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filiate_Summer Shop_728x90

香水对于现代世界的人们来说,似乎已经成为习以为常、不可缺少的一样好东西,气息也成为一个人魅力指数的重要指标。从古至今,人们追求美的步伐从未间断过。大部分人估计都听过这样一个段子——问曰:为什么现在法国的香水业会那么发达呢?答曰:因为他们体味太重。虽说是个段子,却也道出了香水的精髓——改变人的体味。那么香水是如何诞生的呢?现代香水业又是如何一步步发展起来的呢?

一、古代世界的香料文明

香水的历史就像人类自身一样悠久。古代的人类最初用活人献祭,后来改用羔羊,最后才用稀有珍贵的香料作为诸神的献礼。人类最早是用其未来相互吸引的,后来才逐渐学会打扮、妆点、整理他们自己和周围的生活环境。最初,远古的人类只是单纯用一些花朵、草本植物和树脂来;后来他们发现,随着温度升高,不断加热,香膏(Balm)可以散发出更加浓郁、独特的气味。在古埃及,人们燃烧芳香的树脂祭奠神灵——在古埃及人看来,树脂在燃烧时升腾的烟雾,是一种肉眼可见的“天路”,沟通了天堂与人世。这种现象催使人类创造出了“Perfume”这个词:来自于拉丁语Per fumum(原型Fumus,此处为阳性单数宾格),意即“通过烟雾”(Through smoke)。许多香料都是极其稀少、昂贵的,仅供君王和祭神。在古埃及人的概念中,一个人如果想要求得神明的怜悯恩惠,就要奉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例如树胶脂——乳香(Frankincense)和没药(Myrrh)。

古埃及人将“香气”与“永生不朽”联系起来:他们用绷带裹住法老的遗体,绷带还都得浸透芳香Oil,诸如松树(Pine)、辛香料(Spice)、没药(Myrrh)和雪松(Cedarwood)。埃及是世界上最早使用芳香Oil来滋润皮肤、增香的国家;古埃及的女人们更是在头上顶着冷却的香蜡,然后她们会点燃里面的灯芯——于是香蜡就会慢慢融化,滴落在这些女人的脸上和身上,让她们闻起来芬芳诱人。在埃及艳后Cleopatra统治时期,埃及人对香料的钟情达到了顶峰。Cleopatra本人可能是史上最狂热的香氛爱好者之一;据说,她曾把自己乘坐的驳船船帆涂满了香料,远在下游几英里之外的人们仅仅凭借这股香味就能知道“她要来了”。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埃及人臣服在她的脚下的原因,究竟是因为她的美貌,还是被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无与伦比、浓郁芬芳的气味所吸引与诱惑?

古埃及香料使用

在古埃及文化中,香料的地位如此受人推崇,就连法老都要在其死后选择香料陪葬——来陪伴他们踏上通往来世的路。在当时,最终要的一种复合香料就是“Kypi / Kyphi”。当地人在日落时分燃烧这种香料,来祭献统治天、地、冥府三界的太阳神Ra。几千年之后,在图坦卡蒙的墓穴,考古人员发现了用象形文字记载的香料配方;旁边还有一个罐子,里仍保留着Kypi的香气——令人惊讶的是,直到今天(图坦卡蒙逝世于公元前14世纪),这种气味仍然芬芳扑鼻:带着甜感、气质轻柔、香气浓郁、还带点树脂气。Kypi可以说是现存最古老、保留有配方的香料,相当于香水中的“罗塞塔石碑”(Rosetta Stone,刻有象形文、埃及草书和古希腊文,是后人解读古埃及象形文字的世界级文物,现存于大英博物馆)。有意思的是,几千年前的古埃及祭司居然已经认识到香料本身的微妙变化和内在力量,并利用这种特性来产生期待的效果。日本一所大学对Kypi进行了研究,并重塑了这款香料,他们发现,Kypi具有催眠的效果——我们不禁要问:这究竟是古埃及人所掌握的调香技能,还是只是他们在无意间的发现?

