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不看罗马的雄伟壮丽,单是生活在罗马的人们就让这座城市变得与众不同:安宁、自豪正是用来形容他们的词汇。用《纽约时报》文学评论家Anatole Broyard的话来说:“罗马是被演绎成一首城市的诗。”

罗马被称作“永恒之都”(the eternal city),在这里,每一个人,每一条街,每一条河流,都有着自己的独特故事。关于罗马,不得不提著名的“三景”:教堂,喷泉和方尖碑。今天听导游梅闲扯几句关于一座教堂和一个建筑家的小故事。

圣彼得堡大教堂

▲典型的罗马夏日街景,历经千年的石板路上,人们在户外喝咖啡聊天

马克·吐温曾形容蒙特利尔:“你随便扔出一块砖头,准能砸中教堂的窗户!”,罗马更是如此有着大大小小有上千座教堂, 每一座著名教堂里都安息着历史名人。每一座教堂里都有一个画满壁画的穹顶。最有名的教堂还是当属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

圣彼得堡大教堂

▲过了著名的圣天使城堡,迎来的就是通往圣彼得大教堂的康庄大道。

圣彼得堡大教堂

▲从教堂顶尖俯瞰圣彼得广场和整个罗马城

圣彼得大教堂最初建造是没有广场的,也没有弧形的廊柱外围,这个似双臂环绕拥抱一样的广场外围设计,不是来自大家所熟知的米开朗琪罗,而是来自于真正重塑罗马的建筑家,他的名字叫贝尔尼尼。(当然也有罗马当地人告诉我,古人都是崇尚性文化的,贝尔尼尼的真实想法其实是让这个环绕式的广场象征着女人的臀部,而方尖碑来象征男人的丁丁,扯远了。)

圣彼得堡大教堂

▲圣彼得广场廊柱顶部是72个著名修士的雕像,由贝尔尼尼设计

圣彼得堡大教堂

▲四河喷泉栩栩如生的河神雕像出自贝尔尼尼的学生之手

除此之外,贝尔尼尼还设计了伟大的圣彼得大教堂青铜华盖,实际上一个非常华丽巨大的祭坛,它由4根螺旋形铜柱支撑,足足有5层楼房的高度。华盖前面的半圆形栏杆上永远点燃著99盏长明灯,而下方则是宗座祭坛和圣彼得的坟墓,只有教皇才可以在这座祭坛上,面对东升的旭日,当著朝圣者举行弥撒。下方是圣彼得的坟墓。圣彼得被梵蒂冈尊为第一代教皇,虽然他从未登基。再往里走那个有人头的椅子是教皇的御座,只有教皇可以坐在上面主持弥撒。

贝尔尼尼的父亲老贝尔尼尼也是一位罗马著名的建筑艺术家,贝尔尼尼一家就是一个一生不断用创造力开挂的艺术家庭,除了雕刻与建筑,喷泉也是它对罗马最重要的贡献之一。他的第一个喷泉是在西班牙广场的“破船”,与华盖一样,他把雕刻和建筑融合在一起。

圣彼得堡大教堂

▲西班牙广场

广场前的破船喷泉也是贝尔尼尼父子所建,传说流经罗马的台伯河在古代年年泛滥,甚至有一年在河水泛滥时期,一艘破船在被冲到了西班牙广场前。教皇希冀台伯河的洪水不再泛滥,就嘱咐贝尔尼尼的父亲老贝尔尼尼主持修建这座喷泉。后来子承父业,游客也非常喜欢来这座喷泉喝水(南欧喷泉的水都是可以饮用的),仿佛给自己带来了古时候的吉祥和幸运之味。

