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85_11

查茨沃斯庄园(Chatsworth House)位于德比郡山谷中,它在峰区的贝克维尔小镇(Bakewell)东北边的5.6公里,切斯特菲尔德(Chesterfield)西边的14公里处。它是德文郡公爵的乡村宅第,自1549年以来,也成为卡迪文许家族(Cavendish Family)的住宅。查茨沃斯庄园坐落在德文特河(River Derwent)的东岸边上,与分割德文特和怀也山谷(Wye)的低山丘陵相对看。庄园修建在广阔的公园绿地中,背面被与树木繁茂、山石嶙峋的山丘包围。庄园收藏大量无价的精美油画、家具、古代绘画、新古典雕塑、藏书和其他工艺品。查茨沃斯庄园已多次当选为英国最受欢迎的乡村庄园。

Chatsworth House

查茨沃斯庄园建在斜坡地面上,北边和西边的地势比南边和东边的地势低。原来的都铎大厦(Tudor Mansion)由哈德维克贝丝(Bess of Hardwick)始建于16世纪60年代。该大厦的建筑平面为四边形,南北边长50米,东西边长60米,中间是一个大庭院。大厦正门位于西边上,被四座塔楼装饰着。根据中世纪的传统,建筑的大厅应该位于庭院的东边上,直到今天,彩绘大厅(Painted Hall)仍然是查茨沃斯庄园的亮点。

查茨沃斯庄园的花园每年吸引了30多万人次游客前往观光游览。它体现了来自6个不同世纪的花园特色的融合,占地面积达0.42平方英里。花园由一面2.8米长的墙体包围着。花园位于德文特河山谷的东边上,与四周占地4平方公里的公园景观相融合。山谷东边荒地上的山林为花园平添了景色。庄园雇佣了20来位全职园丁来管理养护花园。查茨沃斯庄园的平均年降雨量为855毫米,年均日照时间为1160小时。

伊丽莎白花园(Elizabethan Garden)

Chatsworth House

庄园和花园原先是由威廉卡迪文许爵士和哈德威克贝丝于1555年修建。伊丽莎白花园比现在的花园面积还要小。现在的大草坪即庄园的旧址在东边修建有台地,南边修建有水池和喷泉,毗邻河边的西边则建有鱼塘。这个时期遗留至今的建筑物仅有一座名为“玛丽皇后的遮荫处”(Queen Mary’s Bower)的矮墩石塔。据说苏格兰的玛丽皇后在查茨沃斯庄园的监禁期间,被允许能到这个矮墩石塔放风透气。现在这座石塔已不在花园的围墙之内,而是属于公园的建筑。西边花园的部分挡土墙也是起源于16世纪,但是它们在随后的年代中也历经修缮和扩建。

一世公爵花园(1st Duke’s garden )

一世公爵对庄园重建的期间,他创建了巴洛克风格的花园。该花园以在庄园、喷泉、花园建筑和古典雕塑上方的斜坡中嵌入了众多花坛为特色。目前来自这个年代保留下来的景观特色有:

Chatsworth House

跌水(Cascade)和跌水庄园是一整套的踏步石,水从顶端的喷泉口流出来。它于1696年修建,并在1701年进行大规模扩建。1703年,托马斯艾切尔在跌水的顶部的喷泉口设计了一个大巴洛克亭。1994-1996年,庄园花费将近1万个工时,对跌水进行大规模的修复。2004年,该跌水被45位园艺专家组成的评审团评选成为英格兰的最佳跌水。它拥有24个经过切割的台阶,每个台阶的纹理变化都不一样,当水流从台阶上流过的时候,能够发出不同的声响。

