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85_11

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有房才有家。先生来英国14年,我来英国7年。到2013年才终于有了“家”的感觉。现在,孩子们在三楼的儿童房里嬉戏打闹,母亲在一楼的厨房里张罗着午餐,我坐在二楼的书房里,静静地回顾与这套房子的缘分。

2007年,我辞去了工作来英国读书,与马先生在伦敦金融区租住着一套两居室。马先生当年刚毕业参加工作,在一家知名国际企业里。他一边支付着伦敦二区高昂的房租,一边支付一部分我研究生的学费。那时候,我们不太敢想拥有自己的房子。英镑的坚挺、伦敦高居不下的房价和苛刻的贷款条件,都成为我们望而却步的理由。

2008年,我毕业了,恰逢经济危机大爆发,我们所住的伦敦金融区一片凄风冷雨,当我每天走在回家的路上,都会看到个别沮丧的白领,松了领带、搭着西服头也不抬地走,不用问,又是裁员大军里的一名牺牲者。直到地铁站外面的那栋大厦——雷曼兄弟一夜坍塌,门口聚集着来上班却刷不了卡的工作人员,金融区一下子失去了从前的光环。

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我毕业得到了一份工作。这份工作的地点在米尔顿凯恩斯(Milton Keynes),伦敦边上的一座卫星小城。那是一座很特别的英国城市,不像其他的英国城市大多保留着维多利亚时期的街道,米尔顿凯恩斯在二战时被夷为平地,后来专门从美国请来了城市设计师在平地上重新规划。它特别新,很像美国,道路横平竖直,街名也大多是以数字命名,东四街、西六街的。我们在那里租了一套全新的一室一厅高层公寓。

Help-to-Buy

那是一段非常惬意的日子,尽管只是对我而言。新公寓具备方便的一切,楼下就是巨型超市和商圈。从落地窗望下去就是一个小喷泉,离我的公司仅步行5分钟。但是,马先生仍在伦敦工作,他每天上下班时间各需2小时,一共4小时,真是披星戴月。像他这样的通勤族竟然不在少数,在早晚的高峰期,基本上是寻不到座位的。还有许多人居住在伯明翰,每天往返伦敦工作,而Milton Keynes刚好是伦敦和伯明翰的中点。

买房不仅得有钱还得有身份

那时,我们第一次考虑买新房。据调查,Milton Keynes已经成为英国房产升值潜力最大的城市,也是租售比最高的城市,简而言之就是最值得投资房产的城市。

相比金融危机之前,英国房价已经开始持平并走低,是投资入手的好机会。那时,像我们租住的那套一室一厅的小公寓,售价大概在12万英镑左右,租金在600至800镑一个月,是比较热门的租赁地段。

尽管房价在我们的承受能力之内,我们却被房产中介拒之门外。那时候,马先生持有英国T1工作签证,而英国房产界对“海外投资”还并没有很强烈的欲望,尽管欠了一屁股债仍要显示出日不落帝国的高姿态。房屋中介的原话是:我们的房子一般只卖给持有英国永居签证和英国籍的人,如果您不在这个范围,那么最少需要支付75%的首付,最好是能一次性全额付清。基本上,他们的态度是不欢迎非英国人买房的。

无奈,这件事只好作罢。尽管离开了Milton Keynes,现在我还是很怀念在那生活的日子,和那套可爱的小公寓。

三年之后,我们的家庭有了不小的变化,多了两个小成员。我们也搬回了伦敦金融区,继续租着两室一厅。由于孩子的降生,买房子的事情正式提上议程。我们一家已经换了英国永居签证,两人的收入也相对固定,开始考虑孩子的学校问题,天时地利人和的时机到了。

在伦敦买房子是一个多选题。首先,东西南北得确定一个方向。伦敦市中心基本上不是家庭购房的考虑对象,尽管学校都是最好的学校,但是这片黄金地段早已被皇家贵族占据,不在我等大众考虑的范围。北边和西边其实是比较传统的伦敦人喜欢居住的区域。早年的香港移民很多都聚集在伦敦北区,而伦敦西区一直算是比较富饶的区域,也逐渐成为了英国中产阶级的聚集区。由于马先生的工作一直稳定在东边的金融区,所以尽管北区西区都是传统的好区,但考虑到交通上的限制,我们比较犹豫。

伦敦的东边一直是政府的老大难问题,为了改变东伦敦的脏乱差,2012年伦敦奥运会特地选在东边举办。虽然振兴伦敦东部的计划一直在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也基本到位,但是当地的教育还是比较落后、人员构成比较复杂、治安不让人满意、缺乏人文气息。所以我们也自然排除了正东方向。

英国买新房

买房之路遥遥

说到伦敦的学区,有这样一个说法:伦敦城中的教育好,但是好不过M25(外伦敦高速路)沿线地带。而公认的比较好的外伦敦学区有金斯顿(Kingston)和布罗姆利(Bromley),他们的成绩一般都排在整个大伦敦前列。金斯顿位于伦敦西区,而布罗姆利则位于伦敦的东南区,也是大伦敦最大的一个自治区,我们最终把基本的方位定在了布罗姆利。

和选其他的房型不一样,选学区房的顺序是先选学校,后选房子。我把这个区域内的好学校都列出来,开始报名参加学校的开放日(Open day)参观学校,在Ofsted网站上了解学校报告(英国政府有专门的教育机构定期为学校审核定档,从好到差分为Outstanding、Good、Satisfied和Inadequate四个选项),基本上中国家庭都是奔着最好的学校去。

