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burn_bangli_banner (2)

英国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分为东南西北四个侧翼,接年代序展出,包括13世纪开始一直到19世纪的著名绘画。主要的展厅在二楼。我在门厅取了一份简易中文导览,直奔二楼。

虽然刚开门,人潮已汹涌。展厅展出从达·芬奇、拉斐尔,到威尼斯画派、英国山水画派、法国写实派、前期印象派,直到塞尚、梵·高等名家作品。许多学西画的学生,往往天天啃着面包,喝着矿泉水泡在美术馆中。因为时间所限,又是外行,我只能花半天时间来这里观摩。事先已经知道国家美术馆有十大镇馆之宝,所以拿着已经下载在iPad中的网页文件着重寻找。

文森特·梵高的《向日葵》(1888年)

文森特·梵高的《向日葵》(1888年)

第一个找到的是文森特·梵高的《向日葵》(1888年)。这幅画作已经见过印刷品和仿造品,也比较熟悉。当这幅画作1987年被出售时,曾创下了当时最昂贵绘画的记录。这是梵高标志性的作品,反映了梵高对于色彩和形状特有的纯化提炼。年轻时看过一本梵高传,觉得不读梵高生平完全无法理解他的作品。

乔治·修拉的《阿尼埃尔的浴场》(1884年)

乔治·修拉的《阿尼埃尔的浴场》(1884年)

第二个找到的是乔治·修拉的《阿尼埃尔的浴场》(1884年)。这幅印象派作品,有着充满活力的夏季色调和不言而喻的叙事情节。它显示了修拉点彩派画法的发展,画家开始直接把画笔上蘸的色彩涂在画布对应的地方。

这不是我最熟悉的印象派作品,相反,展厅中大量的印象派画作中不乏我早已知晓的名篇。如果不是因为列入十大镇馆之宝的目录,我这个外行未必能够单独相中她。

小汉斯·荷尔拜因的《使节》(1533年)

小汉斯·荷尔拜因的《使节》(1533年)

第三个找到的是小汉斯·荷尔拜因的《使节》(1533年)。这是荷尔拜因绘制的众多都铎王朝君主和贵族的华丽画像中独树一帜的一幅。在画的下半部分画家有点莫名其妙地添画了一个变形人头骨,以至于许多游客都在上下左右地移动中试图寻找观看这幅画的正确视角。我初看时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人头骨,是因为旁边人的举动才启发我。

扬·凡·艾克的《阿尔诺芬尼夫妇像》(1434年)

扬·凡·艾克的《阿尔诺芬尼夫妇像》(1434年)

第四件宝贝是扬·凡·艾克的《阿尔诺芬尼夫妇像》(1434年)。这件作品如此知名,甚至美国电视连续剧《绝望的主妇》开头有个特写镜头还用到了它。它的奇特细节常常被疏漏,其中包括墙上涂鸦般的潦草写着“扬·凡·艾克在这里”,还有商人和妻子背后的镜子里反射出来的两个形象。我不是太喜欢这幅作品,如果不是因为其知名,我可能会外行地忽视它。

达·芬奇的《岩间圣母》(1490年代至1507年)

达·芬奇的《岩间圣母》(1490年代至1507年)

我找到的第五件镇馆之宝是达·芬奇的《岩间圣母》(1490年代至1507年)。这幅画的主题是小施洗者约翰在圣母玛利亚与天使面前参拜基督,达芬奇将他们安顿在幽美神秘的岩石风景间,圣母、孩子和天使直接坐在山岩地上,整个景象充满了诗一样的温情与祥和。

印象中巴黎卢浮宫也有一幅同出于达·芬奇之手的同名作品。这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艺术家的杰作之一。达芬奇是我最欣赏的画家之一,他几乎每一部作品都让我喜欢。

桑德罗·波提切利的《维纳斯与战神》(约1485年)

桑德罗·波提切利的《维纳斯与战神》(约1485年)

我找到的第六件镇馆之宝是桑德罗·波提切利的《维纳斯与战神》(约1485年)。画中的维纳斯满头金发,身着镶金边的洁白长袍,正在凝视着沉睡中的战神。而战神则正暧洋洋地睡着,毫无令人生畏的形象。这件作品中的维纳斯似乎主宰和安抚了战神,她变成了大自然和人类之母,而不是充满情欲的爱的女神。它反映了爱与和睦战胜战争与冲突的观念。

从前看过波提切利的作品《维纳斯的诞生》,与这幅画相映成辉。我的美学观念更多地偏好古典,尤其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

委拉斯贵支的《镜前的维纳斯》(1647-1651年)

委拉斯贵支的《镜前的维纳斯》(1647-1651年)

我找到的第七件宝贝是委拉斯贵支的《镜前的维纳斯》(1647-1651年)。丰满、健美的身姿,悠闲、侧倚的动姿,浪漫而不失端庄的曲线,背向观众而不失生命欲望的青春涌动,代表了17世纪西班牙艺术家人本精神的觉醒。画家以流畅而充满节奏感的线条,塑造了女性人体美。这是宗教严厉环境的西班牙第一幅裸体像,也是免遭西班牙宗教审讯破坏而唯一幸存的委拉斯贵支创作的女性人体。

伦勃朗的《63岁自画像》(1669年)

伦勃朗的《63岁自画像》(1669年)

我找到的第八件宝贝是伦勃朗的《63岁自画像》(1669年)。这幅作品我从前没见过,寻找也不容易。在那个可能的区域找了老半天才找到。这是伦勃朗的几张自画像中最好的一幅,艺术家在描绘他饱经岁月风霜的面孔中显露出一种不认输的表情。

莫奈的《睡莲》和卡拉瓦乔的《男孩被蜥蜴咬伤后》

还有两件镇馆之宝,根据网上信息应该是莫奈的《睡莲》和卡拉瓦乔的《男孩被蜥蜴咬伤后》。我在应该存在的展厅中寻找良久,没有发现。遇到一名来自台湾的游客,向他问询,他也不知道。后来我拿着iPad去问询工作人员,他们一律摆手表示拒绝或不知道,我不明白其原因。最后只能放弃寻找。后来我在巴黎看到了莫奈的巨幅《睡莲》画作,总算是弥补了一点遗憾。

更多关于国家美术馆的介绍,请阅读:英国国家美术馆藏品介绍英国国家美术馆馆史和它的画作

图文来自微信公号: 一哲土方

相关专题 London | 伦敦

.

Rodial new year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