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85_11

之前我写过一篇叫《第五日》的故事,讲的是撒旦彻底失败以前,在与叛乱中获得一次胜利的故事。

如果按照以前我和大家说的“文脉”的概念去追溯,那么这个故事大概会很快追溯到英国文艺复兴巨人约翰·弥尔顿的《失乐园》,再往前追溯就会到《旧约》,不过说实在的,这个故事跟旧约基本上没什么关系。

《第五日》直接继承自《失乐园》的一个点子就是,魔王撒旦作为大反派,他非常地厉害,甚至有的时候很正面。我们的野心就是去塑造一个“强力”的角色,一个强力的角色是不分好坏的。有的时候甚至反派更能凸显其狂放的生命力。

失乐园

如果我们给这些强力的反派们列个名单,那一定又长又辉煌。我们可以一直追到《伊利亚特》里,把赫克托耳拎出来,从莎老师那里找来理查三世、麦克白、爱德蒙等人,弥尔顿的撒旦,歌德的梅菲斯特,一直拉到现代,迪奥布兰多、瓦特·沃特(讲道理老白应该算反派吧)、弗兰西斯科·安德伍德,太多了,数不过来。

为什么,为什么这些反派角色拥有这么强的生命力,为什么理查三世的“一匹马!一匹马!我的王位换一匹马!”这么震撼人心?

这是一种奇妙的英雄主义。

英雄有了美好的大团圆结局,大家会觉得虽然开心,但有些无力,不够震撼。若英雄最后不得好死,大家又觉得作者强行喂屎。权衡了一下我们决定让主角去当反派,这样当他最后失败的时候,大家心里也不会难过,而又能通过他最后末路的绝望,来凸显其英雄的气概。

当上校在小说的结尾参透真谛,面对明天吃什么的疑问大喊一声“吃屎!”(《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时,他的勇气爆发出来,将其英雄形象推到最高点。这一声看似滑稽的吃屎,其实与“我的王位换一匹马”异曲同工。

失乐园

我以前说“英雄主义是认识荒诞而直面荒诞”,这句话套到撒旦身上也是一样。在《失乐园》中,在撒旦眼中,上帝是很荒诞的存在。追求自由,追求平等,再正确不过了,然而有了这个至高神的存在,自由与平等突然就变得无法求得了,撒旦作为反对独裁的领袖,却命定要失败、要堕落,真是再荒诞不过的事情。

而失败又怎么样呢?《失乐园》一开始大魔王就有一段慷慨激昂的演讲,失败就失败!我还是要接着打!

当然撒旦也不是铁板一块,在伊甸园的时候,他还想过向上帝投降。眼看要与天使们开打时,看到了天秤星座的征兆,也灰溜溜地逃跑。不过正是这样撒旦才有趣,正如后来人写英雄时,往往也有些无伤大雅的小毛病。撒旦之作为反派们的大英雄,也有些自己的毛病。

倒不如说,弥尔顿的撒旦实在是英雄人物的绝佳范本,不要去模仿哈姆雷特,哈姆雷特那样七窍玲珑心的家伙并不十分通用。撒旦就很通用。

撒旦自己非常能打不说,还能统率成千上万的军队,使无数王侯臣服,敢于向一切的最高主宰者发起挑战,即便是残酷的失败也无法使其折服,除了不小心是一个反派以外,凭什么不能称之为英雄呢(笑)?

关于本书更多书评,请阅读:《约翰·弥尔顿<失乐园>:自由意志与选择》、《浅谈约翰·弥尔顿的<失乐园>》。

作者:回归古典王大炮  原文来自微信公号:圆桌奇士

相关专题 文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