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及欧洲漫漫历史中的巍巍之声,能被后世铭记的统治者决非仅仅局限于男性。有一个合成词叫She-Wolves,用最为简单粗暴的方式可直接翻译为——母老虎,这是最初社会民众对于女人掌权惴惴惶恐的表现,虽说其中不乏有恶意中伤的成分,但在某些社会背景下,用来形容为了巩固政权而采用非常手段的霹雳女王们,也还是具有其合理之处!

玛蒂尔达:与政权顶峰一步之遥的准女王

在十四世纪以后,欧洲多个国家逐渐兴起由公主继承或是由王后袭承王位,而在这累积三十多位的女性统治者中,英国则有六位女王添写了不一样的一笔。相比当代女王处于统而不治的地位,早期的女王则真正拥有自己的臣属子民,昭示着无尚权利与至尊地位。

今天,大谢主要讲述的则是:玛蒂尔达Matilda,(1101年2月7日-1167年9月10日,逝世于法国鲁昂)——英格兰国王亨利一世之女,同时也是王位的合法继承人。这是一位极具争议的女王储,从正史上看,她曾统治英格兰有不足一年的时间,但是依据这位女王储从未正式举行加冕仪式的角度看,她与王位顶巅之位仍有一步之遥。下面就让我们一起进入这位传奇王储的一生。

1141年6月24日,玛蒂尔达来到西敏寺,即将出席一场盛宴,这场宴会是为登上王权顶巅——成为英格兰女王的加冕仪式。玛蒂尔达似乎要成为第一位靠自己统治国家的女性。

玛蒂尔达是国王亨利一世的女儿,征服者威廉的孙女,但是你却无法在英格兰王室宗谱上找到她,传记中记载她专横暴戾,试图争取王位,令国家陷入了近二十年的内战中,大谢本想po上这位“预备女王”的图片,可是网络上关于这样一位身份显赫的王储的资料却是寥寥无几,原因之一是这段历史太过遥远,而更深刻的原因大谢会在下文向大家解释。似乎对于百年之后的我们来说,玛蒂尔达已然消逝于历史长河中。

玛蒂尔达非凡的一生

自玛蒂尔达出生时,便开始了她非凡的一生,接受由王室习俗以及对权势的追崇而产生的理念。当她还是一个孩子时,她的父亲便将她送出国和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结婚,她离开了英格兰,嫁给了亨利五世,即德国国王兼罗马帝国皇帝。自此,玛蒂尔达成为了她的皇后。但是,在她二十三岁时,丈夫突然离世,阔别故土十六年后,她回到了英格兰。同时由于第一任王储威廉的不幸溺水身亡,亨利一世宣布女人也有权利成为女王,于是她成为了唯一一位能够继承英格兰王位的女王储。

1127年,在宏伟的西敏寺大厅,她的父亲向她许诺了一个崭新的未来:呼吁贵族们庄严起誓,他们会维护玛蒂尔达权威、继承其父王位。其实此时,亨利一世还保留另一个想法:玛蒂尔达还年轻,若是能够诞下王子,那么英格兰也能由他的血脉来统治。因此,玛蒂尔达作为巩固国家政权的棋子,又一次被遣去联姻结盟,而国王挑选的第二任女婿则是安茹的杰弗里,他的领土在诺曼底南部,可以保护亨利一世的边境。

玛蒂尔达深知父亲对自己的期望,婚后便诞下了两位王子。而到了1135年,政治纷争升级,开始演变为军事较量,正当她为丈夫权利扩张而战时,亨利一世去世,真正属于她自己的权利悄然降临。

玛蒂尔达:与政权顶峰一步之遥的准女王

王权的争夺

谈及这玛蒂尔达敢于打破世俗规定并宣称自己有权继承王位的原因,却是始于一场悲剧。

亨利一世本孕育了一男一女,第一任王储威廉于其父在归国途中,跨诺曼底海峡时不幸溺水身亡。至此,亨利没有直系男性继承人延续王位,玛蒂尔达是仅剩的继承人,在此之前从未有女性继承王位的传统,可同样,也没有明文规定王位的继承不可以横扫陈规、由女性承袭,那么这位公主能否胜任君主之位呢?

