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谈谈《德伯家的苔丝》这本小说。

苔丝,英文名字写作Tess。苔丝基本算是一个女屌丝,因为她有个没啥大出息的爸比和妈咪,整天不好好干活,就等着天上掉馅饼下来。有一天她爸比在家穷极无聊,就出去瞎晃悠啊,晃啊晃,在路上碰到了一个算命的瞎子,然后就跟那个算命的聊起了天来,算命的说你造吗你的这个姓氏不得了啊,以前是个贵族姓氏,只不过现在没落了,苔丝的爸比一听,我靠,原来我们家还是贵族呐,于是就开心的回家YY去了。

这大概什么意思呢,就比如说我姓赵,然后有人跟我说你造吗,宋朝的皇帝也姓赵,百家姓第一名,你可是皇帝的后代啊。我听了之后,要是很高兴地跑回家跟我妈汇报,说母后母后,我们家可是皇族后裔呢,我妈肯定正反手两个耳光打得我飞起来啊对不对?

德伯家的苔丝

然而!然而苔丝的爸比竟然信以为真了。然后他就回家跟他老婆特认真地说了这事儿,他老婆也就是苔丝的妈咪说,不远处某座山上好像住着一家有钱人,好像他们家跟我们家都姓一个姓,说不定我们是亲戚呢。于是,这对傻夫妻,就带着这个美好的假设去山上攀亲戚去了。

找到山上的那家有钱人之后,苔丝的爸比说,我们都姓一个姓,我们可能是亲戚呢。那家有钱人的主人听到这种刘姥姥式的攀亲,差点请他们吃生活,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家根本不姓这个姓呀,只不过两者读音相近,就好比,我说了我姓赵,上海话里,赵和邵和曹,都一个读音,你能说我们是一家人么,就这个意思。更何况啊更何况,这家人的这个所谓贵族姓氏,还特么是买来的,就好像你明明姓邵,然后操着一口上海话跟我说啊呀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呀,而我其实不姓赵姓黄,你说荒唐不荒唐。

但是呢,这家有钱人的儿子,叫做Alec,他是个色魔。只是因为人群中多看了一眼,再也没办法忘记苔丝的容颜。这个A姓色魔,硬认下了这门亲,然后想了各种办法,把苔丝留在了身边。有一天他骗苔丝出去玩,玩到很晚很晚了,就骑着白马准备带苔丝去森林里野合。所谓阳光底下无新事,今天富二代怎么泡妞的,其实几百年前就已经是这样的了。

当然这种事情苔丝是拒绝的,但那种情况下,你是怎么都不可能逃掉的,于是她就被这个禽兽残忍地强奸了。

苔丝失去了贞洁,这成为了一切悲剧的源泉。

德伯家的苔丝

全宇宙所有的文艺作品,只要女主角被强奸了,那肯定是会怀孕的。苔丝被A姓色魔强奸了之后,实在不堪忍受凌辱,选择了回家。悲剧进一步升级,苔丝的孩子刚生下来就夭折了,她强忍着悲伤,埋掉了自己的小孩,并且离家出走。

走啊走她来到了一家养牛场,成为了一个挤奶工。所以我就说,不要觉得我们读书的人瞎想,写书的人其实更加猥琐。哈代,Hardy,坚硬哥,就是这本书的作者,安排苔丝成为了一个挤奶工,那她平时干什么呢,当然就是拿着母牛的乳房,挤啊挤,挤啊挤,想想都觉得很香艳啊对不对?于是,顺理成章的,她被一个牧师的儿子安琪看中了。安琪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没用的妈宝。你看他名字就知道了,一个男的叫Angel,娘不娘啊,以前曼联队的迪玛利亚也叫Angel,软脚蟹,碰一下就倒。

那么这个闷骚安琪,看中了美丽的挤奶工苔丝,就追求她,追啊追,就追到了。在新婚的那天晚上,苔丝,真的是一个善良的菇凉,她很坦诚地对安琪说,我以前被一个富二代强上过,我已经不是你心目中那个纯洁的女神了。

你想啊,女人肯跟你说这种事,就是等于完全相信你了,就是希望得到你的理解和支持啊对不对,然而很不幸,安琪这个没用的东西,缩掉了,他说我有处女情结的,我有处女情结的。他没办法接受自己心中的女神,已经不是处女了,大概失心疯了,竟然也离家出走了,而且一走就走到了足球王国——巴西。

妈的,废物!你倒是蛮乐活的哦,喝喝咖啡,晒晒太阳,你知道苔丝怎么样了吗!你就这样抛下了这个愿意给你一切的女人。

苔丝没办法,活不下去了,就又回去,跟了A姓色魔。哎,读到这里我真的是胸闷得要死。不过呢,这本很狗血剧还没完,剧情再次出现反转。因为过了几年,那个巴西渣男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大概被土著人爆过菊了还是怎么的,竟然想通了。

德伯家的苔丝

不是处女就不是处女吧,我原谅你了,我还是爱你的,苔丝,你还是回到我身边吧,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苔丝呢,真的是个缺心眼儿的好女人,她觉得她对不起安琪,她觉得自己是堕落的,为了跟安琪在一起,她就把A姓色魔给砍死了。我的天,又是一场刑事案件。但倒霉的是,苔丝被强奸,警察不来的,苔丝杀人了,警察来了,于是苔丝成为了一个杀人犯。

这本书看到这里我真的是难过得要死。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读过亦舒的一本书,叫做《玫瑰的故事》。女主角苏更生在里面有句话说的真好,她说:“我有什么事要你原谅的?我有什么对你不起,要你原谅?每个人都有过去,这过去也是我的一部分,如果你觉得不满——太不幸了,你大可以另觅淑女,可是我为什么要你原谅我?你的思想混乱得很——女朋友不是处女身,要经过你伟大的谅解才能继续做人,女朋友结过婚,也得让你开庭审判过——你以为你是谁?你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太庞大了!”

对不对,被坏人袭击了,是我的不幸,但我并没有失去自己贞洁啊,如果你不能接受,以为我是一个堕落的女人,那是你自己有问题。苏更生说:“我不需要你的谅解,因为我坚持自己并没有做错事。”

更多相关书评请阅读:《<德伯家的苔丝>,探究女性悲剧》、《读哈代经典<德伯家的苔丝>,不谈爱情

作者:武汉枣子饼  原文来自微信公号:柿子饼和枣子饼

相关专题 文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