在希伯来人被埃及人奴役的时候,他们从埃及祭司那里学会了香料的制作技巧——因为希伯来人要经常接触古埃及祭司,而后者就负责制作香料。后来,当希伯来人离开了埃及、摆脱了奴役之后,他们也将这门技术一并带走了。在《旧约》中,就记载了许多希伯来人所使用的芳香Oil——其中部分Oil,如玫瑰(Rose)、茉莉(Jasmine)、龙涎香(Ambergris)等,至今仍在香水业中所使用的。

在古希腊神话中,“气味诱惑”是一个很突出的概念。古希腊人很崇敬香料,许多古希腊传说和诗歌都描写过众神对香气的喜爱。古希腊诗人经常讨论香料的使用:荷马曾赞美过香料在沐浴、按摩和治愈方面的效用,而这些用途在今天都可以称为芳香疗法(Aromatherapy)。古希腊人的诸多思维和做法至今仍影响着我们。阿波罗尼奥斯曾说过:“手腕弥漫着芬芳,正是香水绽放的时刻”。今天,还有谁不熟悉这种习惯呢?

古法香薰

古希腊人对香料的热爱延续到了罗马人身上——毕竟后者深受古希腊文明的影响。古罗马人对精油(Essential Oil)的需求非常大,他们会给生活中的每个东西增香:妻子、奴隶、马与鞍,甚至连盖房子的时候,都会在砂浆中混入香料,这样,当阳光照射到房子的时候,香料就会在温度的作用下散发出香气。这简直就是嗅觉的狂欢。古罗马人甚至设立了一个专门的女性元老官,由她来决定香料的质量和风格,这其实就是早期的香水时尚和使用礼仪。

在中东,人们流传着“穆罕默德的天堂”里充满了奇香异料。清真寺这种建筑通常都非常美丽壮观,在建造的时候,工人会在砂浆中混入少量麝香(Musk),这样可以锦上添花。玫瑰Oil和玫瑰花水都源于波斯医生兼哲学家——阿维森纳(Avicenna),他在11世纪完善了蒸汽蒸馏技术(Steam Distillation),从而能更有效地提炼精油(Essential Oil)。在改进的同时,阿维森纳还发现了酒精。这种技术的副产品就是香气花水;因此到了今天,中东地区的人们还会把大量的玫瑰花水加入到美味的食物里和洗指碗(供食客用餐后清洗手指)中。

二、英国的香料发展

与此同时,早期的不列颠人用的清洁产品(Toilettes)很粗糙。为了保护身体免受恶劣天气的侵袭,当地人通常在身体上进行彩绘,而清洁产品就是用来去除这一类污垢的。通过身体上的彩绘图案,人们可以分辨自由民与奴隶,或判断一个人是否效忠于某一部落或统治者。后来,自由民将这些彩绘图案(或者是徽章)从身体转移到了盾牌上,从而形成了家族纹章(Coat of Arms)。

然而,罗马人征服了不列颠,带来了文明、香氛、妆容和奢侈的沐浴享受,改变了原住民的认知。由于当地鲜有香料,于是罗马人引进了非常多的香料作物。月桂(Bay),这个名字源自于盎格鲁-撒克逊语中的“皇冠”一词,当地人用这种植物为凯旋的将领们编织桂冠,在当时,香料极其稀缺,价格高昂。另外,他们还用月桂叶来沐浴,不但可以增加香气,还能舒缓、放松疲劳的身体和肌肉。因此,后世流传着了一句俗语“Keep somthing at bay”,即“暂时牵制”,因为当时的人们相信,月桂可以抵挡住瘟疫。

尽管罗马人很早就把香料传入到了英国,但是香料的应用却相对短得多。当罗马人离开了不列颠之后,他们引进的一些清洁习惯也终止了。焚香(Incense)的使用最早可追溯到英国天主教时期——1065年,忏悔者爱德华(Edward the Confessor)斥资修建威斯敏斯特大教堂(Westminster Abbey),以表对罗马教廷的忠诚。在欧洲中世纪黑暗时期(Dark Ages),香氛部分地流行着;直到14世纪十字军东征归来,从中东带回异域香料,人们对香氛的热情才正式爆发。

三、最早的香水与皇室

在中世纪,匈牙利的一款“香水”(Potion)成为了欧洲的传奇,因为人们认为这种药水可能蕴藏着魔法。它是由匈牙利皇后伊丽莎白(Elisabeth of Kujavia,1305-1380)的药剂师为她量身定制的。最开始,这瓶香水被称作“匈牙利皇后水”,后来变成“匈牙利之水”。作为史上已知的第一款酒精溶剂的香水,它的主要香气来源于迷迭香(Rosemary)。可以说,这款香水是后世“古龙水”(Eau de Cologne)的前身,并且一直生产到21世纪初。匈牙利皇后用这款香水来清新肌肤,据说,她还饮用这款香水,当时的人们认为香水可以让皇后永葆青春。这样的传奇一直延续到她75岁去世——在当时,这么长的寿命非常罕见。

