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的华勒斯典藏馆并非以其收藏令我印象深刻。当然,它的收藏质量值得惊叹;但这座建筑本身的室内装潢,一桌一椅、一瓶一画即是洛可可风格(Rococo)在当代的有机延续,它胜过一切试图阐述该风格的说明样本。要想切身体会十九世纪英国人眼中的“法兰西品味”——洛可可风格,这间典藏馆无疑是正确的选择。

The Wallace Collection

典藏馆的收藏范围从中世纪、文艺复兴的艺术品,到十八世纪的法国艺术;并且,它有着大不列颠最好的王侯军武器与盔甲的收藏。这些藏品来自赫特福德郡(Hertford)的前四位侯爵,及第四位侯爵之子理查德·华勒斯爵士(Sir Richard Wallace)。理查德·华勒斯的遗孀华勒斯夫人(Lady Wallace)在1897年去世之际,将藏品赠予英国国家。1900年开始,于伦敦曼彻斯特广场的其家族故居赫尔福德公馆(Hertford House),华勒斯典藏馆正式面向公众开放至今。

Small Drawing Room

小会客厅(Small Drawing Room)展示了从摄政时期(Regence,1715-1723)到路易十五(Louis XV,1710-1774)前期的洛可可风格演变。早期的洛可可依旧受巴洛克风格(Baroque)影响,并吸纳了东方主义设计(Orientalism Design)和非对称构成的元素。同时,东亚的舶来品瓷器和漆器迅速在洛可可的新世界流行起来。

Reynolds Drawing Room

事实上,洛可可在1730年代的法国发展至高峰,被广泛表现于绘画、雕塑、建筑、家具等形式。36岁早逝的天才安东尼·华托(Antoine Watteau,1684-1721)和弗朗索瓦·布歇(François Boucher,1703-1770)是当时期的代表艺术家。理查德·华勒斯爵士在世时将这里称为雷诺兹会客厅(Reynolds Drawing Room),因为房间里悬挂的大部分作品来自英国伟大的学院派肖像画家乔舒亚·雷诺兹(Joshua Reynolds,1723-1792)。

Oval Drawing Room

在第二侯爵夫人时期被用作舞室的椭圆客厅(Oval Drawing Room)集合了晚期洛可可的杰作。弗朗索瓦·布歇与其弟子奥诺雷·弗拉戈纳尔(Jean-Honoré Fragonard,1732-1806)是这一时期的领军人物。其中一副肖像的主人公是交际花、路易十五的情妇庞巴度夫人(Madamede Pompadour,1721-1764),为了促进大众接受她的新身份“国王的红颜知己”,她委托布歇作肖像画,以感性、典雅的形象倚立于公园中。

Sixteenth Century Gallery

十六世纪长廊(Sixteenth Century Gallery)陈列了文艺复兴时期的美术作品。理查德·华勒斯爵士是这里大部分作品的收藏人,与其他十九世纪的收藏家一样,他亦着迷于中世纪与文艺复兴艺术。而理查德的父亲第四代侯爵更称得上十九世纪最棒的收藏家,正是其将英法两国的文化品味相结合,为此后华勒斯典藏的核心风格特征奠定基础。第四侯爵贮存了许多大尺寸的艺术品,是一位重要的展览作品出借人。

再往上的第三代侯爵,与英国国王乔治四世(King George IV,1762-1830)交好。他是家族中第一位对收藏展现出浓厚兴趣的继承者,在世时得到了意义非凡的十七世纪荷兰画作、法国家具、法国赛弗尔(Sèvres)瓷器,及鎏金铜。

The Wallace Collection

通往庭院的餐室(Dining Room)曾是理查德·华勒斯爵士及其夫人每日就餐之处。里面的作品来自新古典主义雕塑家让·安东尼·乌敦(Jean-Antoine Houdon,1741-1828)、宫廷肖像画师让·马克·纳提尔(Jean-Marc Nattier,1685-1766)和洛可可风格画家让·弗朗索瓦·德·特洛伊(Jean François de Troy,1679-1752)。

现在的中庭被改造为咖啡厅,不再露天,覆上了玻璃顶。与其他博物馆一样,这个休憩区是整栋楼中唯一可以饮食饮水的地方。建筑立面粉白相间,晴雨天都有一番好景致。看多了繁复精致的展品,坐在院子里便是连手机也不愿意碰。

The Wallace Collection

从庭院的楼梯往地下一层走去,是图书馆和修复艺廊,艺廊演示了受损藏品的修复过程及原理。另有一些短时专题展览设置在地下室,但鲜少有游客接近;展厅里的工作人员昏昏欲睡,如果你愿意和他攀谈两句,大概就会知道“热情得令人受宠若惊”是什么体验。这些专题展大都具当代性,并非以中古收藏为主。

平心而论,这种“贵气逼人”类型的博物馆在大不列颠还是数得出一些;如果不加思量其文化语境一扫而过,大概华勒斯典藏馆也只会在脑中留下“耀眼”、“精美”之类的印象。但要是以寻觅艺术史长河中,洛可可留下的点点星芒之心态去探访,就会触摸到真实而完整的历史切片。华勒斯典藏馆并不是因着几件镇馆之宝而出众,它自身,即是一件珍贵的传世品。

原文来自:Sander Chow 布林客BLINK

相关专题 London | 伦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