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剑桥游玩一天,离开后又回到了伦敦,之后的日子都在伦敦周边游玩。英国作为曾支配过世界的一个国家,最为直接的证明其实就是其作为世界中心的证明。什么是世界中心呢?中国曾是世界中心,那个时代的中心点就是郑州登封,这是内外公认的,内有周公“证日影,以求地中”,外有达摩自印度而来,因“中土有大成气象”,在此处传教。而英国就是1884年国际经度学术会议召开时的世界中心,会议决定以经过格林尼治天文台的子午线为零度经线,是为本初子午线。

Greenwich Prime Meridian at the Royal Observatory

其实天文和人文从来都是不分家的,一个国家天文的强大,体现的是这个国家人文的强大,反过来天文的强大也能促进人文的强大,而对于天文的话语权把握正是人文能力的直观表现。

格林尼治位于伦敦的西南部,泰晤士河南岸,可以乘坐轻轨从伦敦到达。格林尼治天文台位于格林尼治公园的小山之上,在山上可以看到山下的旧皇家海军学校和泰晤士河。来到格林尼治天文台,每个人都会做的事就是跨立在本初子午线上去拍一张照片,这是因为正是这条0度经线划分了东西半球,所以当跨立在其上的时候,你就是一只脚在东半球一只脚在西半球,怎样,有趣吧。

London Greenwich

旧皇家海军学校,就位于山下,本身是一所医院,1873年正式作为海军学校使用。校园的建筑非常漂亮,曾有许多电影在此取景,而我就是因为看了《雷神2》,才会来到这里参观的。

其实正是因为当时英国的社会强大,所以才会建造天文台(一个贫弱的国家是不会建造天文台的);而天文领域的领先,促使英国人的航海技术领先于世界,而正是航海技术的领先才使得英国成为了日不落帝国,当时世界的霸主。因此,才使得格林尼治的子午线成了0度经线,英国成了世界中心。这就是天文和人文关联性的一个明证。

格林尼治天文台

子午线就是地球上指示南北的经线,地球上的每一个点都有自己的经线,所以每一个点都有自己的子午线。可是作为世界中心的子午线,如今只有一条。可作过世界中心的子午线,我见过两条。正如前文所言,郑州登封曾是世界的中心,这里也有一座天文台——古代的天文台,它就是登封观星台。

观星台位于登封东南,历朝历代都有天文学家来此进行天文观测。现存的遗迹中最早的是一座建于唐代的石表,上刻“周公测景台”五字。而观星台的主体建于元至元十三年(1276)。当时,忽必烈在全国修建了二十七个天文观测台,登封观星台是其中的中心观测站,郭守敬常年在此地观测星象,在1281年编制出了当时世界上最为先进的历法——《授时历》。《授时历》诞生之后,成为指导农民进行农业生产的历书,在其指导下,元代的农业生产恢复迅速。

元朝国力强盛,所以有能力去建设观星台,有了观星台,郭守敬得以编写出《授时历》,有了《授时历》,促进了农业生产,元朝的国力更为强大。这又是一个天文和人文的关联性的证明。其实我想说的很简单,能发展得起天文技术,就是国家实力的体现。天文技术发展的同时也带动了一些附带技术的发展,反哺促进经济发展。天文和人文从来不曾分开,也永远不会分开,格林尼治天文台为英国稳固了海上霸主之地位,成就了辉煌的日不落帝国,也成就了英国“世界中心”之地位,本初子午线并不仅仅只是本初子午线那么简单。

作者: 冯宇豪 | 微信: 送你一匹马
简介: 喜欢读书、旅行、摄影。初高中利用假期时间独自一人外出旅行,大学以后,由于办签证的便利以及假期时间的增多,有更多时间前往各地游玩,每次游玩都会写一些游记,自以为乐。
相关专题 London | 伦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