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丁堡老城的皇家英里大道(Royal Mile)两侧都是满满当当的纪念品铺子,几乎每一家外面都会挂着经典的苏格兰格子裙和格子披肩,街上也游荡着各种兜售凯尔特风格银饰的小贩,还有从头到脚都是文身和穿孔的占卜师。当然最多的还是游客,游客,游客。印象颇深的是有些商店门口特意摆了中文的牌子:可刷银联卡。

熙熙攘攘的Royal Mile在尽头处就变安静了,会有一些花园公园公墓悄悄出现,我遇到就会进去转一转,看到坐在长椅上聊天的老爷爷,带着狗狗在墓碑间撒欢儿的长发男,还有想爬上墓碑而被妈妈呵斥的小正太。没记错的话是在靠近亚瑟王座(Authur’s Seat)那一端,有一家名叫Oink的烤猪肉汉堡店,味道超级赞,倾情推荐。

爱丁堡Oink烤猪肉汉堡店

苏格兰国家美术馆外的广场上,一支乐队在表演。主唱驼背很严重,贝斯手满脸稚嫩感觉也就十五六岁,主唱的小Baby傻傻萌萌地咬着手指看爸爸唱歌。最迷人的是鼓手,从没见过打鼓可以打得表情那么动人哒。

爱丁堡New town街头,形形色色的人匆忙地来来去去。一家名叫The Dogs的餐馆,用一道Cod Pie(5.5镑)和一道Ox Liver(3.95镑)彻底征服了我。鱼派很神奇地用了大葱调味,土豆烤得微微一点焦,非常香浓,牛肝偏酸甜带点辣,真的好吃到炸!还便宜。那是很小的一家餐馆,一共也没有十张小桌子,店里面挂满了各种狗狗的照片,到处都摆着狗狗的玩偶、雕像,所以倾情推荐给喜欢狗狗的朋友们。

卡尔顿山(Carlton Hill)

卡尔顿山(Carlton Hill)上风景很好,山顶阳光异常温暖,看到许许多多Couple在相互依偎着晒太阳,还遇到了一只在草地上又蹦又跳的狗狗,看着就感觉心情很好。说起来也是巧,还记得刚来爱丁堡遇到的导游Albert说爱丁堡的天气非常多变,通常遇到晴天他们就会说“Ah, the weather looks very promising….to change! ”但是我在那里的那几天,天气都好到不像话。

误打误撞似乎走进了一个大学校园,巨大的草坪上洒满了阳光,一坨一坨的大学生聚在一起BBQ,一坨人一缕烟。也许是有人把还没完全冷却的碳灰扔进了垃圾箱,一个垃圾箱开始疯狂地冒烟,很快一辆消防车就开了过来,我刚开始在心里赞叹英国人民的安全意识,就眼睁睁看着那个逗比消防员没控制好狂喷水的水管,于是水冲到垃圾桶里又反冲回来把他浇成了落汤鸡……

Sandy Bell's Pub

其实在爱丁堡,我最喜欢的那个地方是一个叫Sandy Bell’s的传统酒吧。我进去坐在吧台那里的高脚椅上,点了一杯Pimms(酒精度低又超级好喝的鸡尾酒啊,回国之后再没喝过了),一边慢慢呷着一边四处打量,都是原木的桌子椅子和装饰,灯光是温暖的昏黄。打量了好久才发现,角落那张大桌子周围坐着的老爷爷们就是这间Pub的乐队,还有一位穿着蓝色长裙的胖阿姨,音响麦克风啥的一概没有,有的就是老爷爷们的萨克斯、手风琴、小提琴和胖阿姨的好嗓子,怎么看怎么像是酒吧的常客自发组成的乐队。

Sandy Bell's PUB

音乐啊真的太好听了,都是我从没听过古老的苏格兰的民谣,很欢快干净明亮,听着眼前似乎就看到苏格兰辽阔的蓝天大海雪山牧场,就很想像牧羊的姑娘一样跳舞。每一曲结束大家都会鼓掌或者拍桌子叫好。店里一共十几个客人,除去乐队之外至少有五六个人是常客的样子,和店员很熟,神态和游客很不一样,他们悠然自得地摇晃着酒杯,跟着音乐轻轻摇摆着身体,那种情调真的就是说不出来的让人觉得快乐又温暖。我在那里坐了很久,还点了一个Home Made Pie,超好吃。坐在我旁边的老爷爷年纪大到说话都含糊不清,店员很有默契地一次又一次给他加满黑啤,他安静地喝着听着音乐,有时看看我,有些腼腆地笑笑。

总之爱丁堡的食物真的还蛮不错(当然啦,既然去了苏格兰的地盘怎么能不品尝一下那道著名的“苏格兰国菜”Haggis羊杂,也很好吃啊!)。在我眼里,爱丁堡是一座有故事的城市,当然除了那些正经的故事之外,爱丁堡其实也有很多鬼故事,街道上会有好多人推销晚上在爱丁堡老城的Ghost Tour,我比较有自知之明所以都是婉言拒绝了。

作者: Sunny | 微信: Sunny的这和那
简介: Just Sunny's this and that. 想逼自己写点东西,希望有用。可能游记、照片跟随笔。
相关专题 Edinburgh | 爱丁堡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