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376

2015年9月9日,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成为英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巧合的是,这个纪录的保持者正是上一位女性君主,她的曾曾祖母维多利亚女王(从1837即位直至1901,共63年)。

不过,虽然成为破纪录的长寿君主,女王的日子却并不好过:早在2014年年初便传出王室遭遇经济危机的消息,而到了2015年七月,热衷于花边新闻的媒体整理了王室成员遇到的种种窘境:查尔斯王储无法负担离婚的“分手费”,威廉王子被迫工作赚取6万英镑年薪补贴家用,而哈里王子则被贴上“败家”的标签……

白金汉宫

女王本人呢?据称她已经到了破产的边缘,甚至可能会失去白金汉宫:为了达到英国政府规定的居住安全标准,女王本应投入两亿英镑修复宫殿,可是她无法负担这笔支出。女王的理财顾问表示,女王本人已经“非常接近”破产的边缘,她的个人账户名下仅有不到三百万英镑,而这一严峻现实已经被隐瞒了很久。更有小道消息指出,为了筹措修缮费来保住白金汉宫,皇室已经开始出租宫殿内的房间。

虽然这些消息的真实性难以被证实,可能也永远不会有王室内部人员出面证实,但是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的财政状况想来并不乐观。反观在位纪录被打破的维多利亚女王,在她即位的第63个年头却几乎是世界首富:在82岁去世时,其个人资产约有2.5亿英镑。粗略估算,1900年的一镑货币几乎等值于今天的100镑,因此维多利亚女王的资产可能达到惊人的250亿英镑!

那么,为什么两位女王的财政状况会如此天差地别呢?也许我们可以对比一下她们在位时的英国。

这是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疆域(1900年):

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疆域

这是伊丽莎白二世时期的英国疆域(红色):

伊丽莎白二世时期的英国疆域

这也许就足够说明一切了……

维多利亚为什么会这么富有?

根据20世纪初留存下来的数据,维多利亚时期的王室每年可以拿到38.5万英镑的收入,其中6万英镑归于女王个人薪水,17.25万英镑交付了地产维护,而13.12万英镑用于支付各类皇室雇员的工资,1.3万英镑则用来支付各类庆典和皇家悬赏令,这么算下来还小有盈余。

另外,女王还有其他渠道的收入。她是一些贵族财产的法定继承人,如1852年去世的John Neil爵士就把他的25万英镑遗产留给了维多利亚,而1861年阿尔伯特亲王去世时,也留下了价值大约60万英镑的财产。

“光明之山”

同时大英帝国天南海北属地的各位总督和友邦国王也总是进贡奇珍异宝,如皇冠上举世闻名的那颗105.6克拉“光明之山”就是锡克邦王的馈赠。

维多利亚女王在地产投资上亦非常成功,赚了不少钱。她在怀特岛购买的奥斯本庄园(Osborne House)和苏格兰的巴尔莫勒行宫(Balmoral Castle)均升值不少,后者现在还是王室成员喜爱的度假胜地。除了英国本土外,她也在美国有着为数不少的投资。

而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呢?她2014年成功被踢出了“英国最富有的300人”名单。当然这个榜单没有算上王室的珠宝和收藏等。

伊丽莎白女王真的有这么“穷困潦倒”吗?

从维多利亚时期至今,王室的财产并没有明显减少,地产投资虽受世界经济影响,但依然波动不大,而宝库中的奇珍异宝也是有增无减,事实上,路透社最新的估算显示伊丽莎白女王的财富大约是228亿英镑,并不比她的曾曾祖母少太多。

那为什么她在位的绝大多数时期都会被财政情况困扰呢?也许是因为女王的财富受到各种各样的限制和束缚,不能由她本人处置。

早在18世纪,乔治三世就和政府签署协议放弃了对王室产业的管理权,而交由专门的由王室产业委员会管理,每年将产业的收益上交政府。作为交换,国会每年会支付给君主一笔固定的“王室年俸”(Civil List)。王室年俸用于整个王室的公务开销,10年审核一次,比如1991~2010年王室俸禄每年为790万英镑。此后,在保证自己拥有居住权的前提下,在位君主们不断把皇室房产交付给国家管理,比如白金汉宫就是在1992年开始对公众开放的。

