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听到这三个字,首先能想到的是格子裙、风笛与光屁股的男人。好友同我激动地讲:“如果你要去苏格兰,那你一定要去我的母校看看,那里风景真是太美了……”于是抱着一副要看自然遗址的伟大期望与决心,就这样坐上了开往斯特灵(Stirling)的火车。

拎着我30寸的无比重的箱子,我站在斯特灵的火车站门口,看外面破烂的乡村小路。太阳明晃晃地射进我眼里,我眯起眼,脑中只有三个词:“Oh, my God.”这三个词绝不是对眼前景色的赞赏,尤其是,当我看到面前的土地坑洼多洞,满路的碎石咯着拉杆箱的轮子,我甚至没办法仅靠推或拉就能移动我的推拉箱的时候,虽然内心还有些许对“未来美景”的期待,但依然没有办法停止脑中“OMG”的念头。

斯特灵(Stirling)

没有明显的Taxi字样的出租车等在站外,掏出手机Google酒店,酒店是LP的首推民宿,距车站两公里左右的样子,那就走呗。跟着Google map,一转弯就是一条坡度40的碎石小道,硬着头皮,双手推着箱子一路往上,整条巷子一个人都没有,安静得渗人,整条路上只有我的拉杆箱的轮子,夸夸夸地巨响让人觉得尴尬。

碎石加陡坡,让我每隔二三十米就要停下来喘口气,望着前方不知哪儿才是头的坡路,即便脱掉了大衣,我也已经热得浑身湿透,OMG换成了WTF,一直在大脑里循环不停。我甚至怀疑这条路到底有没有尽头,是不是真的走错路。突然迎面走下来一个女生,我只觉得此刻看到了希望,这条路是通的,这条路原来有人走的,我可能不会遇上拦路匪的,我是能到酒店的。这个迎面而来甚至我们连眼神都没有接触的姑娘给了我莫大的希望,让我继续推着箱子往上走。

斯特灵(Stirling)

又过了几分钟,旁边屋里出来一对夫妻,看到我的时候表情中透露着诧异,大概他们没想到能在这条鸟不拉屎的路上看到一个亚洲女人头发散乱,挽着袖子,吭哧吭哧地推着一个硕大的箱子,这场景实在是有够诡异。

好容易把斜坡推完,得咧,映入我眼前的是一个墓地。你没有看错,是一片硕大的公共墓园!好吧,顺着墓园跟着Google走,再沿着只有车过没有人影的环山路又走了半小时,终于到酒店了。可是……酒店一个人都没有…………当下,我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对啊,我早到了,民宿三点才有人,我到的时候才两点。我带着我本就感冒的身体,感谢老天至少给了我艳阳,顶着太阳晒着,坐在花园的板凳上等开门,又四十分钟,我终于能进屋了。

实在讲,如果不是这间民宿的话,我自己都不知道会有多恨当初朋友这个“极力推荐”。然而民宿的一切,民宿主人和好吃的下午茶,以及我在这里遇到的一对爱尔兰老夫妻,使我觉得斯特灵之行是整个苏格兰最让我难忘的行程。

民宿大而通透,房间干净又温馨,老板娘的下午茶让我在洒满阳光和鲜花的露台上跟一对同在这里住宿的爱尔兰老夫妇快乐地聊了一个小时。不得不说,我真喜欢这样的老人,开朗又看透人世的样子,只是希望下次我们不要以“中国经济下滑”来作为开头,我觉得我接不住这么沉重的话题。

英国人晚上睡觉是要关掉暖气的,但为了我的感冒,老板娘特意开了一整晚的暖气,第二天早晨起来,我头天堵得不行的鼻子神奇地通畅了,嗯,这感觉真好。

斯特灵城堡

斯特灵曾经是苏格兰的皇城,现在的斯特灵,有一个城堡(斯特灵城堡Stirling Castle),有一个华莱士的纪念碑(嗯,就是《勇敢的心》里那位威廉·华莱士),还有一所闻名全英的斯特灵大学——据称它是英国最美的公立大学之一,嗯,事实证明,人总是对自己生活过的地方投注过多情感。

民宿距离市中心很远,走出去要穿过一个树林,是的,一座树林,有种《犯罪心理》即视感,在路口遇到五六条汉子聚众抽烟,他们冲我Say hello,而我只能很怂地假装听不懂,带着各种曾经看过的罪案片的被害妄想症,惊恐地匆匆走过。

华莱士纪念碑

最终,比起阴郁的爱丁堡,短暂的斯特灵两日成为苏格兰之行的一个代表印痕。人对于地方的爱憎,大概都与人相关。即便爱丁堡诞生了J.K.罗琳和她的哈利·波特,即便爱丁堡的八月有我很想去参加的音乐节,即便一到爱丁堡我就觉得自己已经活在童话里了,但是,爱丁堡酒店那对一看到我靠近就将正在交流的粤语改说英文的夫妇,爱丁堡哥特但却阴郁的整体氛围,却让我对这个城市一点都爱不起来。所以当我提笔要写些什么的时候,斯特灵就迸进了我的脑子,这个小城,或者说该称为“村”的地方,用它的热心温暖了我。

原文来自:杨妞 杨妞出走记

相关专题 Stirling | 斯特灵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