运河池(Canal Pond)于1702年挖掘,是一个287米长的矩形湖泊,位于跌水庄园的南边。

海马喷泉(Seahorse Fountain)是一个雕塑喷泉,它在庄园和运河池之间的草坪边上的圆形池塘中。它原来是主花坛的中心。

一世公爵的温室(The First Duke’s Greenhouse)是一座又长又矮的建筑,它有十个拱形窗户和一个像神殿一样的中心。它已经从原来的场地移除,俯瞰一世公爵保龄球草坪,直到主草坪的北边。现在它的前方是一个玫瑰园。

植物神殿(Flora’s Temple)是一个建于1695年的古典神殿,它于1760年被迁移到现在的位置——散步道的北端。它修建有一座由丹麦雕塑家凯尔斯加布里尔西伯(Caius Gabriel Cibber.)雕塑的花女神神像。

西园(West Garden)现在已成为家族的私家花园,是一个三段式结构的现代植被。它是一世公爵时期的主要创造物,但它现在的规划已不是原来的样子。

四世公爵花园(4th Duke’s Garden)

四世公爵委托风景园林师“万能布朗”(Lancelot “Capability” Brown)将花园改造成当时流行的自然主义风格。很多池塘和花坛都被改造成草坪,但几个重要的小品还是零星分布着。花园进行了大规模的种植,包括在1759年从美国费城引进了很多特别的美国物种。这项工作的主要目标是提高花园和公园的融合度。布朗的2.25公顷萨利斯伯里草坪(Salisbury Lawns),至今构成了跌水的大背景。

六世公爵花园(6th Duke’s Garden)

在1826年,年仅23岁、曾经在邱园接受过培训的约瑟夫·帕克斯顿(Joseph Paxton)被任命为查茨沃斯庄园的首席园艺师。此时,六世公爵已经继承了查茨沃斯庄园15年之多,但在此之前他几乎没有兴趣去提升这个被忽视的花园。但是他很快就与帕克斯顿建立起强有力的基金合作关系,而帕克斯顿后来也成为那个时代最有创新能力的园艺设计师,这个花园也成为对查茨沃斯庄园最有影响力的花园。从这个年代遗留下来的对当前庄园的影响特色主要有:

Chatsworth House

假山:1842年,帕克斯顿开始大规模地修建假山,把几吨重的假山石堆砌在一起。德撒特勋爵(Lord Desart)在19世纪60年代曾经这样子描述“这是在一个地方的微缩自然,马特洪峰显然阻挡了道路,但是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它围绕着一条金属轴线回旋,为通道让路”。现在这座假山已根据健康和安全的相关法规,固定在某一场所。另外一座假山左右平衡,只需稍微用力就能直接移动。两座岩石分别命名为阿尔伯特皇后和阿尔伯特皇子,另外一块岩石命名为威灵顿公爵,这些人都曾经在六世公爵时代参观过查茨沃斯庄园。威灵顿假山,是用不同的岩石堆砌起来的,高14米,有小小的滴水瀑布。有时候在冬天,流水会结冰,成为冰花。这些流水流进帕克斯顿修建的一个池塘,名叫“斯特德”,这是根据德文郡的博尔顿修道院边上的沃夫河支流来命名的。查茨沃斯庄园的“斯特德”(Strid)是一处平静的流水,穿梭在岩石和繁茂的植被之中,上方有一座生锈的铁锹横跨而过。

植物园与松树园(The Arboretum and Pinetum):六世公爵所处的年代是一个植物搜集的探险时代,许多勇敢的植物学家都对新物种有了重要的发现,而公爵是最慷慨的赞助人之一。1829年,他为公园扩建了3.2公顷的土地,以创造一个松树园;1835年帕克斯顿(Paxton)开始着手于植物园的建设,计划将其建成为以植物学分类为基础的树木演替系统。查茨沃斯庄园保留着一些最古老的物种样品,如英国的花旗松与巨杉。在公园的这个区域里还有石窟池(Grotto Pond),其原身是一个鱼塘,为庄园养殖可口的鱼鲜。六世公爵的母亲命工人与18世纪末建造了该石窟。现今该池塘周围的区域都种上了有秋季颜色的植物。

