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85_11

说到罗马,很多人会想到《罗马假日》。而其中一个重要场景就是赫本坐在罗马的西班牙阶梯上吃冰淇淋。冰淇淋似乎成为了罗马的标志之一,而有几个人能抵制这种的诱惑呢?不仅在罗马,在意大利的许多地方都有好吃的冰淇淋。

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觉得冰淇淋似乎只是女生的专利,更何况,男生吃冰淇淋有种莫名的傻气,大叔吃冰淇淋更有种猥琐下流之感。虽说也吃过Haagen-Dazs,Ben & Jerry等品牌冰淇淋或是路边的各色冰淇淋小摊,却也没让我对这种食物有多少特殊的感情。

直到几年前的一晚,在米兰中心的大教堂广场(Piazza del Duomo),当时我一个哥们儿想抽烟但没带打火机,便打算找人借火,结果迎面走来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人手一只冰淇淋专心的吃着,等了几拨都没个抽烟的。当时哥们儿就怒了,烟往地上一扔,走,看看是何方神圣在妖惑众生?!原来是一家名为Amorino的冰淇淋店,只见门口人头攒动,我们也便排队一探究竟。结果当看到店员把冰淇淋抹在蛋筒上的时候,我几乎要流泪了。
意大利冰淇淋

▲号称要抹得像一朵花的Amorino

之前无论在中国还是法国,零售冰淇淋的器具都是一个半球形的勺子,店员貌似用力地在冰淇淋堆里挖一下,然后刮出一个合乎数学公式的球形,可是混蛋谁在乎外形是否要那么完美呢!!

而此刻这位美丽的意大利姑娘豪爽地用一个状如国内锅铲的器件在冰淇淋堆中搅拌一番,然后毫不吝啬地涂抹在蛋筒之上,注意这里涂抹是类似那些把颜料当水泥使的现代画家们一样的恣意,以至于冰淇淋多得像一朵彩色的随意舒展的云,蛋筒看起来像是一棵茂密大树下的细细的树干。

等我呆呆地拿到冰淇淋之后,才明白为什么大家会埋头狂啃,因为这朵冰淇淋的云实在太脆弱了,吃慢了会化,走快了会塌,于是我们干脆蹲在街边认真的吃。

刚刚还沉浸在对份量充足的喜悦中,入口的冰淇淋却有种让我脱离了这种低级吃货的追求,那一刻,小时候五分钱的冰棍儿,第一口蛋筒的滋味,通通在这一只冰淇淋上灵魂附体!!!真如林夕的歌词,大风吹,大风吹冰淇淋流泪… .就这样,在米兰夜色里我们两个男人神情严肃地吃着冰淇淋,早把烟瘾全然忘却了。后来发现其实这个Amorino在世界各地也有分店, 不过感觉比起米兰那家店,还是缺少点什么。

去年在罗马待了几天,有幸又可以吃到正宗的意大利冰淇淋了。常言道条条大路通罗马,其实罗马处处冰淇淋,简直在国内的沙县小吃一样普及。旅途之中弄一个冰淇淋,既解渴又解饿,还很便宜。有时候只是为了给疲惫的自己一个奖励,冰淇淋绝对可以让你原地满血复活。

就这样连吃几日,各色味道也尝遍,自以为有些腻味,然而山外青山楼外楼,直到去了朋友推荐的G. Fassi ,才知道之于冰淇淋的华丽殿堂,我还只是个门外讨饭的。

百年老店G Fassi

地址:Via Principe Eugenio, 65, 00185 Rome, Italia

这家创立于1880的百年老店,店面非常亲切,贴着许多老海报。要买冰淇淋先到一个伙计那里买票,再去柜台拿冰淇淋,有种国内老店一样的从容不迫的情怀,全然不似麦记之类连锁店那种乖戾的温馨和压抑的匆忙。

只见大人小孩憋着一腔口水,默默地排队,像是领圣餐的教徒一般眼里满是渴望。拿到冰淇淋,我还是很慎重的把玩了一下,并拍照留念。当然,这个过程不能太久。

从质地上讲,这家已经把冰淇淋从简单的冰水奶油香料混合物升华为一种跟Pasta(意大利面)一样有气质和内涵的食品,你可以感受到师傅的力道和韵律;而从味觉上说,你甚至已经分辨不太清各种元素的搭配状况,那种过于明晰的像是一张食谱过于浅显乏味,妙处正如穿衣,混搭而不混乱。

在佛罗伦萨,因为行程很紧,众多博物馆都来不及看,所以也没专门抽时间寻访冰淇淋。随便吃了几个冰糕,蛋卷,在圣母百花教堂附近吃到一款带花生仁的蛋卷冰淇淋,食材有新意,但没惊喜。

意大利冰淇淋

▲圣母百花大教堂附近的特色蛋筒

然而惊喜得来全不费功夫,当我走过阿诺河上一座桥,发现一家Gelateria(意大利语的冰淇淋店)门口排满了人。其实门庭若市并不一定表示好吃,尤其在旅游点,最有代表性就是巴黎Ile St Louis(圣路易岛)的冰淇淋店,常年有游客排队,我吃过一次,那感觉,还不如西安的小雪糕。然而此冰淇淋店所处并非旅游热点,又见许多当地人模样的顾客,直觉告诉我,这是一家不可错过的店。

意大利冰淇淋

▲La Carraia 地址:Piazza N. Sauro, 25r Firenze, Italie

排了漫长的像一个世纪的队以后终于进入这家叫La carraia的店(就是阿诺河上这座桥的名字)。店面其实很小,装修的却很温馨,价格很公道,提供2欧到10欧的各种规格的蛋筒和盒子,香味任选,我看见有当地大妈带了好几个饭盒大的容器来买。我选了一个香蕉味道加香瓜味的盒装,外表看起来不是那么霸气,绿色小勺倒是暗合了翡冷翠这个名字。

先舀了一勺香蕉味的,入口感觉乳香四溢,整个舌头像是浸泡在奶昔的河流里,之后香蕉味浮上来,慢慢侵占每颗味蕾,一直渗透到鼻尖。我强忍一口气吃完所有香蕉味道的冲动,舀了一口香瓜味道的。怎么形容呢。想象一下,如果冰淇淋是像植物一样生长出来的,那么它就应该是这个味道,好像完全没有任何人工的痕迹,连瓜的那种肉质,都还是活色生香的到了嘴里。

抬头才见周围的人都满脸迷醉的舔舐着冰淇淋,一对还忘情的互舔了起来,无怪导游手册上写,佛罗伦萨的冰淇淋曾经一度被视为致人堕落的危险食品。然而在冰淇淋的发源地的意大利(也有说法是中国最早发明的冰淇淋,后由马克波罗将这种技术传回意大利),谁又能抵抗这种的诱惑呢。

好的冰淇淋,那种温度,不是冰冷,而是你会在冬天吃这个冰淇淋也会觉得温暖。那种温润,不是入口即化,而是你根本不知道何时化了,唯留一口余香。等我舔完最后一口这午后阿诺河畔让人黯然销魂的冰淇淋,不禁又有些忧桑,万一以后要是吃不到了该怎么办?怎么办?!

简介: 华闻周刊是国际公民的本地读本,我们立足英伦,但想和你一起看世界。
相关专题 意大利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