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英国人,人们常常形容他们是缄默而喜欢自嘲的。吹嘘自己的成就可以说是一件不礼貌的事情。你大概可以想象,当我看到本文题目里这个问题时是多么的气愤,我难以相信有人会认为在英国生活的我们更能容忍傲慢。但是当我细细想我对这件事的反应时,我才意识到:哦,这就是一种傲慢。

无声的傲慢?

英国人
英国式的傲慢通常与美国式的傲慢表达方式不同,后者(不太公平地说)往往表现为高傲无礼地大肆吹嘘。相反,英国人的这种傲慢常常无声地体现在一些想当然的固定思维中。就比如说,英国人认为自己是不可能傲慢自大的。众所周知,在国外的英国人好像觉得他们遇到的每个人都理应会说英语。有些人甚至以他们只掌握一门语言为荣,就好像学习另一种语言就是对另一种文化的屈从似的。幸好,不是所有英国人都这么觉得。

私立学校的洋洋自得

古老的英国教育系统中生长出了另一种表现形式更加招摇的傲慢。大约93%的孩子上免费的公立学校;另外7%去收费的私立学校,大部分是寄宿制学校。有些英国人非常坚信正是这种私立教育助长了英国人的优越感。我们的首相,伊顿公学出身的大卫·卡梅隆便是个极好的例子:确切地说他并不傲慢,但是却对自己的身份表现出极强的优越感。虽然极端,但真实存在的是,有一小部分接受私立教育的学生确实表现出令人难以忍受的自负,尽管他们并不喜欢夸耀自己,但自恃清高得足以称得上傲慢。

一睹傲慢者的万神殿

在开始动笔写这篇文章之前,我想到了七个著名且尤其傲慢的英国人。在维基百科上快速检索过后,我确认了他们全都在青年时期接受过私立教育。当然,许多公立学校的毕业生也是自命清高,而私立学校中也不乏极其谦逊的人们。但是鉴于手头有限的研究和调查,私立教育确实与傲慢态度间有着一定的联系。

现代著名的媒体人物Jeremy Paxman,Piers Morgan,Simon Cowell 和已故的 Christopher Hitchens都在我的名单上。剩下三个,分别是19世纪的诗人拜伦勋爵,英王亨利八世和虚构的间谍James Bond。名单上的七个人全部都是男性,看来英国特有的这种傲慢是完全男性化的。拜伦一度被形容为“疯狂、邪恶且危险的”。从字面上去读这条评价,我想你肯定不会请他来喝茶吧。但奇怪的是这种描述恰恰起到了相反的作用:拜伦被披上了神秘的色彩,引发我们无限的幻想。这是为什么呢?我想至少一部分理由可以用一个词来解释:渴望。我们中的很多人心中都有这样隐秘的渴望,宁愿成为这样的一位人物,一个像拜伦勋爵一样的“坏人”。

我们暗自钦佩这样的自信吗?

那么能否用渴望来解释一向谦卑自律的英国人却似乎更能宽容傲慢自大呢?让我们来看看名单上的其他人是否符合。只有一位——Morgan广受斥责,他的妄自尊大令人难以忍受。看看其他人:Bond是全民偶像,全世界的人都会承认他们也渴望这样在危险中游戏人间的生活方式,刺激又迷人;Cowell非常成功并且无比有钱;Paxman以他对政治采访的严肃态度而大受赞赏;Hitchens则以他的强势风格和坚持原则拒绝妥协的气度,吸引了一大波虔诚的粉丝崇拜与追随。尽管这些男人表现出毋庸置疑的傲慢,七个人中间有六个却还是大家白日梦中渴望成为的目标。

专属于英国人的特性?

这种渴望与赞赏可能不只是英国人有,并且我也不相信英国人是极端傲慢的族群。我以上列出的“自负七人组”是个例外,他们不能反映普通英国人的态度,尽管他们如此高的知名度根植于一种真实的渴望——普通人对拥有那般自信的渴望。在每一个沉默平凡的英国小伙子心中,都有一个成为007的梦;哪怕只是内心的一小部分,依然蠢蠢欲动地渴望成为“疯狂、邪恶且危险”的人。

文章来源:译言精选

作者: 蕃薯
简介: 我爱吃蕃薯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