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20160323

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战进入胶着状态,英国内阁任命亚瑟·哈里斯将军就任皇家空军轰炸机司令部的指挥官。作为 “轰炸机致胜论”的倡导者,哈里斯一上任就决定对德国进行“密集轰炸” 以期赢得战争。

实施有效的空中打击要求极为精确的地图作为导航,而德国早在1931年就停止了新地图的发行。无奈,司令部一边派出蚊式轰炸机至德国上空航拍地面图像,一边在国内秘密招募了一百多名优秀的测绘员,将他们安置在一处秘密基地根据航拍照片绘制出精细的地图,标注出德军的弹药库、铁路、水坝等目标的准确位置,然后提供给皇家空军。

Hughenden Manor

这个秘密地图绘制组的行动代号是 “Hillside”(山腹),而绘制组所在的基地一直是德军对英的首要打击目标。然而,由于英国情报部门的保密工作做得极好,直到战争结束,德国也没能搞清绘制组的工作地点。

其实,不仅德国被蒙在鼓里,即使在英国,这个基地的真正所在也一直被作为顶级军事机密被牢牢地保护着,直到2005年才向公众解密。原来, “山腹”小组的隐藏地点就在休恩登庄园(Hughenden Manor)——一幢建于维多利亚时期的红砖小楼的地下室里。

Benjamin Disraeli

Hughenden Manor的真实身份是维多利亚女王时期的首相Benjamin Disraeli(本杰明·迪斯雷利)的故居。迪斯雷利在1868和1874年两度担任英国首相,且是英国历史上唯一一位犹太裔的首相。他不仅在国内构建了保守党的政策框架,确立了现代保守党在英国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并且在19世纪的国际事务中具有重要影响力。正是迪斯雷利果断拍板向罗斯柴尔德家族借款,在议会尚未批准前就签下了购买苏伊士运河股份的合同。而俄国战胜奥斯曼帝国后的柏林会议上,74岁高龄的迪斯雷利抱病出席,并带领英国代表团取得了对俄外交的胜利,保留了土耳其在欧洲的领土,更加奠定了他在世界政治史中的地位。

1847年,迪斯雷利购入Hughenden Manor,与妻子居住于此,直至他因哮喘和痛风在76岁时逝世。Hughenden里处处仍保留着迪斯雷利的痕迹。迪斯雷利在第二个首相任期内与维多利亚女王结下了深厚的私人友谊,在Hughenden里可以看到不少女王赠送给他的画像装饰在各个房间的墙上,凡是像框上有王冠的画/像都是来自女王的礼物。

Hughenden Manor

女王还曾经来过Hughenden Manor小住。由于来之前只提前了几天通知,迪斯雷利没有充分的时间做准备,颇有点手忙脚乱。比如餐厅里的一张椅子,因为怕女王坐上去以后脚够不着地,又等不及定制,只好将四只椅脚锯掉临时应付一下。(所以女王你到底身高多少……)

迪斯雷利去世后,与早于他逝去的妻子合葬在距Hughenden几百米外的教堂墓园里。悲痛不已的维多利亚女王虽然由于礼仪限制,不能亲自参加葬礼,但在葬礼后的第四天,女王出现在迪斯雷利的墓前,献上了花环。之后,女王来到迪斯雷利的书房,遣散了所有随从,关上房门,“让我静静地感受他曾经的存在”。教堂内的汉白玉纪念高坛,是女王亲自下令为迪斯雷利建造的。

Hughenden Manor

如今的Hughenden Manor,一条小河潺潺流过教堂外的绿草地,牛群或卧或饮,怡然自得,到了傍晚,连停车场也被它们占据,一派岁月静好的模样。但其实在战时,正是由于Hughenden Manor周围葱茏的绿树和恬淡的乡村环境,当年才能瞒过德军情报部门的耳目。

实用信息:

地址: Valley Rd, High Wycombe HP14 4LA
票价: 成人 10.45镑, 儿童5.25镑。
开放时间:除了12月24日、25日外均开放,但上午开门时间比较晚,11点,建议不要太早去。

停车场: 有两个,一个在教堂前面,停不了几辆车。另一个是Manor的停车场,比较大。顺车道从教堂走到Manor颇有点路,所以还是建议分别停车比较好。

原文来自微信公号: 别样英伦闲游篇

.

Rodial new year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