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376

在爱尔兰,客人一到,主人便有茶相待。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爱尔兰曾是全世界人均茶叶消费量最大的国家。如今其人均年消费量也仅次于土耳其,为2.2公斤。每日人均四杯茶,很多人六杯甚至更多。爱尔兰人饮茶常加奶或糖,比传统的英国调制茶更浓更烈,每日早起总要泡一壶早餐茶,院内一坐,啜一口茶,整个人便觉清爽了。

茶文化的形成

欧洲最早喝茶的是意大利人和葡萄牙人。茶叶刚进入欧洲时的最大卖点是其药用功效。1662年,葡萄牙凯瑟琳公主嫁到英国,陪嫁中有一箱中国茶叶,茶才作为饮品在英国流行起来。

爱尔兰茶

在当时的英国,除了飘逸的茶香,茶还弥漫着财富、地位、权势的气息。贵族们用玳瑁或银制的带钥匙的箱子保存茶叶,用来招待贵客。当时茶叶是奢侈品,只有上层有钱人才喝得起。直至1830年,爱尔兰才逐渐兴起茶文化。爱尔兰贵族步英国贵族后尘,也以开茶会(Tea Party)来联络感情。后来茶从上层阶级蔓延下来,人们可以在各地的杂货店里,用鸡蛋和黄油去换茶和方糖。普通公民当时只能喝到质量很差的浓茶而不得不兑大量的奶油和牛奶。到1860年左右,爱尔兰的一般家庭都会有茶壶和几只茶杯,茶成了生活必需品。可以说,当爱尔兰飘起茶香的那一刻,这个国家的味觉和文化就被改变且丰富了。

茶叶的供给

二战前,爱尔兰所有的茶都从英国进口。战争爆发后,英国开始严格控制出口贸易。当英国食品部接管了茶叶贸易后,爱尔兰几乎在一夜之间损失了75%的茶叶供应。为保证爱尔兰茶叶供应的稳定性,爱尔兰成立了进口部,并在都柏林码头建了巨大的仓储设施,可以储存多达2年的茶叶。

爱尔兰茶

这一事件后来使得爱尔兰拥有全世界最好的茶。当Tea Importers Ltd成立后,它坚持直接与茶叶原产国打交道。茶商们开始世界旅行,也许是带着“踏破铁鞋”的决心。他们最终发现,不像英国流行的较淡的印度和斯里兰卡茶,而东非的茶味道更浓烈。于是爱尔兰开始与肯尼亚和其他东非国家建立联系,从而可以精选当地茶叶。这一项目最初由政府财政担保提供支持。肯尼亚的茶园地势高,无虫害,不用农药。又因其茶色重,在大部分调配茶中作为基茶。近年来,爱尔兰茶多用肯尼亚红茶与阿萨姆茶拼配。

今日经济的全球化使得所有茶行贸易都可远距离操作。然而,在爱尔兰仍有一些一线品牌的茶商更看重送人们去原产地国甄选茶叶。这份“特别”也被冲泡进爱尔兰人的茶壶里,茶也因此变得更有品质。

爱尔兰的茶

与英国一样,爱尔兰将红茶大致分为单一红茶、调配茶与调味茶。爱尔兰人红茶多是调配茶(Blended Black Tea),一个茶包中的茶叶可能来自不同产地。调配是爱尔兰红茶的精髓,世界各地的茶在茶包的调制中发挥不同的作用。比如一包小小的爱尔兰早餐茶(Irish Breakfast Tea)里有来自亚、非两大洲的茶。它色泽浓重,融合了印度阿萨姆红茶之浓烈,锡兰红茶之醇香,肯尼亚红茶之色泽,浑然天成。其他茶叶里还有一些花草和水果成分,比如樱桃、百香果、玫瑰、薄荷。就像钱钟书在《吃饭》一文中描写的一样:“原来是天涯地角、全不相干的东西,而偏偏有注定的缘分,像佳人和才子、母猪和癞象,结成了天造地设的配偶,相得益彰的眷属。到现在,他们亲热得拆也拆不开。”