杜鹃花谷与山涧(The Azalea Dell and the Ravine):由于土壤合适,杜鹃花在查茨沃斯庄园生长得很好,而花园南边有一部分是专门为杜鹃花而设的。这一区域是公园最崎岖的部分,有陡峭的蛇形步道,还有溪流沿小山谷顺流而下——拉文恩山涧。1997年,花园将庄园田地的水槽改造成了一条人工瀑布。该区域还设计有竹林步道。

Chatsworth House

国王喷泉(The Emperor Fountain):1843年,俄国沙皇尼古拉一世知会第6任公爵其来年到访查茨沃斯庄园的意愿。为了迎接沙皇,公爵决定建造世界最高的喷泉,并命帕克斯顿着手工作。于是,在庄园上方110米的荒野上,挖掘了一个3.2公顷的湖泊,以为喷泉提供自然水压。工程日夜兼程,仅仅在半年内便已竣工。根据记录,喷泉的水注喷射高度可达90米。然而,沙皇于1855年逝世,生前却未能一睹喷泉的壮观。由于水供给有限,喷泉通常仅以局部功率运作,喷射往往仅有一半高度,但偶尔也会切换到全功率运作。从1893-1936年,水力找到了一个更实际的用途:用于庄园的发电。因此,住宅与电源进行了连接,并于1988年新安装了一个涡轮机,满足了住宅的用电需求。

Chatsworth House

保守派墙(Conservative Wall)是一系列面朝花园北墙排列在从植物神殿到马厩的斜坡上的温室列阵。列阵中央是一座较高温室,周围由10座较小的温室所包围。它们曾经被用来种植水果与山茶花。查茨沃斯庄园的山茶花曾屡获殊荣。保守派墙的名字其实并无任何政治内涵;德文郡公爵是辉格党成员,而后加入了自由党。帕克斯顿与建筑师德西穆•伯顿共同负责了大温室的建造,工程从1836年开始,结于1841年。建筑长84m,宽37m,高19m,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型的玻璃温室,耗资33099英镑。同时一条与建筑等长的行车道穿越了茂密的热带植物之间。旺•W.•亚当将其称之为“玻璃之山……一个无可比拟的结构……犹如暴风雨后的逐趋平静的玻璃海洋”。萨克森国王将其比喻为“一个盖以玻璃天空的热带景区”。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由于战时并未持续保温,大温室内的植物相继枯死,加上运营成本高,温室本身遭到了拆除。而巴布鲁克的另一个大型温室位于公园边缘,曾经用来培养大型的亚马逊睡莲与亚马逊王莲,并曾成功首次让其在温室内开花。这一睡莲温室现在也同样遭到拆除。

现代花园

现代花园曾由七世至十世公爵进行了一些修改,其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饱受沧桑。幸运的是,十一世公爵及其夫人都是敏锐的园艺家,在他们的照料下,花园得到了重生。英国著名园艺家艾伦·蒂施马奇曾于2003年写到:“查茨沃斯庄园最大的优势是其主人并未让花园停留于维多利亚时期的辉煌。花园在不断成长与发展,最终成为了英国最优秀、最具生命力的花园之一。”花园的许多历史元素被完美地修复,而与现代英国庄园不一样的是,花园还加入了一些重要的新元素:

南草坪的两边各有两排于1952年种植的红色青柠树篱笆。

蛇形树篱(Serpentine Hedge)是由种植于1953年的矮紫杉组成的波浪形走廊,从指环池塘连接到六世公爵的雕塑。

Chatsworth House

迷宫(Maze)于1962年在原来大温室的旧址上改造而成,共由1209株紫衫组成,场地的其余空间由两座鲜花花园所取代。

展览温室(Display Greenhouse 1970年)虽然样式较为现代,但和谐地融入了一世公爵的温室后方。它有热带、地中海带与温带这3块气候区域。展览温室虽然不对外开放展览,但参观团可以提前预约,每一季将有特定时间段可提供先到先服务的参观。

