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苏格兰也有三宝,那我想必须是高地风光、Kilt裙和威士忌了。用山泉和大麦制成的威士忌,被这里好酒如命的人们称为“生命之水”。对酒类稍微有些了解的人一定熟悉芝华士(Chivas)、尊尼获加(Johnnie walker)、皇家礼炮(Royal Salute)、百龄坛(Ballantine’s)这些鼎鼎有名的品牌,他们都是苏格兰的著名威士忌。记得当时在阿勒泰过冬时,大家还费大力气搞了一瓶Johnnie walker的黑方,几瓶额河下去后刚准备开就被我拦下了:“这个是好酒,咱们留到哪天开心的时候再喝!”但是这瓶黑方我们就再也没喝过。

我们的目的地选定在了位于北部山区中的著名单一麦芽(Single malt)威士忌酒厂——格兰菲迪(Glenfiddich)。比起前面提到的那些混合型威士忌,Single malt更受苏格兰本地威士忌爱好者的推崇。而Glenfiddich的厂址位于群山之中,想必风光也一定不错,于是乎我们一行共五人便成团驱车前往。

Glenfiddich

之前倒是沿着007和M夫人驱车驶过的西线往罗蒙湖、威廉堡方向走过(详见《苏格兰高地A82、A87公路自驾游》),不过这次我们挑选了从东海岸向高地进发,经苏格兰英雄威廉·华莱士战斗过的斯特灵(Stirling)和海边孤独的Dunnottar城堡,至北海石油重镇阿伯丁,最后深入到山区中的Dufftown。

一曲《老司机带带我》伴我们驶出了格拉斯哥。11月,已经入冬的苏格兰虽然没有极端的寒冷,但也已经到了不适宜出行的时节。然而,拜北大西洋暖流所赐,这里的冬季依旧生机勃勃、斑斓多彩。不出十分钟,就已经完全离开城市,融入到自然中。一路都是原野,很舒服。

英国的高速公路不收费不设卡,而且有些高级别的公路直接与城市内的主干道连接。不过这边路况也相对一般,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靠左行驶不习惯的缘故,总觉得路更窄一些……每次超车时都提心吊胆的……

自驾苏格兰

谷歌的一路指引还算很精确,不过这边冬季的白天实在是太短了……我们经过邓迪(Dundee)后,太阳便逐渐地向地平线倾斜了,洒下一片晚霞。夜幕降临后,我们到达第一天的目的地阿伯丁。一路天气都很棒,然而这里却一直在下雨。于是冒雨摸黑找了个中餐馆(实际上很不正宗……),回到租住的公寓中靠谁是卧底和猜词游戏度日。

翌日,天一亮我们便出发继续赶往Dufftown。逐渐进入山区后,沿途风景也在慢慢变化。虽说阿伯丁是英国石油之都,不过这边的风力资源也是非常丰富,随处可见大型风机。道路渐窄,沿途景致也变得更加原始幽深。在翻越距离Dufftown不远的一座山时,路上居然已经开始有了积雪。

Glenfiddich酒厂

最终我们顺利抵达了到处都飘散着浓郁酒香的Glenfiddich酒厂,穿着苏格兰裙的老爷爷热情地迎接了我们,一个名叫Molly的小姑娘担任我们今天的导游。

游览是从一段关于Glenfiddich的记录影片开始的。带上古朴的大耳机,诶,居然还有中文旁白。而且影片的制作确实很见水准,比起一些乱七八糟的宣传片,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总而言之看了这个片子,我就知道今天这地方应该算是来对了。

Glenfiddich酒厂

我们的讲解员Molly才18岁,酒厂仓库中堆成山的橡木桶中的绝大部分都比她要年长(当然好多也比我大,我很年轻的)。她在这里也只是兼职,不过对于威士忌的酿造工艺和Glenfiddich的历史,她早已烂熟于心。而且看得出来,她确实是热爱这方面的文化,否则绝不会有如此热情。

Glenfiddich至今仍是家族企业,而且在这里工作的的酿酒师、桶匠们也是代代相传,如此延续了一个多世纪。时下热门的“工匠精神”,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保留。酒厂内由于空气中酒精含量较高,安全起见不允许使用电子设备,所以照片拍得不多。各类原料经过发酵、酿制后会来到下面的Spirit Still,到了这里,威士忌基本就已经制作完成了。

Glenfiddich酒厂

Glenfiddich的仓库中有一桶1957年生产的陈年威士忌,是世界上唯一一桶超过半个世纪的威士忌。酿酒师们估计,由于经年累月的蒸发,这桶酒可能剩下的不多了。而即便如此,这样一桶酒仍会卖到200万英镑的天价,即便是小小地品尝一口,也要1000镑。

来了酒厂,自然是要品一品地道威士忌的。Molly拿出了12年、14年、15年、18年的威士忌供我们品尝,不得不说,厚重的大麦带来醇厚的口感,配合不同酿造工艺产生的不同香气,让这金黄色的液体着实迷人。本是舍不得浪费任何一滴的,然而毕竟还要驱车赶路,每种威士忌只能浅尝辄止……好在在苏格兰,Glenfiddich威士忌还是能够比较方便地买到,看来只能回去找机会再享用了~

Dunnottar Castle

返程途中,我们趁着天色没黑,赶到了Stonehaven附近的Dunnottar Castle。虽然现存建筑大部分是15、16世纪的遗存,不过这里自5世纪起便已经是战略要地。1640年,英国爆发光荣革命并推翻君主制,护国主克伦威尔下令销毁一切与王室相关的徽记、饰物,但作为王室至宝的“苏格兰荣光”——珠宝镶饰的王冠、宝剑和权杖,则被带到这座城堡中藏匿了起来。

而如今,残垣断壁。游人也多不是凭吊历史,只是来此欣赏绝美的风光。之前在网站上查到,门票还要7镑,不过刚一停车便发现“城堡因大风关闭”的告示,售票人员也已无踪影,但是这里依旧游人如织,游客们还是会来到海边观瞻一番。城堡伫立在深入海中的小半岛上,四周悬崖陡立,只有一条小路与陆地连接。四下里惊涛拍岸,很是凶险。

Dunnottar Castle

然而,苏格兰风云变化实在太快……前一分钟晴空一片,然而马上,远处出现了彩虹。今天,我也终于见识了人生中最美丽的完整双彩虹,旅途都圆满了~都说是雨后彩虹,可是,这彩虹裹挟着乌云离我们越来越近……慢慢地就可以看到,彩虹与海面相接的地方升腾起一片白雾——那是暴雨洒在大海上……为了避免被淋成落汤鸡,便只能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此次原本计划由Dufftown继续向北至尼斯湖后沿西线返回,但是由于路途过于遥远且白天太短,只能砍掉了风景更美的西线小半路程。不过还好曾经经由西线前往威廉堡、天空岛,下次再介绍西线更美丽、更适合观光旅游的路线和风光。

相关阅读:威士忌之路,穿越苏格兰的史诗公路旅行

原文来自: Ricky刘

相关专题 Scotland | 苏格兰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