贝尔尼尼的作品可以说成就了罗马,可在他有生之年,其实也是在跌宕起伏中度过的。他曾红极一时,作为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教皇也是他的好友。他在教皇安排下建造了圣彼得大教堂青铜华盖、教皇宝座等令人赞叹的作品。当时他有一位事业上的敌人叫Borromini, 作为与贝尔尼尼同时代的巴洛克建筑家,他的一生远没有贝尔尼尼闪耀和幸运,他也非常嫉妒贝尔尼尼的成就。教廷打算在原圣彼得大教堂的基础上,再在两旁新建造两座钟楼,设计竞标成为了贝尔尼尼和Borromini 的一场角逐,最终在教皇支持下,贝尔尼尼赢得了竞标。

圣彼得堡大教堂

▲为了做到举世无双,贝尔尼尼最初把钟楼设计高度直逼穹顶,图为添加钟楼后的圣彼得大教堂设计草图

后来才建完其中一座的钟楼没多久,楼身就出现裂缝,引起群众愤慨,最后只得拆毁,这极大地影响了贝尔尼尼的名声。没过多久教皇驾崩,新教皇Innocent十世对贝尔尼尼的存在并不感冒,还认为自己有义务来驱除像贝尔尼尼一样老旧过时的艺术家。Borromini成为他的新欢, Borromini复仇的机会终于到了。他细数贝尔尼尼由于建造钟楼而给教廷带来的损失,谴责他的草率大意。后来再教宗会议中,教皇同意下令拆除这座未建成的钟楼。花了几年建造的一座钟楼,拆除工程也历经了11个月,这段时间里的贝尔尼尼心灵煎熬程度大家可以自行脑补。

这位伟大的艺术家需要更优秀的作品来挽回自己的名望。《圣特雷萨的沉迷》就这样诞生,描绘西班牙伟大改革家圣特雷萨的一次神秘体验。特雷萨梦见一位天使用代表上帝之爱的火红色箭穿入她的心。贝尔尼尼用镀金的金属条做成光束倾泻而下的效果。对这件作品的分析大家可以自行百度。总之,这成为了贝尔尼尼的一个新里程碑。贝尔尼尼最终功成名就地死去,而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他的旧敌人Borromini,他乖戾,沉郁,最终失意人生,以自杀告别世界。

圣彼得堡大教堂

▲从罗马市中心公寓门外可以看到圣彼得大教堂的穹顶

导游梅当年在意大利游学,去过罗马五次,一直都被罗马千年不变的雄性魅力吸引着,永远都会想回到这里再来看一眼这座由教堂尖顶撑起的城市。幸运的是有一次在罗马,正赶上教皇每周一次面对群众的巡游,亲眼看到了圣方济各给成千上万前来朝拜的人进行简短的演讲。

在这一天见到教皇是需要预约的,而我并没有,为了亲自一睹教皇芳容,我在入口处对着罗马帅哥警察装可怜,假装用蹩脚的意大利语说“我要看教皇,但是没人告诉我要预约,我一个人辛辛苦苦到这里,多不容易啊!”没想到,两位小哥居然就让我通过了,甚至还一路上畅通无阻,幸运地混入了离教皇较近的阿根廷区域(因为根本没有中国区域好嘛)。

圣彼得堡大教堂

▲教皇圣芳济各上台

都知道教皇这一天要出现,圣彼得广场就变成下面这个样子。现场两万多游客分国家坐在广场中,激动的尖叫声不绝于耳。

最有名的当属梵蒂冈圣彼得广场中间的纪念碑,这座纪念碑对于罗马意义非凡。在这里无数的圣徒殉难,圣徒彼得自己也在此被处死,但这座纪念碑却屹立不倒,成为了彼得遇难的最后一个见证。

整个梵蒂冈圣景,就是属于贝尔尼尼的。罗马之所以像今天这么美丽,不仅是那片被保护得当的废墟,还因为这里也是贝尔尼尼重建的城市。教皇一世接一世更替,但是贝尔尼尼用艺术在这里永生。

简介: 华闻周刊是国际公民的本地读本,我们立足英伦,但想和你一起看世界。
相关专题 意大利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