据说这里的鹅卵石小路已在英国成为绝响,石子磨得很亮,走在上面并不觉硌脚。街边的民居很有年头,有些和我在斯特拉特福莎翁故乡看到的莎士比亚时代的建筑一个样。

拉伊小镇(Rye)

教堂没有人,炮台没有人,日已近暮,小镇特别的安静。我就这么随意地走,忽然看到路边有很多人,颇觉诧异,走上两步,却被拦下。原来正在拍电影,防止人们乱入,特别予以隔离。等一个镜头拍完,人们匆匆经过,我没有急事,就站在巷边悄悄地看。这是一个中心老市场,特意布置出肉铺菜店,还有推着车的商贩往来。演员的行头像是十九世纪的样子,既不是特别老,也不是特别新。镜头间隙,演员或者休息,或者对词,忙忙碌碌的挺有意思。

此时的光线正好,照得小城金中透红,分外耀眼。剧组也抓紧时间,一个镜头接着一个镜头,我看了一会儿,就走开了。只是转过一个街角,小镇又恢复成寂静无人的状态。真有种穿越的感受,新与旧,热闹与寂静,都只隔着一个街角的距离。

这一个夜晚,我住在有百年历史的老客栈中,品尝着今天从海里打来的新鲜的鱼,回想着一日间南部海岸的风景,有些沉醉。从拉伊小镇离开,我的下一站是英国的宗教圣城坎特伯雷,那里也是我的最后一站,英国之旅就快要结束了。

相关专题 Dover | 多佛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