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丹出轨了。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很科学。

我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讲的是一夫一妻制的影响。这篇文章的主要结论是,在一夫一妻制的条件下,受益的是下层阶级的男性和上层阶级的女性,而上层阶级的男性和下层阶级的女性则一无所获。如果我再往下推理,你肯定懂了。

下层阶级的男性和上层阶级的女性最喜欢抨击婚姻出轨,占据道德高地;而上层阶级的男性和下层阶级的女性,相对而言,对出轨的态度就比较暧昧。

林丹

为什么呢?这很好理解。从进化的角度来说,女性更喜欢依赖于经济地位较高的男性,这样确保自己的后代能生存下去;而男性倾向于与更多女性交往,这样自己能拥有更多的后代。在阶级社会中,如果没有一夫一妻制,那么最自然的现象就是富者妻妾成群,穷者打一辈子光棍;但是我们是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不能纵容这种婚姻不平等现象,所以就有了一夫一妻制。

一夫一妻制以外力的手段强制实现了性资源的平等分配,从而促进社会成员的身份平等和情绪稳定。但是我们知道,这毕竟是外力手段,而不是自然体系,自然体系一定有一种冲破外力手段的倾向——上层阶级的男性为了寻求性资源,下层阶级的女性为了改善自己和后代的生活——而具有自然的出轨动机。(当然底层男性也有,但被抑制了。)

所以你在公众场合看到的出轨,大多发生在上层男性和下层女性之间。许多男星,开始的时候是模范老公,一旦爆红,马上绯闻缠身。而更多的女明星,默默无名的时候经常当小三,一旦自立,出轨的心就驯化了。所以你看,这就是许多作者所谓的“出轨的基因”,它其实就是进化的力量。

当这种进化的力量和阶级社会搭配在一起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一种怪现象。越是经济的上流阶级,他们就越容易出轨,而且出轨了还不当回事,小事一桩,继续该赚钱赚钱,该玩玩。但经济的下层阶级,他们出轨就更难,而且一旦出轨,还被人知道了,那可就是大事了,亲戚不会给好脸色,朋友们可能众叛亲离,日子一定不会好过。

这是谁发现的呢?英国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这里我引用一段《国富论》原文:

“各文明社会中,即阶级区别完全确立的社会中,往往有着两种不同的道德上的主义或体系并存着。一种是刻苦严肃的体系,另一种是自由散漫的体系。前者为普通人民所尊敬,后者为上流社会所采用。我想,对于轻浮这种恶德,所非难的程度构成了二者的主要区别。奢侈放荡、昏乱享乐、破坏贞操只要不达到虚伪邪恶的程度,自由散漫的体系就会宽容看待;而严肃的体系则予以嫉妒憎恶和嫌弃。轻浮的恶德对普通人而言通常是倾家荡产的,普通人的滥费会让他永远没落,而数年的放荡不一定会让一个上流人士没落。”

亚当·斯密的观点是,之所以下层阶级对道德要求严苛,就是因为他们犯错成本太高了。奢侈浪费,不思进取,乱搞男女关系,对下层阶级来说后果是很严重的,搞不好就是威胁到生存的问题;但是同样是这些恶德,上层阶级不怕啊,他承受能力强,虽然口碑恶化,合作伙伴减少,但起码底子在,能力在,资源在,不至于落得一个悲催的境地。

亚当斯密

所以你看,道德这东西是不是相对的?对于林丹这种上层阶级来说,我们也许口诛笔伐,但是人家不怕,对他们来说,这就是小事一桩啊。上层阶级,不管是上层娱乐圈,上层政治圈,还是上层企业家圈,他们在这方面的道德体系就是宽松的,因为只要别犯法,别搞出人命,就没什么大问题。但是同样的道德瑕疵,放在下层人民的圈子里就不一样了。

别看有些人今天义正言辞,也许有一天他进入上层圈子,就会发现,道德原来没有那么严苛。许多事情,看似天理难容,但造成的危害其实没有这么大。

还有一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精英,天天一副对道德伦理无所谓的样子,但如果有一天他堕入窘境,艰难生存,他还敢随意放纵关系,随意得罪人吗?他肯定规规矩矩,不敢惹事了。

所以你应该宽容出轨,还是应该苛责出轨呢?想一想自己的阶级就好了。

作者:长者  原文来自微信公号:长者哲学

注:原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