英格兰南部的桑德林汉姆宫

尽管购票参观的人流如织,王室却不能直接从中拿取一个便士,这些钱都会流入国库。目前女王真正持有的个人地产只有两处,都是由维多利亚女王购买的,它们分别是上文提到的巴尔莫勒宫和英格兰南部的桑德林汉姆宫(Sandringham House)。不过这两处地产的支出也必须由女王个人负担。

女王真正的稳定收入其实来源于兰卡斯特公爵属地。那本来是位于兰卡斯特的一块古老王家领土,但今日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地产投资组合项目,旗下财产分布在全国各地,其每年的收入都会直接进入女王的私用金,不过没有人能知道这笔财富的具体数目(维多利亚女王的私用金亦来源于此,数目也是估算的)。

另外,领地范围内无人继承的地产也会自动归女王所有。但是公爵领地不仅属于女王,也属于王室之后的所有继承人,所以女王不得把这笔资产变现,只能每年领取收益,还要为此交税给政府。

宝库中不计其数的财富呢?

英国千年的君主制历史中,珠宝和名画很少外流,王室宝库中除了上文提到的“光明之山”钻石外,还有举世闻名的“非洲之心”、“剑桥祖母绿”等等精美绝伦、价值连城的珠宝和数千幅各个时期的艺术大师留下的名画,其中很多画作正是画家献给君主的。

但这些积攒下来的珍品也不能为女王换来经济价值。王室的珠宝和艺术品是不可出售的,道理类似于兰卡斯特公爵属地,女王作为这些资产的托管人,要对国家和继承人负责。游客们可以付费参观伦敦塔中的“光明之山”,也可以拜访“女王的宝库”欣赏鲁本斯、达芬奇和范戴克的传世名画,但是这些收入和白金汉宫门票一样直接归于国库。

那些来自外界的礼物呢?

界限同样模糊不清。从劳斯莱斯公司赠送的“幻影”轿车,到加拿大民众送给女王的貂皮大衣,这些价值不菲的礼物到底该归于女王个人还是交予王室,也没人能说得清楚。

女王个人拥有的财富包括私人地产投资、股票投资和马匹等等,这些财产虽然绝非小数,但是与名义上属于王室的众多宫殿和珍宝一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当然,女王个人财产的数目也属于她个人隐私,公众无从知晓。

一句话总结:虽然大部分财产都“属于”女王,但是女王无权动用。

伊丽莎白二世女王陛下和她的曾曾祖母相比到底谁更富有,怕也会是一个难解的谜。但从文章开头女王的财政危机入手,我们倒是可以在史料中发现有趣的巧合。

伊丽莎白女王与维多利亚女王

“宫殿的多数地方都处于很糟糕的状态,所以需要更多支出来维持王室的体面……利用这个机会正好修补一下宫殿外观,让它看起来不再像现在这样,俨然是我国的耻辱。”这段话摘自1845年维多利亚女王写给时任首相Sir Robert Peel的信件,似乎富可敌国的女王和她的曾曾孙女一样,被修缮白金汉宫的费用所难住了。

1846年,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的不断“耍赖”(没错,这是当时评论家的原话)最终使得政府让步,批准斥资把白金汉宫的东面墙修茸一新,而今天的英国,左翼报纸时评家们也从未停止对“毕恭毕敬地哭穷”王室的冷嘲热讽。

不去探讨两位女王的财产究竟价值几何,至少在晚年家庭生活上,伊丽莎白二世比维多利亚要幸福的多。后者虽然与丈夫阿尔伯特亲王堪称神仙眷侣,但无奈阿尔伯特在壮年不幸逝世,从此维多利亚便郁郁寡欢,曾经长时间离开伦敦隐居,被称为“温莎的寡妇”。而伊丽莎白二世自从1947年与菲利普亲王完婚以来,已经相扶相持度过了68个年头,亲王成为她忠实的护卫和支撑,至今夫妻仍旧琴瑟和谐,共度余生。也许上至女王下至草根,所有人都是如此,不用那么计较财富的数量,能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庭才是人生的头等大事吧。

简介: 华闻周刊是国际公民的本地读本,我们立足英伦,但想和你一起看世界。
相关专题 女王

.

Rodial new year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