匈牙利皇后伊丽莎白

格拉斯(Grasse)小镇坐落于阿尔卑斯山区,有着完美适宜的气候。长久以来,格拉斯就在使用并生产芳香Oil。正是这座城镇,塑造了日后价值数亿镑的香水业。在历史上,这里是世界上最优质的皮质手套生产地。为了软化皮革,人们会将原料浸泡到尿液中;因此,生产商就亟需一些方法来为手套增香。当地的皮革商看中了芳香Oil,而且当地正好出产这类Oil;于是,商人们不仅用这些Oil来给皮革除味,还柔嫩肌肤,提供令人愉快的气味。

凯瑟琳·德·美第奇(Caterina de’ Medici)于1547年嫁给法国国王亨利二世(Henri II),她随身还带去了自己的贴身调香师——佛罗伦萨的勒内(René le Florentin)。这位调香师在格拉斯发现了大量美妙的香料,于是利用它们来为皮革增香,做成手套,献给国王亨利二世。收到香薰手套后,国王大为喜爱,追加了大量订单。官员们见状也纷纷购买,香薰手套成为风尚,人手必备。香氛与时尚最早的联系大概就始于这手套了。

这样,香薰手套将皮革商与调香师(Gantier-parfumeur)结合在一起;直到19世纪,巴黎成为了世界上最著名的文化之都,人们对格拉斯的香水、香薰产品的需求远远超过了对于当地皮革产品的需求;于是,皮革制造商不得不做出选择,或者关门休业,或者将皮革厂改成香料生产厂。

英国国王亨利五世(Henry V)曾下令制造一个金色的球,里面装满香料,包括麝香和龙涎香。在1422年,他带着这个香薰球前往阿库尔金,深信这个东西可以保护他免于瘟疫。然而,直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Elizabeth I)统治的第14或15年,香水才正式走入全英国。尽管人们为了愉悦自己会直接在身上涂香水,但当时最流行的做法是利用珍贵的香薰皮革来体验香水。Charles Piesse在他1880年出版的书,《香水的艺术》(The Art of Perfumery)中写道,牛津伯爵曾献给女王一件小山羊皮无袖上衣(Jerkin),这件上衣和女王喜欢的那双鞋非常搭配,而那双鞋就是用西班牙的香薰皮革制作的。

尽管富人们已经接受了喷香水的习惯,但广大人民却对“洗澡”这件事表示怀疑。在1630年,国王查理一世(Charles I)宣布对香皂征收消费税,导致大量的人不洗澡、散发出恶臭;而那些赶时髦的绅士们发现麝猫香(Civet)是唯一能掩盖住这种恶臭的香料。于是,麝猫(Civet Cat)成为了英国香水店的标志。

1643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四(Louis XIV)在再次宣读了《调香师约章》(La Charte des Parfumeurs),以法令的名义宣布:一名调香师如果想成为法国调香大师(Les Maîtres Parfumeurs de France)中的一员,先要做四年的学徒,然后再为一名调香大师担任三年的助理。在1680年,国王路易十四被人们称作“最香的皇帝”,香水自然成为了宫中时尚。今天,香水业仍向这位国王致以敬意:香水业用这位国王的姓——波旁(Bourbon),来作为特定原料的最高级别的代号:例如波旁香草(Vanilla Bourbon)就是最好的香草、波旁香根草(Vetiver Bourbon)就是最好的香根草,等等……

四、英国香水业的轨迹

英吉利海峡两岸的思维差异愈发明显:在英国,在身上喷香水还并不太流行(1665年伦敦大瘟疫时期,病死人群散发的恶臭让人难以忍受,于是伦敦市长下令在街上一直焚烧硫磺、硝和龙涎香)。今天,这种熏香杀毒的做法对于我们可能难以理解;但在十九世纪,巴斯德研究所(Institut Pasteur)认为肉桂(Cinnamon)和百里香(Thyme)可以杀死黄热病微生物;而其他的研究机构认为,肉桂(Cinnamon)可以在45分钟内杀死伤寒杆菌、薰衣草(Lavender)可以在12小时内杀死结核杆菌。有意思的是,一些当代的研究机构对这些陈腐、不成体系的内容正在进行科学探索。瘟疫灾害过后,人们接受了卫生、保健的概念,香氛沐浴于是大受欢迎,“桑拿屋”(Sweathouse)大量涌现,简直就跟英式小酒店(Gin House)一样多。