除了政府的报告之外,还要了解学生成绩、学生组成(国际学生是否多,英国人占的比例是多少)、学生毕业去向等等。最后,对于选房子来说,最关键的是划片范围(Catchment)。一般来说,好学校的招生划片范围都比较小,因为学校热门,近年来更是逐年缩小(英国人也越来越知道学区房的重要,都往好学校附近搬,所以好学校附近很快就能招满生源,范围自然缩小)。

很快我把这个区域的小学摸了个透,并在心里有了自己的排序。金斯顿和布罗姆利区都有很多类似的小学,他们已经不再是普通意义上的公立小学,而是升级为教育部直属小学(Academy)。这些学校要比普通的公立小学更规范一些,校长基本也是教育部派下来的。我选定了几所直属小学作为目标。

尽管对学校已经比较熟悉,但我对这个区域的整体居住环境还不太熟悉,我选择了先租下一套房子住下来,再慢慢选最终要买的房子。

刚迁移到布罗姆利时,我还不太习惯这里的环境。离开了热闹繁华的伦敦二区,这里的街道安静得让人觉得寂寞。除了早高峰以外,布罗姆利到伦敦市中心伦敦桥和伦敦维多利亚火车站的车程都只需要不到半小时,但是上班时间,为了接上沿途的上班族,火车比平时慢,需要接近一个小时才能到达市中心,这一段上下班的旅程曾让我觉得疲惫不堪。但是住了三个月以后,我竟然慢慢喜欢上了这种慢节奏的外伦敦生活。早晨乡间的青草气息,见面打招呼的友好邻里,火车上的晨读时光都渐渐让我迷恋。

选房子的事情正式提上议程,我们在英国几大房屋网站上兜兜转转,选了不下10套的学区房,约了时间一家家地看。可是,选二手房总会有一些不合心意的地方,比如,房屋的结构比较老旧,需要改造的地方较多;房屋的历史较久,也许住过几代人等。最重要的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偏好买崭新的东西,房子是,车子也是。所以在我母亲的执念里,既然要花大价钱买房,当然是要买新房。这和英国人的观念是有很大出入的,在英国最值钱的房子反而是维多利亚时期的建筑。

help to buy

2013年3月,英国政府在发布的财政预算案中宣布实施购房援助计划(Help-to-Buy)以刺激英国的房屋市场,其中有一项叫全新购买政策(New Buy),专门鼓励购买全新建筑。这时候,我们也理所应当地开始把目标锁定在新房了。

当目标定在新房后,范围就缩小了很多。我和马先生心里都有了一个首选,是靠近布罗姆利镇中心的新小区,离火车站、学校和商圈都不太远。

这个小区是由英国著名的开发商Barratt旗下的Ward Homes公司开发。一走进这个小区,我就被开发商营造出来的温馨氛围所吸引了。小区的绿化很好,规模也比较大。不同于英国大多数街边房子,这种带着围墙的社区很是少见。这片新建筑已经在建设第二期,而在第二期的几十套房产中,只剩下两种户型的House。

在参考了样板间之后,我们心里其实都有了答案,这大概就是我们心中的理想户型。这是一栋四居三层楼的房子,四居中有两居较小,可做单人间,刚好适合我们的两个孩子。两个大卧室适合我们和长辈。尽管如此,这个户型所剩的几个房子中没有我们特别满意的,要么是方向不朝南(中国人讲究朝南阳光好),要么是户型夹在中间(我们希望能买连排别墅的边上)。最后,我们比较犹豫地定了一套位于中间的房子。我们当时的顾虑,销售人员也看在眼里。

没想到不到一个星期,事情竟出现了转机。一天,接到销售的电话,说我们看中的房子居然空出来了。朝南、顶边、花园更大!一问原委,原来之前的买家按揭没有办下来,似乎是女方突然遭遇裁员,所以只好忍痛放弃房子。这“馅饼”尽管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但着实让我们“惊喜”了一把。原来的买家已经把内部的装修基本都选择过了,而我们能做的就是接受,或者放弃。

我们欣然接受,这也正说明了我们与这栋房子的缘分。后来的事情,进行得出奇的顺利,新房子要求在6周内走完所有的按揭程序,我们也都按时完成。2013年4月,我们就基本完成了房屋的购买程序,连政府的优惠政策都来不及用。很快在6月份我们拿到了新家的钥匙。

时隔一年,这个小区还在扩张建设,它已经发展到了第四期。所有的房型几乎都被预定,一些比较好的户型,不仅预定出去了,还有100多人在排队,就等着谁的按揭没下来像我们那样捡个漏。销售人员告诉我,小区里至少有10户已经入住的中国人。中国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华人也有很多都在这里购置了房产,或投资或自住,而我们的那套户型,在这短短一年里,已经涨价超过了10%。

房子、车子、孩子的学校全部落实,但是我心里却开始拒绝这种稳定感。我因为不想在离家仅一站的地方上大学而去了北京,因为不想从上班到退休每天做着一样的事情而离开中国,却还是难以逃脱在既定的轨道上踏实生活的框架。也许,我会在这里住几十年,看着孩子们长大、上学,最后再搬到小区门口新盖的养老院;也许,我会因为新的生活计划而再次踏上新的征程。永久产权的房子也不能带给我永久的安全感,生活还是充满着变数。也许,折腾才是生活不变的真理。

.

37567_387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