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20160323

在英格兰西部有一片广袤的原野,遍布着石楠和沼泽,大块的花岗岩裸露在地面,高耸出来的被称做Tor。时常云雾密布,风雨交加的天气,阴郁凄冷的氛围激发了柯南·道尔和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创作灵感。这里,就是达特穆尔国家公园。达特穆尔的西部边缘,隐藏着一所曾经默默无闻如今名闻遐迩的修道院——Buckland Abbey(巴克兰修道院)。

Buckland Abbey

曾经默默无闻好理解,就那个地理位置,即使在交通便利了一百倍都不止的今天,没辆车想自由行达特穆尔都是老猫闻咸鱼,嗅鲞啊休想。好几百年前?妥妥的人迹罕至好吧。

至于如今为什么名闻遐迩哩?是因为五百多年前那里住的一位神秘的人物……齐天大圣孙悟空?你想哪儿去了……知道谁是继麦哲伦之后第二个完成环球航行的海上探险家吗?请看下面这张脸:Sir Francis Drake(弗朗西斯·德雷克爵士)。

Sir Francis Drake

德雷克1540年出生于德文郡的农家,19岁那一年被父亲送到一位当船长的邻居处去学徒,来往于英法间跑商船。单身的老船长很喜欢聪明勤奋的德雷克,临终前把自己的船送给了他。

23岁时,德雷克第一次出海远航,到达美洲。1568年再次远航时,在墨西哥的港口遭到西班牙人伏击,德雷克侥幸逃得性命,于是立誓要向西班牙人复仇。从1572开始的两年间,德雷克带领一支70人的队伍,在西班牙各地进行了疯狂的劫掠杀戮,抢获金银财宝以数十吨计。 由此,在西班牙的历史书上,弗朗西斯·德雷克的名字被标注为无恶不作的海盗,臭名昭著的私掠船长也就不稀奇了。

德雷克命运的转折点到来于1577年,当时的君主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委派他探索新航路,目的是为了对抗当时的海上霸主西班牙。这就算是“奉旨抢劫”啦~

Sir Francis Drake舰队

从1577-1580四年里,德雷克带领船队自英国普利茅斯港出发,横越大西洋,到达南美洲,穿过麦哲伦海峡,北上至加拿大西海岸,因无法通过北冰洋,转而向西横渡太平洋,经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绕过好望角,再次横越大西洋,回到普利茅斯,完成了自麦哲伦以后的第二次环球航行。并且,在整个环球航行中德雷克都是作为船队的最高指挥者而存在的,而麦哲伦大家都知道是“中道崩殂”了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德雷克才是真正完成了环球航行的第一人。

作为一个实战经验丰富的老船长,德雷克这四年可不白给,一路上斩获甚丰。尤其是在南美洲沿岸,成了西班牙船队的噩梦。比如1578年的一天,在Lima港附近,德雷克劫获了一艘西班牙商船,笑纳了船上的25000金比索,要放在今天大概合七百万英镑。就这,还远远不是收获最多的一次呢。

雪泥鸿爪,留下的人生印迹也不少。像南美洲南端的德雷克海峡,美国加州的Drakes Bay等,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回到英国的德雷克可谓名利双收,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亲自登船授予他爵士头衔。

Sir Francis Drake授勋

深谙“人怕出名猪怕壮”,“树大招风”等等一系列类似的中国老话的德雷克,回到英国的当年,即1580年通过中间人匿名买下了地处偏远,空置已久,属于破败的Grenville家族的修道院Buckland Abbey,作为自己的避世之所。德雷克没有后嗣,他和两任妻子在Buckland Abbey共居住了十五年,其间于1588年应女王征召出任皇家海军指挥官迎战来犯的西班牙军队,这一战在中国孩子的世界历史教科书上属于必须背下来的内容:英国击败了西班牙“无敌舰队”后,取代了西班牙的海上霸主地位,原本国力鼎盛的西班牙从此停滞不前。

1595年底,德雷克离开修道院,踏上了他人生最后一次航程。1596年1月,感染上严重痢疾的德雷克病逝于巴拿马,他的遗体被装在铅制棺材中海葬。后来一直有人试图打捞德雷克的铅棺,均无果。

Buckland Abbey内部

如今的修道院人去楼空,基本上只剩下个空架子。据说德雷克死后,他的妻子卷走了屋里所有搬得动的东西,改嫁了。所以现在几乎一件原物都没有了,只在每一层布置了些德雷克生平展览。二楼的一幅德雷克画像和楼梯尽头的一尊大型雕塑就是全部的视觉印迹了。

本文恕不提供实用信息。老实讲,除非是德雷克的脑残粉,或者闲得实在有空,Buckland Abbey真心不去也罢,看一下这篇游记得了。跑那么远,除了房子外观确实没啥看的,汽油费、门票都不便宜。

当然一定要去我拦着也不合适,以下是坐标:Yelverton, Devon, PL20 6EY

原文来自微信公号:别样英伦闲游篇

.

Rodial new year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