然而,英国并不是法国的随从,在某些情况下,它的发展情况甚至和它的邻居一样迅速、充满创意。约在公元1000年,克罗伊登(Cloydon)地区出产的藏红花(Saffron)被认为是世界上品质最好的原料之一;这种植物的生产非常重要,以至于“克罗伊登”这个名字就是来自于盎格鲁-撒克逊语言中“藏红花之谷”(Croh Denu)。在1500年,米彻姆(Mitcham)出产的薰衣草也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原料之一。尽管没有太多人知道,也没什么想法,但是英国在香水业这方面的确有着悠久传承,并且在今天,英国的香水正在经历异常新颖的“复兴”。

鼻烟(Snuff)

这就意味着,英国的香水发展之路与法国相差甚远。在法国,人们用香水来遮掩皮革散发出来的尿臭;而英国最早的调香师之一,Charles Lillie开始在鼻烟(Snuff)中添加香气。这种行为非常的时髦,1711年8月11号的《The Spectator》报纸甚至宣称,Charles Lillie将会在他的店里开展两个小时的教程,来指导大家如何使用鼻烟。在当时,Charles Lillie的门店位于河岸街(Strand)上的Beaufort大厦拐角。据说,他是英国唯一一位“靠香水生意来养活自己”的人,一直经营了30多年的香水生意。

其他同时期的伦敦调香师还包括伯利街(Burleigh)的Perry,还有William Bayley。William Bayley可能是受到了《The Spectator》的影响,于1711年在Long Acre街上开了一家香水店。之后,他搬到了Lockspur街,店铺的标志就是一个“古典英式麝香猫”(Ye Olde Civet Cat)。早在英国17世纪,人们就很容易从药剂师手上买到麝猫香膏;到了18世纪,所有时尚的绅士们都人人必备麝猫香膏。有趣的是,虽然麝猫香本身有种排泄物的气味,但却成为了挑剔的绅士们的香氛选择。

在1712年,新技术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传统的柑橘Oil(Citrus)提炼方式。在此之前,要想提取柑橘Oil,必须先用温水软化果皮,然后手工挤出Oil,而这种劳动密集型工作的产量也很少。新改良的技术就是机械挤压器,通过几排尖锥挤压果皮,迫使oil可以大量产出,远远超过之前的方法。这就让本身受广大人民喜爱的柑橘调储备更加丰富——而这种香料正是古龙水的主要成分。

Juan Famenias Floris

1730年,Juan Famenias Floris(英国香水品牌Floris London)在杰明街(Jermyn)开业了;1800年,他们为乔治四世提供产品,随后是威尔士王子;而后者在1812年授予了他们“皇家特许”的名号。为他们调制Floris古龙水的调香师是Farina兄弟,二人曾在18世纪三十年代于科隆(Köln)调制了世界上首款古龙水(Original Eau de Cologne)。

1770年,另一家重要的香水店也在英国开业了,经营者就是William Yardley,他用熊的脂肪来提炼诺福克(Norfolk)地区的薰衣草Oil。到1824年他去世的这年,他的薰衣草已经举世闻名;到19世纪末,Yardley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薰衣草生产商。随着时间推移,这家公司生产的薰衣草产品广受世界好评,在这种情况下,今天,“Yardley”这个词已经和薰衣草密不可分了。

五、法国香水业起步

1767年,Michael Adam在巴黎开了一家花店,名字叫“百花之后”(La Reine des Fleurs);1774年,更改为Piver(归属于L. T. Piver & Cie)。这家店挨着Houbigant(成立于1775年)和Dorin(成立于1780年),在后来成为了法国最伟大的香水品牌之一。

Jean-François Houbigant在时尚大道圣奥诺雷市郊路(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19号开设了他的第一家香水店。在现代香水业的发展进程中,Houbigant成为了最重要的香水品牌之一。在1882年,其调香师Paul Parquet调制了第一款包含人工香豆素(天然形态为零陵香豆)的香水“皇家馥奇”(Fougère Royale),这种香料是天然存在的人工香料。在当时,这款香水充满了革命性和突破性,是第一款“馥奇调”的香水——现已成为一单独的香系(Family)。皇家馥奇影响了Aimé Guerlain在1889年调制的香水“掌上明珠”(Jicky)——后者被普遍认为是世界上第一款现代香水。

“掌上明珠”(Jicky)