爱尔兰茶

在爱尔兰,一些家庭拥趸Lyons Tea,另一些家庭喜欢Barry’s Tea,这两个品牌的茶伴随着一代又一代的爱尔兰人的成长。Lyons Tea创建于1902年,是爱尔兰销量第一的茶。它的主要茶园在肯尼亚和印度尼西亚,其只选一芽两叶作为茶叶加工的原材料。Barry’s Tea创建于1901年,其知名度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持续扩大,变成了国际品牌。它的茶叶来自东非茶园,创造出了难以置信的一席口味。爱尔兰人对本地茶的情感非常强烈,尽管一些爱尔兰人对进口茶叶品牌怀有开放的心态,但他们更注重熟悉的味道和一致性的口感。他们甚至对本国茶叶品牌有一种“保卫领土”的忠诚感。

20%的爱尔人表示:海外度假期间最想念的是家乡的茶。不难想象,即使带着Lyons Tea或者Barry’s Tea,在异国他乡也很难有家乡那壶茶的味道,也许只有爱尔兰的水才能冲泡出那份记忆中的温暖。

爱尔兰人与茶

最能代表爱尔兰人嗜茶者形象的莫过于爱尔兰家喻户晓的电视剧《Father Ted》中文译作《神父特德》 中的Mrs Doyle。她说,”It doesn’t matter what day it is, Father. There is always time for a nice cup of tea! ”

爱尔兰食品委员会(Bord Bia)最近针对爱尔兰茶叶类的消费者行为进行了一项研究,研究发现如下:

1. 茶是爱尔兰超市货架上最熟悉和不变的类别之一,这也是其对消费者保持吸引力的一部分原因。毕竟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中,茶给了人们一定程度的确定性;

2. 茶是爱尔兰一种日常饮料。人们并不会因为有了咖啡而放弃茶。在爱尔兰,茶消费与用餐时间一致。与其他热饮料相比,茶似乎与爱尔兰食物有着更强的关系;

3. 随着爱尔兰人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咖啡的消费也在增长。然而,一些消费者正在重新评估他们的咖啡因摄取,将目光再次转向茶。人们尝试在生活中放慢速度,而茶适合这种较慢的节奏。

4. 在爱尔兰,茶是家、温暖和舒适的代名词,没有其他食品或饮料可以取代这个位置。在家里,喝茶是一种心情。它可以化作慢、沉思、温暖、友好、轻松和安慰。这种现象几乎反映了整个国家对它的情绪。对爱尔兰人而言,手中有一杯好茶,一切都不会太糟。

据我的体会,茶在爱尔兰不仅是一种热饮,它更是爱尔兰重要的习俗,是爱尔兰人好客的象征。茶不仅在下雨天给人温暖、欢乐和力量,它还能把人们紧密联系在一起。也许“在兵荒马乱中,锚定生活的不是趁手的武器,不是坚固的堡垒,而是一杯茶。”

爱尔兰茶

文明的交流推动着历史的发展,这枚来自东方的嫩叶在大洋彼岸几番变更。最后,想用“悦食中国”中的食谱与大家分享冬夜里的一杯肉桂苹果茶。方法:一个苹果切小块,加入半根肉桂棒和刚好没过苹果的清水,水开后关火,加入两袋红茶茶包(我会选伯爵茶),泡五分钟左右取出茶包和肉桂棒。舀一勺蜂蜜,把煮好的茶趁热咕嘟咕嘟下肚。听说可以治愈整个冬日寒夜。

习惯了爱尔兰的慢节奏生活,每天从周围各种事物中抽离出来,安安静静只为一壶茶。“冬有冬的来意,寒冷像花,——花有花香,冬有回忆一把。一条枯枝影,青烟色的瘦细,在午后的窗前拖过一笔画;寒里日光淡了,渐斜……就是那样地,像待客人说话,我在静沉中默啜着茶。”

原文来自微信公号:爱尔兰吧  作者:Puffin

.

Rodial new year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