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_double_12_728x180

《牛津英语辞典》的首席词源学家Philip Durkin选取影响英语发展的五大事件,透过历史发展和变革简单了解英语的形成和变迁。

盎格鲁-撒克逊人(Anglo-Saxon)的定居

精确得出某种语言的产生时间是非常不易的,但就英语而言,我们至少可以说在盎格鲁-撒克逊人入主英国之前,英语还未作为单独的实体存在。我们对这段时期所知甚少又多不肯定,但我们确切知道日耳曼人在5-6世纪从欧洲大陆西北部海岸线入侵英国并定居下来。入侵者们都讲着日耳曼语(这种语言与其他语言融合孕育了荷兰语、弗里斯兰语、德语、斯堪的纳维亚语以及哥特式语言),我们可能无法知晓日耳曼语与其大陆邻居的语言有何不同。但是我们相当肯定的是,很多定居者都和他们的一些北欧邻居讲一种语言,然后并非所有定居者都以同样方式说话。

我们之所以对这个时期的语言状况所知甚少,是因为直到几个世纪之后才或多或少有了西北欧日耳曼语的书面记录。当古英语书写材料在7-9世纪出现时,其区域性差异是很多的,但后期发展中差异没有实质性加大。这就是9世纪时英格兰的“缔造者”阿尔弗雷德大帝称之为“英语”的语言。

盎格鲁-撒克逊人抵达英国之时,凯尔特人早已在那里定居,但是在现代英语当中凯尔特语言鲜有踪迹可循。一些学者提出,凯尔特人的语言可能对英语的语法发展有过潜在的影响,特别是该国的一些地区,但这一观点非常值得商榷。已知的由凯尔特语引入古英语的外来词数量非常小。在现代英语中存留至今的词包括Brock(獾),以及Coomb(一种山谷),以及一些地名。

斯堪的纳维亚人的定居

接下来的入侵者就是挪威人。从9世纪中期开始,大批挪威入侵者在英国定居,尤其是在北部和东部地区。而在11世纪,整个英格兰归属丹麦国王克努特统治。古代挪威人独特的北日耳曼语对英语的影响很大,所见最明显之处就是英语从他们那里引进了很多词。这里包括一些非常基本的词汇,比如Take,甚至是一些语法性词汇,如They。这两种语言都基于通用的日耳曼语,也就意味着在古英语和入侵者的语言中还存有很多相似之处。一些词,如Give,可能显示的就是一种拼写方面的杂交,其出现时间可以追溯到古英语和其他土著古斯堪的纳维亚语。然而,这两种语言的相似之处是如此巨大,在很多情况下,都无法确认一个特定词汇或者拼写的准确起源。挪威语给英语语言带来的大部分影响(包括大量的外来词汇)直到接下来英语历经了巨大的历史和文化变革(被诺曼人征服之后)才进入英语书面语。

1066年及之后

诺曼征服(The Norman Conquest)后的几个世纪里,英语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称之为中世纪英语期间,古英语异常曲折变化的系统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普遍使用的英语口语,系统上它与今天所使用的英语无二,它不像古英语那样,在语法中极少使用区别性的词汇结尾。英语词汇表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融入大量来自于法语和拉丁语的外来词,加上之前提到的已经存在的斯堪的纳维亚语,后者已经慢慢在书面语中出现。

古英语,像今天的德语,表现出来的趋势就是为外来词汇和短语(虽然古英语和现代德语中有很多外来词)寻找本地语言中的同义词,尽管中世纪英语孕育了这个习惯并延续到当今的现代英语,那就是保留易于容纳的外来词。英语、法语和拉丁语中的三语并存现象在商业界和专业界是普遍存在的,也就是单词能轻松地从一种语言进入到另一种。您只需简单翻翻任何一本英语词典的词源学就会发现中世纪晚期大量的法语和拉丁语进入到英语中。这种趋势伴随着对古代书籍研究热情的爆发延续到近代初期。

标准化

中世纪晚期及近代初期,苏格兰边界南部的英语标准化呈现出稳定态势。伦敦的书面语和口语持续发展,并逐步影响到英国大部分地区。对大部分古英语而言,方言是特指某个地区讲的语言,通常也会或多或少地出现在书面中——尽管笔者师从何人何地也很重要。当伦敦标准更为广泛采用并占据主导时,特别是随着印刷新技术的出现,语言的区域性变体开始被看作是不同类的。随着伦敦标准(Standard English)在更大范围使用,尤其是在高层社会人群中和更多正式语境中使用,区域性英语变体逐渐被唾弃,因其被认为是缺乏社会声望、缺乏教养的表征。

在同一时期,英语发音也出现一系列的变化(虽然不是所有方言都同步出现),这些变化统称为元音大推移(Great Vowel Shift)。这些都是纯粹的语言学上的“声音变化”,每种语言在每个历史时期都会有类似情况发生。发音变化不是特定社会或者历史因素造成,但是它们对于变化结果的传播都起到了推动作用。其结果就是,很多大陆语言特有的“纯粹”元音在英语中消失。大多数长、短元音音组也消失了,这造成很多奇特英语发音的出现,更是让很多英语单词和其外来源词的关系更加隐晦。

殖民化和全球化

全球化

中世纪到近代早期,英语的影响力遍及英国诸岛,而且从17世纪开始,其影响力波及全世界。探索、殖民化以及海外贸易的复杂过程成为英国长达几个世纪的对外关系特性,这也在极大程度上影响了英语。英语从全世界吸取词汇,通常是通过与其他帝国进行贸易吸取的,比如西班牙、葡萄牙和荷兰之间的贸易。与此同时,新的英语变体也开始出现,每一种变体在其词汇、语法和发音上都独具特点。最近的是,英语已经成为一种通用的全球化语言,被许多非英语母语国家所使用并理解。英语语言及其发展的最终影响目前还仅限于猜测,但毫无疑问的是过去1600年间英语发生的变化和当下的影响都是一样重要的。

原文来自:牛津辞典

.

288405-128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

首页 购物 百科 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