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132

上月去伦敦出差,朋友问我在伦敦有没有Wishing List,我想了想说,吃顿英国美食炸鱼薯条(Fish&Chips)吧。我一直觉得可能食物对中国人来说太为重要,而以至于以黑暗料理闻名的英国对中国吸引力排名上不如法国或意大利。但如果说整个英国能拿得出手代表国粹精华又能让大众接受的,除了一日三餐都可以吃的英式早餐(English Breakfast)外,更赫赫有名的就是炸鱼薯条了。

早在19世纪,英国作为当时的世界工厂产生了大量的体力劳动工人,他们需要一种热量高,价格便宜又食用便捷的食物,于是Fish&Chips应运而生。英国是个岛国,最不缺的食材便是海产品,尤其是丰富的鳕鱼是相对最便宜的食材。

早期铁路的基础设施建设完成,实现了短时间内把鳕鱼运到英格兰各地的可能。当1860年一个名叫Joseph Malin的犹太男孩在伦敦街头用当天报纸一包,卖出第一份炸鱼薯条的组合时,这道食物便深深扎根进这个小岛的血液里。

炸鱼薯条特色图像

可能很多同辈人和我一样,第一次听说Fish&Chips还是在李雷和韩梅梅时代的初中英文课本里,班上有个双胞姐妹,一个Lucy一个Lily。有一篇课文问她们,晚上吃什么?(很符合我天朝教科书的口味)Lucy大声干脆的回答Fish&Chips!我对这个词印象十分深刻,因为当时自认为英语听力傲人的我,竟然没有听懂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其实后来才懂得,有些东西真不是语种的问题,而是背后所代表的更深远的文化。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吃到Fish&Chips是好多年前在一次女王奶奶过生日时,英国驻华使馆邀请各方人士前去使馆轰趴,给女王庆祝。在整个女王没有出席的生日宴会上,最高潮是大使手舞足蹈的宣布,为了庆祝女王生日,我们特别给大家带来了Fish&Chips!全场一片欢腾。瞬间那个炸油锅旁边就排起了好长了队(嗯,这个也很英国)。我好奇排在队伍之中,想知道这个写入教科书的食物,到底和麦当劳和肯德基的薯条有什么不同,让英国人个个都打了鸡血一样亢奋不已。

轮到我时,一个帅气的英国小哥麻利的用黄皮纸包好一条炸鱼和几块薯条,告诉我:记得要加大麦醋和盐,这才是英式吃法。并补充了句,You can never have this in Beijing! 我接过还烫手的Fish&Chips,整个使馆散发着炸鳕鱼的香味。我按照小哥的嘱咐,洒上盐,蘸上醋,咬上一口,外焦里嫩的口感配上一点起味的酸,不得不同意他说的话,You can never have this in Beijing.

如果说在英国使馆尝到的Fish&Chips更多意在解了英国人的乡愁,等到我后来真正去了英国本土再吃到时,却是另一种心境。当时在约克郡,我和朋友绕着High Street沿着大理石铺的路和围的城墙都走了个遍后,两腿酸疼饥肠辘辘的想找个地儿歇脚。天色已晚,到了晚上的英国,除了Pub就是Bar,我们不想喝酒,于是钻进了街头一家Fish&Chips店。

好吃不好吃,我已经忘了,只记得份量超足,两人在饥饿状态下使劲吃竟然也只勉强吃完了一份。但更定格在脑海中的却是坐在店里高脚凳上,边嚼着铺在一张大纸上热气腾腾的炸鱼和薯条,边看着窗外约克郡高街里的人来人往。泛着微亮的夜幕里,街道上的灯也柔和,三三两两的人在狭窄的大理石路上惬意的走着,心里想起那句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桥上看你。那一刻,就着土豆海鱼和鲜柠檬的味道,仿佛觉得自己已经融进约克郡的画卷里。

这次再到伦敦,我心心念念想着,再去吃一次Fish&Chips吧。要临去回程航班的那个傍晚,我把行李丢在旅店,自己独自一人去寻那鳕鱼香。走了三大条街,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兴冲冲的进去。店小妹问我怎么点,别看只是鱼和土豆,也即便只有两个食材的菜单,英国人把他们的国粹发扬光大变出来很多花样。我倚仗一张外国人的脸,顺口答她,就要最普通最常规的那种,然后找了地儿坐下,兴致盎然地打量着同在享用Fish&Chips的饭友。

这里没有白金汉宫,离旅游景点很远,基本上都是当地的普通百姓。店里有两个妈妈,分别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吃。男孩大一点,大概有7岁,不住的咳嗽,却在已经透着冬意的伦敦天里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外套,下身竟然还只穿个条短裤。我经不住要用中国人思维方法去为那男孩担忧,这么咳,怎么能穿这么少,不怕再冻着么?怎么还能吃油炸物,不怕上火么?

然而,他们并不怕,这对Fish&Chips是真爱。男孩妈妈似乎直接忽略孩子咳嗽的事实,他们面对面坐着,你一言我一语地边吃边平等交谈,聊到好笑的地方,两人还会一起笑起来。孩子如果咳嗽,妈妈就安静的等他咳完再继续聊。男孩并没有吃掉多少,店小妹来收盘子时,盘子里还剩了一大半薯条。店小妹问他,How do you like your fish’n’chips today?男孩反应有点迟疑,没吭声。这时他妈连忙在旁边说,Say it’s delicious. 男孩这才乖乖的顺着说It’s delicious, thank you. 我看到这个细节,在一旁偷偷笑了半天。

炸鱼薯条

另一个小女孩大约只有2-3岁,手里拿着英国宝宝的标配泰迪熊,寸步不离妈妈。妈妈去点餐时,用她能压低的最大声,一个劲喊着Mommy, come back…喊了几句没把妈妈召唤回来,便自己拖家带口的去到前台,拉妈妈的衣角。等到两人都坐定后,他们一起玩着填色游戏,喂泰迪游戏,各种理由要吃东西游戏,小女孩是个Miss No,无论什么,她都习惯性的先说No为回答开头。可是,不管小女孩说什么,最后都是以两人亲昵地碰碰头或亲亲结束,超有爱。我微笑看着这个High Maintenance的孩子和这个极富耐心的妈妈,心想如果换做是我,我会不会能做到如此大爱呢?

吃到最后,我竟然要忘了我来Fish&Chips的初衷。对英国人来说,随着海鱼类的成本提高,以前有价格优势的工人阶层的大众食谱,现在以最便宜的12镑一份的价格早就不算便宜;而随着工业机器的发展,工人也不用做那么多体力劳动,不再需要急速补充那么多热量,Fish&Chips已经失去了诞生时的原有意义,可是,它已经被当作深入英国文化的符号流传下来。

它是游子对家乡的怀念,它是外乡人对本土文化的好奇,它是每天得闲和家人和朋友能一起分享有爱的Best Bit。它带着热气腾腾的温度,连绵萦绕的香味,夹杂在英国的工业发展史和现代百姓日常生活里。

如果能回到初中时代,当Lucy说晚上吃Fish&Chips时,我一定要加上一句Me too.

作者: 英国范儿 | 微信: uktastes
简介: "英国范儿"微信公号是由几个非常热爱英国的主页君运营。他们对不列颠怀有深深的感情。他们都是非常好玩的人,有人中英文俱佳,有人喜欢比较东西方文化,有人行文嬉笑怒骂、中英文典故信手拈来。无论是稗官野史、风土人情、或是英文掌故,他们都能说得图文并茂、妙趣横生。

.

37567_387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