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132

《呼啸山庄》(Wuthering Heights)这部作品的大舞台是十九世纪的英国,一个文明早已开化的地点和时代。而在这个文明社会下,《呼啸山庄》恰恰体现出来了人类原始的本性,就像是它本身的风格:阴沉压抑、一盏朦胧的灯给昏暗的楼阁添了几许凄异。

《呼啸山庄》描写了被老欧肖捡来的吉卜赛人希斯克利夫——一个不被亨德雷·欧肖和埃德加待见的孩子,与凯瑟琳相爱,而凯瑟琳因为埃德加林顿的荣华与漂亮选择嫁给他,希斯克利夫失踪——为的是掌握资本复仇,他回来后便开始了一系列对林顿家与亨德雷的复仇。

呼啸山庄

一是理智被虚荣征服的原始心态。正文中,为何凯瑟琳选择嫁给埃德加,而不是她真正爱的希斯克利夫,从而导致一系列悲剧?便是源于她那虚荣的心态,她是为了埃德加的有钱年轻漂亮而嫁给他的,而另一位希斯克利夫呢?他没钱,没有白种人的金发碧眼,性格古怪乖张。

她嫁给埃德加,似是天经地义的事——二人地位相配,郎才女貌,两家人又熟悉,像极了李清照与与赵明诚,然而,两对夫妻唯一的不相像之处,就是李赵有着共同的志向与脾性而凯埃却性情大不同,可是,凯瑟琳哪里知晓这小小差别的结果却又是天差地别。她并没有遵从理智的思想,先被物质迷了眼:凯瑟琳从林顿家回来后,便埋怨起希斯克利夫土里土气的打扮;她埋怨他行为不检点会遭林顿们的责骂;她埋怨他性格乖张;最后她因为埃德加漂亮风趣,嫁给了埃德加。

她的思想告诉她,这是错误的,希斯克利夫与她才是灵魂伴侣,可她凭着“现在嫁给希斯克利夫会有失我的身份”而放弃嫁给他。这是怎样好的例子去阐释理智会被虚荣取代!这种心态传递了千余年至今,从远古便有的一种人性到了文明的社会依旧没有被磨灭,只不过又加了礼仪身份的框框,显得没那么突兀恶毒,深扒下去,依旧是可悲的。

二是复仇。懒惰与愤怒是人类最普遍的两种精神状态。亨德雷的复仇是贯穿了半本书的,他自幼便丧失了长子的地位——是父亲带来的那个吉卜赛孩子夺走了它,于是他便无时无刻地想去复仇——从他手里夺回这份地位。父亲死后,他总算恢复了一点名望,可奈何他深爱的妻子去世了,仕途更是波折,他那身暴脾气便引得他堕落了,他开始酗酒,不顾孩子,再加上希斯克利夫的“衣锦还乡”,更使他怒火中烧,每晚无不想着杀死希斯克利夫。

然而希斯克利夫这边也开始了他的复仇,他报复亨德雷幼年欺负他、青年差他做奴仆,他报复情敌埃德加对他的无礼。这时,亨德雷的复仇渐渐伴着他的堕落而在书中褪去,希斯克利夫的复仇却能越发越清楚地看见他画皮下的獠牙。似乎有些继承的意味,这或许是另一层讽刺——这类似的复仇精神将会传承下去。

呼啸山庄

三是原始的爱情。希斯克利夫与凯瑟琳之间的爱从小便萌生了,他俩有着相似的灵魂——狂野的、不拘小节的。灵魂间的相爱是自古以来永远的歌颂主题。

最后的场景颇值得玩味,三人的墓并排在草丛中,有蝶蛾飞舞,有野花覆盖。“长眠的人竟睡得不安稳呢。”他们一辈子轰轰烈烈的爱与恨,怒与悲,最后都埋葬在土地里,还原古老的土地。这是文明社会中遗留的或好或坏的人性的具象体现,又有谁知道这份狂野的热度会不会平息下去,这份热度也恰似《呼啸山庄》的名字:这地方在狂风暴雨的日子里,空气躁动着不安之声。

《呼啸山庄》更多书评请阅读《<呼啸山庄>:爱情是奢侈的两个的字》、《艾米莉·勃朗特<呼啸山庄>:“扭曲”的爱》。

作者:杨子巍 原文来自微信公号:墨香

相关专题 文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