1135年底,当玛蒂尔达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就开始迈出了女王之位的第一步,她向北进发,控制阿让唐,但之后,她由于某些原因并没有继续前进,可能是由于国内贵族们的誓言让她过分相信他们会为她轻易集合军力,所以选择了休整。对此,九百年后的我们永远也无法在一窥究竟。可是我们现在能够知晓的是,就在她踌躇之时,她遭受了人生中灭顶的背叛。

拥有权势的斯蒂芬——玛蒂尔达的表兄抓住了这国家亟需新国王的时机,在温切斯特支持者的拥护中加冕为王。他迅速地安排加冕礼,接受了涂油礼,强调自己这一行为已然得到了上帝的认可,同时,这也为内战埋下了种子:两位同样具有合法继承的王储,玛蒂尔达是先王唯一的合法继承者,而斯蒂芬已带上王冠,前者“暂落江湖”,后者高居庙堂,显然胜利只会属于其中一方。

当玛蒂尔达还停滞于数百里的法国时,斯蒂芬已得到了部分强大贵族的支持,他似乎胜券在握,尤其是在赢得格罗斯特贵族罗伯特同意入其麾下后。为了巩固王权,斯蒂芬需要扩张国境、控制诺曼底领土,期间他花费了一年之久的时间跨越海峡,此时斯蒂芬的军队内部混乱不堪。玛蒂尔达得到消息,斯蒂芬在诺曼底的势力四分五裂,同时,斯蒂芬与罗伯特之间的同盟关系也出现了巨大的裂隙。

这一场战争于1138年6月,形式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内战爆发

1138年,具有强大力量的罗伯特公开声明支持玛蒂尔达,玛蒂尔达已经开始拥有推翻斯蒂芬统治的第一份力量,她具有正统的血脉,是唯一可以质疑斯蒂芬加冕王位神圣性的人。于是1193年,玛蒂尔达时隔数年,重新踏上了英格兰的土地。虽然她的军队力量仍是不及斯蒂芬,但她的拥护者却是日益增加。

在之后的两年中,内战爆发。

1141年,忠于玛蒂尔达的军队打败了斯蒂芬并囚禁了他。抛开战争的悲痛,玛蒂尔达即将迎来重拾王位的凯旋之日。这场胜利是她战斗了六年才得到的,她明白此时必须得到教会和人民对她的身份的认可,就代表了她需尽快完成她的加冕仪式。

玛蒂尔达:与政权顶峰一步之遥的准女王

可就在玛蒂尔达开始为加冕礼做准备之时,关于她的不利言论却是与日俱增:权贵认为她及其傲慢并傲倨矜持。随着不满的呼声越来越高,各种力量都开始发挥作用,而通过伦敦市民征钱作为激化矛盾的导火线,真正导致了人民对这位准女皇的憎恶。

加冕仪式再一次出现了变数。阻挠玛蒂尔达攀上权利中心的不仅是人民的不满,而且于此同时,忠于斯蒂芬的军队则开始整肃军力极力扩张。

仪式当天,当伦敦城门大开,迎接她的不是欢呼的人群,相反,愤怒的暴民把她驱逐出首都。而拥护者的再次倒戈,导致她在战事中被捕,幸运的是她偷偷逃脱,但她最大的支持者罗伯特却身陷囹囫。而作为救赎他的筹码则是必须放弃斯蒂芬这个囚犯。1142年,在哀鸿遍野的牛津,斯蒂芬包围了玛蒂尔达。但她孤注一掷,选择了逃亡。

不幸中的万幸是,她成功突围了包围圈,却表示了她这一生注定与王位再无合体的可能,也永远无法实现她的政治构想了。

后记

在亨利一世去世十九年后,玛蒂尔达带着她的儿子,也就是历史上的亨利二世重回到了英国皇家之席,玛蒂尔达放弃了为此倾其数年的政治理想,而选择辅佐她的儿子登上了这一宝座,也可谓是她这一生中最伟大之举,当然,这是后话。

在800年前,“男性作为权利的主人”这一定式在中世纪无人质疑,或许当玛蒂尔达作为第一个敢于宣称自己有权利成为英格兰君主的女人,挑战男权,像国王一样追逐权势时,就早已注定玛蒂尔达这传奇的一生。

作者: 大谢
简介: 人生在勤,勤则不匮。
相关专题 英国皇室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