L. T. Piver & Cie和Houbigant二者成立之初都是为皮革调香的;但之后的法国大革命导致人们追求一种全新的气味,就像4711古龙水那样,更加精致。这款香水是由一位年轻的银行家,Mülhens在18世纪九十年代发售的。在当时,它既被当作一种药物,也是一款香水——拿破仑非常痴迷于这款香水。当法国占领了科隆地区之后,拿破仑下令,所有的房户都要标上数字门牌,而Mülhens的门店恰好是4711号,于是将这个标志刻在门上,围了一圈军刀——这个标志至今仍保留在香水瓶上。

在1789年,Pierre-François成立了香水品牌Lubin。Lubin位于巴黎的圣安妮大街(Sainte-Anne),其口号是“法兰西的武器”(Aux Armes de France)。与Houbigant和Piver一起,他们共同塑造了我们今天所了解的法国香水业,并使其发展壮大。对于法国香水业,同时还有其他几位“奠基人”,其中之一就是最重要的Pierre-François-PascalGuerlain。

Pierre-François-PascalGuerlain在英国学习医药学和化学,但是当他回到巴黎的时候,却要做一名调香师。他没什么名气,也没有商店愿意出售他的产品。幸运的是,他的叔叔拥有一家时尚的酒店,Hôtel le Meurice,同意让他在这里开了一家小商店,当时是1828年。他很快就取得了成功,凭着在店里的经验,他可以了解顾客的品味,为他们提供专属定制的香水。之后,他培训自己的儿子Aimé Guerlain成为一名调香师。事实证明,他的培育是值得的,因为Aimé后来调制出了“掌上明珠”。这款香水后来成为伟大的娇兰盛世的奠基石,在今天广为香水爱好者所知。两年后,Édouard Pinaud在巴黎市中心也开了他的店铺——“花篮”(A la Corbeille Fleurie)。随着香水顾客们的要求越来越独特,品牌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一场重要的变化即将发生,并将永远地改变香水业。

在1832年,J. Mero和Boyveau在格拉斯共同建立了一家专业的蒸馏精油公司。他们是第一家采用溶剂制取法(Solvent Extraction)的公司,发明者是Joseph Robert,他开创了一个影响深远的调香师世家:包括Henri Robert(香奈儿No.19)和Guy Robert(爱马仕Calèche和罗莎Madame Rochas)。这种技术在香水界就是一声巨响,因为它可以从许多的香料中提炼出更加稳定、浓度更高的香料——而在这之前,很多香料都无法提取。这大大丰富了调香师的调香盘(Palette),并且随着合成香料的发现,二者结合,共同创造了我们今天所熟知的现代香水业。

暮色香都(Soir de Paris)

同一时期,另外两家著名的香水品牌就是妙巴黎(Bourjois)和Molinard。1863年, Alexandre-Napoléon创立了妙巴黎品牌,坐落于巴黎Meslay大街。成立之初,妙巴黎专攻演员化妆品,后来才扩展到香水业。在1928年,妙巴黎发布了品牌最知名的香水——暮色香都(Soir de Paris)。这款香水的调香师是Ernest Beaux,他同样为香奈儿调制了No.5;而后来妙巴黎最后与香奈儿合并了。而在法国的另一端,药剂师Molinard在格拉斯开设了一家香水店,位于Cours-Honoré-Cresp地区。由于其香水品质出众,Molinard香水随后变的知名起来,特别是1921年的“Habanita”香水,堪称东方调先驱;同年,品牌还发布了他们的固体香膏,“Concreta”。

在第一批香水品牌崛起的时候,例如Houbigant、Piver和Guerlain,现代香水中的复合香调与香系还没有正式建立形成,此时的香水大多数都是单纯的花香;而对于男士香水而言,人们还不太能接受除了麝猫香以外的其他新的香料——因为男人们觉得其他香料都太“女性化”了。

当十九世纪步入末期的时候,工业革命为现代香水产业的发展方向提供了便利和支持,这在当时的香水行业中非常流行。在随后的五十年里,香水业从炼金术师、草药医师、家庭手工作坊转移到了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星罗棋布的工业发展状况。科学家们不断发现香料Oil的成分和分子结构,并开始用人工方法合成一些自然界尚未发现的新香料;这样,人们就获得了更多的新成分。调香师利用娴熟的技巧,将传统的、大量的天然香料加以调配,而这些新兴香料则赋予香水业真正的创造力,例如现代香水的先驱:“皇家馥奇”和“掌上明珠”。从此,便走向了香水发展巅峰——黄金时代(Golden Age)。

原文来自微信公号:高先生的有机生活

相关专题 香水

.

Rodial new year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