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132

当英国王室的黄金单身汉、阿富汗战场的飞行员兼炮手、毛发依然茂密(自家的脱发基因还没有被激活)的哈里王子被媒体曝出正在和有一半黑人血统而且还比自己大的离异美国二线女演员梅根·马克尔(Meghan Markle)交往时,媒体和群众的情绪相当复杂。

保皇派或许觉得只有格雷斯·凯丽级别的白人女明星才配得上大不列颠的第五号王位继承人,可怜了梅根被暴民们一顿狂轰乱炸,甚至收到死亡威胁。

哈里王子

“她妈妈要挤过一大群摄影记者才能进入自家的大门;有狗仔多次试图非法进入她的住宅;媒体向她的前男友送钱,希望能从他们口中得知她过去的私生活;她生活中的朋友、同事和亲人都遭到媒体骚扰。”

忍无可忍的哈里终于从肯辛顿宫(威廉一家和哈里的住处)发出一篇400多字的长文,谴责媒体对女友梅根的“侮辱和骚扰”,以及“社交媒体上和网络评论中赤裸裸的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

英国王室直接手撕媒体,尤其是社交媒体,实在是罕见之举。一方面,哈里王子可能真的是护花心切;另一方面,这标志着英国皇室的年轻一代正在摒弃过去对媒体报道“保持沉默”的行事方式,开始发起正面回击。

哈里王子一直以来都对媒体采取的是逃避和不理睬的态度。他军队里服役了近10年,曾两次前往阿富汗前线作战,对此他表示,“这是我逃避媒体关注的最好的办法”。随着哈里退役后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公众视野从事慈善活动,他也渐渐开始直面媒体,甚至向BBC承认自己不应该对母亲之死保持缄默。他还说,“承受痛苦并没有什么,只要你还能谈论你的痛苦。这并不是示弱,软弱是你有问题但还不承认,还不解决。”

这不,哈里王子这次就卷起袖口亲自上阵解决问题了。

历史上看,英国王室很少会对疯狂的媒体报道作出反应,但这种老办法在全民皆媒体的时代似乎行不通了。2015年,肯辛顿宫也向媒体行业发出了一则措辞严厉的声明,称“媒体对乔治小王子一举一动的监视越来越极端”,有记者为了拍小王子甚至躲在汽车后备箱里。

然而和90年代那些堪比特工的逆天狗仔比起来,这种躲后备箱的招数实在是相当拙劣。比如1992年的“鱿鱼门”事件,《太阳报》公布了黛安娜王妃和异性“密友”詹姆士·吉尔贝的一段对话录音,对话中吉尔贝亲密地叫黛安娜“小鱿鱼”(Exo me?),黛安娜则表示自己害怕再次怀孕,称和查尔斯之间的生活是“真正的折磨”。

当然还有同年的“卫生棉条门”,查尔斯亲王和当年的老情人卡米拉(现在已成正室,说来算得上是真爱?)的一段电话录音也被媒体曝光,对话中查尔斯表示情愿当卡米拉的卫生棉条(好远大的理想)。此外,约克公爵夫人(女王次子安德鲁王子的前妻)还被拍到被美国富商吸吮脚趾头;黛安娜王妃更是在狗仔的疯狂追击下命丧车祸。

但现在,作威作福的已经不是英国本土的黄色小报,如今的狗仔在英国媒体行业监管机构“独立媒体标准组织”(Independent Press Standards Organisation,IPSO)的看管下已经不敢那么猖獗,他们甚至接到了IPSO对报道梅根的禁令。但不受管辖的国际媒体,特别是活跃的网络新闻平台和社交媒体,成为了王室自卫反击战的目标。

在过去,王室还可以和传统媒体谈条件,以达成一些对双方都有利的交易。比如说王室会邀请媒体来参加他们的活动,让媒体一次拍个够,然后剩下的时间就别来烦扰。但梅根的遭遇表明,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上的评论是王室根本无法控制的,年轻的王室成员只能站出来直接对公众喊话。

哈里王子

哈里王子的这封信到底能有什么效果?如今梅根依然在不断接到死亡威胁,娱乐小报对他们这段恋情的兴趣依然不减。仔细读来,这封措辞严厉的信充满了自怜意味,有一股“可怜的我”的深闺怨气,厚脸皮的媒体肯定是不吃这一套的,那公众的同情呢?

哈里在信里说,这不是一场游戏。或许王子要对抗的是当前这个世界的大难题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而吃瓜群众根本理解不了王子的深意,他们都理解成王子这么认真地写声明,看来是要求婚了。

这几天,哈里王子正代表英女王访问加勒比海国家。但现在大家关心的不是他在访问中做了什么,而是他和梅根的婚期是什么日子。

或许哈里还是应该听女王祖母的话:不要去抱怨媒体,不理就是了。

作者:Miss Piggy  原文来自微信公号:有调调儿

相关专题 英国皇室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