村社花园(Cottage Garden)的设计灵感来自于1988年切尔西花展。前花园由一些狭长花圃组成,花圃将人们引路到家具全被植被覆盖的“厨房/餐厅”。第二层的卧室也被设计成了同样的风格。

厨房花园(Kitchen Garden)是一个富饶的水果与蔬菜花园,并由丰富的装饰点缀。它于19世纪90年代建造,位于马厩后方。查茨沃斯庄园最开始的厨房花园占地4.7公顷,位于公园河边。

启示喷泉(Revelatio)是花园唯一一个现代的水元素,由雕塑家安吉拉·康纳(Angela Conner)设计,于1999年安装,是上文提到的“乡村生活投票”的十佳之一。

现代雕塑包含了许多作品,例如由伊丽莎白·芙林珂女爵(Dame Elizabeth Frink)设计的“战马”(War Horse)与“行走中的麦当娜”(Walking Madonna)。

感官花园(Sensory Garden)以香料植物为特色,并设有无障碍通道。它由时任内政大臣戴维·布朗奇(David Blunkett)于2004年剪彩开放。

魁北克(Quebec)是花园的一部分,面积约1.6公顷,位于运河池塘的南边和西边。它是一个在2006年之前一直被忽略的彭土杜鹃潮湿地。现在魁北克这片场地成为了植物园步道的延伸,沿着陡岸的顶端伸展。新步道为人们提供了从南边公园跨越德文特河,顺山丘延伸到新佩斯树林的开阔景观视野。在清理场地的时候人们还发现了一个18世纪的小瀑布。占地26英亩(约10.5公顷)的Atlantic Surf Pods农庄为游客提供一个静谧的世外桃源。在这里,游客们可以体验闲适舒心的田园生活。农庄地处康沃尔郡,紧邻布德海,周围环境优美,群山环绕。房舍与自然融为一体,可谓人间仙境。

房子的屋顶完全被草皮包裹,这布景与周边的环境相融合,而且有一定的环保作用。不同于其他农庄房子外形的大众化而是设计为长椭圆形,边缘打磨光滑不带一丝棱角,与中间自然缓坡型的草坪及蓝天植被为背景的自然景观很好的融为一体,这让每天在玻璃窗后的房间里辛苦工作的人们为之眼前一亮。

草坪被处理成自然形式,看上去就像是纯自然生长,完全看不出一丝人工的痕迹。草坪中间的花镜被种植成椭圆形,与四周围绕着的房子外形相呼应,房子所在的角度不同,自然看到的景色也会有所不同。

这种与中国古典园林中一步一景的造园方式完全不同。但各国有各国的景观处理方式,中国目前对于景观正处于探索阶段,怎样很好的把中国古典园林造景方式与国外造景方式相融合,使其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景观需要我们深思。每个房子的庭院外围都配有一段制成的篱笆,形成半封闭式的庭院,根据心理学角度来讲,游客会有一种自己所有物的意识,给游客一种物有所值的感觉。

庭院内各种野炊和烧烤的器具,更是增加游客想要野餐或者烧烤的愿望。

悠闲的午后,坐在庭院的藤椅上看书休息,蓝天绿草映入眼帘,还有比这更令人舒心的生活么?

完全人性化的尺度,给游客一种舒适之感。悠闲的午后,和朋友围坐于圆桌周围,一盘水果、一杯茶,享受舒适的阳光浴。

闻着大自然散发的各种清新的味道,或花香、或新鲜土地的气息。间或伴随入耳的是鸟类的叽喳声。给人一种深处世外桃源之感。

更多庄园出行参考请点击:英国峰区游记之查茨沃斯庄园在查茨沃斯庄园感受《傲慢与偏见》的情感交锋

原文翻译自:维基百科

相关专题 庄园 Peak District | 峰区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