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ach20171213

自从中世纪以来,伦敦就饱受空气质量恶化的困扰。19世纪,英国迅猛发展的工业产生致命的烟雾,伦敦是受害最深的重灾区。这种由煤灰烟尘和二氧化硫构成的黄绿色雾霾被英国人戏虐地称为“豌豆汤”(Pea Soup or Pea Souper)。

1952年12月5日到9日的“伦敦烟雾事件” (The Great Smog of 1952)让积蓄已久的空气污染问题达到了引爆点。寒冷的天气加上烧煤导致的烟雾给伦敦盖上一层让人窒息的硫酸雾毯子。

“雾都”伦敦与雾霾半个多世纪的较量

据统计,有4000多人直接死于致命的雾霾,10万多人的健康受到损害。近来的研究显示,这场恶劣雾霾导致了多达1万2千人死亡。

1956年颁布的《清洁空气法》是英国国会对1952年伦敦烟雾事件的负责任的交代。政府帮助居民将家庭供暖的燃料从煤转化为清洁的电和煤气。大型发电厂也被迁移出市区。该法案是英国用立法保护环境的里程碑。当然,保护环境的代价是让不少污染严重的传统行业受挫。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英国的瓷都斯托克(Stoke-on-Trent)在《清洁空气法》颁布后的衰落,众多陶瓷作坊纷纷倒闭,工人失业。因为没有找到很好的替代产业模型,斯托克至今仍是一片衰落的景象。

然而,没有任何一个国际大都市对雾霾的治理能够一劳永逸。近几年来,伦敦空气污染的问题又被提上桌面。据测算,英国的空气污染让每位居民少活6个月。伦敦不少学校附近的空气污染物严重超标,让家长忧心忡忡。坐在婴儿车里和蹒跚学步的孩子是伦敦车辆隆隆尾气最大的受害者。

很多人不知道,标志性的红色双层巴士因为使用柴油,是污染空气的杀手。人头攒动车辆川流不息的牛津街是伦敦污染最严重的地方。每年伦敦有9000多起死亡与空气污染有关。

2016年12月2日的《Evening Standard》晚报披露了伦敦被雾霾低空覆盖的画面。而当天的伦敦污染度是平日的两倍。平时只有在史料上出现的空气污染如今赤裸裸地出现在了眼前,这让喜爱户外运动的伦敦人为自己捏了把汗。英国空气质量检测机构警告家长们空气出现污染时不要轻易带婴儿出门。

如今伦敦控制空气污染的主要措施包括对进入市中心的车辆征收交通拥堵费(拥堵费高达11.5英镑/车/天),市中心高昂的停车费,大力推广使用清洁能源的出租车和公交车,政府鼓励居民使用自行车代步,在市中心大量设立租用自行车的摊点等等。以上一系列组合拳在控制车辆进入市中心方面取得了实质性的效果。

在伦敦上班你会发现,开车上班的人非常少。公司上下无论级别高低距离远近,几乎都是乘坐极其便利的地铁、火车和公交车等公共交通,或骑自行车上班。有些公司的福利包含了帮助员工购买自行车的一项内容,以鼓励大家低碳出行。不少员工选择骑自行车上班既省了交通费又锻炼了身体。

2016年伦敦市长竞选人萨迪克·汗(Sadiq Khan)竞选的关注点包含了改善伦敦环境污染的问题,其中包含了把牛津街改成步行街,增加伦敦市中心的拥堵费等措施。萨迪克当选之后宣布2018年后不再增加使用柴油的双层巴士,而所有新增的单层巴士将会是零排放。

治理空气污染是北京、伦敦等世界大都市面临的共同话题,是个“此消彼长”动态的过程,短期没有“一招见效”、“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在发展和环保的博弈中,在欲望和克制的竞技下,英国人和雾霾的斗争半个多世纪以来从未停息。而伴随着接二连三的“雾霾”红色预警、橙色预警告别2016年迈入2017年的中国、北京、我们,正以如此迫切的心情,期盼国家、企业和民间痛定思痛后“壮士断腕”般的决心、行动和不懈斗争,期盼男女老少摘下雾霾面罩呼吸“自由”的空气,重展笑颜的那一天!

.

288405-128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

1条评论
首页 购物 百科 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