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弥尔顿:他是一个伟大的文学家,也是一个悠闲的富二代。他是一个虔诚清教徒,也是一个自诩“才能不用就等于死亡”的文艺青年。人们为他文学上的巨大成就感到震撼,被誉为英国17世纪仅次于莎士比亚的文学家。但鲜有人知的是,弥尔顿在新闻传播方面,也为世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也有人将他写的《论出版自由》比作新闻出版行业的《失乐园》。关于约翰·弥尔顿的简介请阅读:《约翰·弥尔顿:英国文艺复兴的巨人

本为诗人,但也要为时代发声

他是一位浪漫主义者,认为自己天生就应该做诗人,霍尔顿乡村庄园的五年生活,让他写下了大量的诗歌作品,但不久由于厌倦,他踏上了旅行之路。他的旅行创作之行终止于意大利,回国后,他极力反对保王党,并倾注全部精力写下了大量的拥护人民自由的政治性小册子。

弥尔顿

其中就包括《论出版自由》一书,这部小册子在人类思想史上虽然具有显赫地位,但其问世的原因之一却有些滑稽。弥尔顿一生的三次婚姻,每一位太太的年纪都比他要小,老夫少妻的组合导致他们的生活中有不少磕磕绊绊,于是他不停地写一些论述离婚的小册子。1644年,因为发表这类小册子,弥尔顿被国会招去质询,恼怒之余,慷慨陈词,于是便有了这本新闻传播史上里程碑式的文献。

那篇提交给英国国会的演说词,不仅是为自己发声,也是在为那个时代发声。他宣泄愤怒的真实的情感表达,却对当时的英国以及全世界乃至现在的人类思想都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论出版自由》绝不仅仅只是一部作品那么简单,它赋予了一个时代特殊的含义,而这就是它诞生并延续至今的真正意义所在。

凭良知自由发言

《论出版自由》一书,弥尔顿明确提出言论出版自由是一切自由中最重要的自由权利。他呼吁:让我有自由来认识、抒发己见,并根据良心作自由的讨论,这才是一切自由中最重要的自由。他认为限制言论出版自由,既是对理性的藐视,又是对人权的践踏。言论出版自由有时不可避免会带来有害毒素,但健康的心情完全能够抵御它,再者只有让真理和谬误进行“自由而公平”的较量,人们才会不断增强判断力、免疫力和鉴赏力。

“让我凭着良知自由地认识、自由地发言、自由地讨论吧。”

一场新闻出版界的大变革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在1644年一个雾霭弥漫的清晨不期而至。弥尔顿因发放论述关于离婚的小册子被招去问训,他用一贯骄傲的眼神望着面前的国会人员,英俊的轮廓仿佛铸成的雕像,散发着诗人独有的阴柔与坚忍。

此时,郁积多日对当权长老派和书报审查制的愤慨一触即发!他拍案而起,眉宇间镌刻着正义与坚定,洋洋洒洒地陈述,慷慨激昂地呐喊:“杀人不过是杀死一个理性的动物,而禁止一本好书却是在毁灭理性本身!”

“与其在天堂为奴,不如在地狱为主”。

每个人都是被上帝咬过一口的苹果,但是上帝仿佛更眷恋弥尔顿的芬芳,虽然他双目失明,却拥有能洞悉人性与不幸、道德与信仰的灵魂。他将巨大的挣扎与痛苦诉诸笔尖,《失乐园》中的人性因野心和骄傲而堕落,爱情因盲目和贪婪被毁灭,但他的内心却充满着对自由的渴望和对现实救赎的理解。

弥尔顿的爱情

“小爱神在这里射出黄金的箭,在这里,点着长夜明灯。”

若你倾心于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必须成为他诗中温婉忠贞的夏娃。他的夏娃是他的肉,他的骨,是他灵魂的一部分。弥尔顿的三位妻子(分别年少他18岁、20岁、30岁)皆未与他成为精神盟约的灵魂伴侣而他则踯躅独行着为神圣之爱苦苦一生。

弥尔顿的一生经历了三次婚姻生活,他的第一任妻子是他在替父亲到乡下收租时带回来的皇党家族随意挥霍的大小姐,没多久两人就分开了,三年后,两人又破镜重圆,在她为弥尔顿生产第四个孩子时,病故。直至玛丽离开人世后的第四年,1656年弥尔顿邂逅了凯瑟琳·伍德科克,并与之成婚。

由于过度劳累,弥尔顿这时已经看不到自己美丽的妻子,但两人的生活却很幸福,恩爱有加。但天不遂人愿,好景不长,新婚十五个月后,凯瑟琳便因难产死去。这使弥尔顿伤心欲绝,两年后,为她写下了将希腊神话典故和宗教特征融为一体的诗歌《梦亡妻》。

弥尔顿

在他的诗中可以看出弥尔顿性格中阴柔脆弱的一面,即使在梦中都是妻子主动拥抱他。1663年,他遇到了帮助他在诗歌方面取得瞩目成就的才女伊丽莎白·明书尔。她受过良好教育,喜唱歌,善烹调,性情温和,使弥尔顿晚年得到很好的照顾和快乐。弥尔顿的《失乐园》也是在这个时候写成的,可以说他的第三任妻子对他的帮助很多。

我们看弥尔顿的三任妻子,每一位都是比他年少十几岁甚至三十岁的女子。弥尔顿的爱情观也正如他所说的“没有一样东西比婚姻更能为人们带来安慰和愉快。”弥尔顿重视婚姻和爱情生活,一生追求美满的婚姻和甜蜜的爱情,但他认为双方的感情是建立在女性对男性的绝对服从基础上的,是一种不对等的关系。

短评

不愿以贴标签的方式去评论约翰·弥尔顿,是因为他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温度的人。不得不承认年轻的弥尔顿是完美的,面相英俊,饱读诗书,家境殷实,能够超越时代的束缚,锐意改革,追求自由。但动荡的时代环境注定了他命运的走向,他同样摆脱不了对女性婚姻的旧思想以及诗人过分理想化的职业病。内心脆弱外表刚强的他是痛苦而自卑的,但是他对自由和生命的热爱依旧感动着我们。

弥尔顿是一个给予作品生命与灵魂的人,创作不仅带给他满足,也赋予了他抨击社会的力量。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他握紧手中的笔杆坚持自己的主张,用不同寻常的方式大声喊出了心中的不满。

原文来自微信公号:哈师大新闻工作室

相关专题 名人 文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