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burn_bangli_banner (2)

布灵顿俱乐部(Bullingdon Club)是牛津地区的一个非官方的全男性学生高级俱乐部,其成员皆为“富N代”。俱乐部常大办盛宴,且行事张扬,举止放浪。像“Trashing”,即肆意破坏餐馆和学生宿舍这类事情,就是他们常干的。

布灵顿俱乐部原是一个运动俱乐部,主要举办板球与赛马活动,后来,聚餐逐渐成为主要活动。俱乐部的会员费昂贵,制服为私人订制,会定期举办美食宴,并有当场付现赔偿损失的传统。

如今,布灵顿俱乐部依然主要举办宴饮活动,但保留了每年参加越野障碍赛马的传统。俱乐部主席被称为“General”,会为胜利者颁发奖杯。赛事来临时,成员们会在赛场上碰头,共进一顿同时供应香槟酒的早餐。俱乐部还有年度晚宴。新成员入会时,也可能举办小型宴会。俱乐部经常要用假名预订私人包间,因为大部分餐馆对于该俱乐部成员醉后会大肆搞破坏的名声都有所耳闻,唯恐避之不及。

布灵顿俱乐部

2007年,一张布灵顿俱乐部摄于1987年的照片被媒体曝光后,很快上了头版。因为,照片中的两名毕业后踏入政坛的成员,正是时任伦敦市长的鲍里斯·约翰逊英国保守党党首卡梅伦

关于俱乐部劣行的记载有不少。1894年5月12日,俱乐部成员在用餐后,砸毁了Christ Church Peckwater Quad内几乎所有的玻璃灯罩和468扇窗户,连百叶窗和门都没放过。1927年2月20日,同类事件再次发生。结果,俱乐部被禁止于牛津15公里内聚会。

当时还是威尔士亲王的爱德华八世,费了好大的劲才获得了国王夫妇的准许,加入布灵顿俱乐部。条件是,他保证不参加“Bullingdon Blind”,也就是俱乐部的夜间歌酒聚会。但他最终还是参加了一次,玛丽皇后得知后,立马发了电报勒令他退出俱乐部。不过,俱乐部其实有条不成文的规定,“一朝入会,终身成员”。

鲍里斯·约翰逊传记的执笔人Andrew Gimson是这样描述俱乐部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时的情况的:“俱乐部每次办晚宴,都要砸掉一个馆子,然后全额赔付,通常还是直接甩现金……蹲一晚牢房是成为一名合格的布灵顿人的标配。谁要是真的惹毛了他们,他们就会就扒谁的裤子。”

布灵顿俱乐部

2005年12月,俱乐部的成员在位于牛津郡Fyfield地区一间十五世纪建的名叫“White Hart”的酒吧聚餐,砸掉了17个酒瓶、所有餐具以及一扇窗户。晚宴的主办者是威尔士王妃黛安娜的侄子,Fellowes男爵之子Alexander Fellowes。四名参加聚餐的成员被拘,蹲了一晚的牢并罚了80英镑。

《电讯报》援引了酒吧老板Ian Rogers先生的话:“这事太离谱了。他们都是穿着考究、出身良好的年轻人。看他们的谈吐,应该都进过伊顿或温切斯特。但他们突然就暴走了,一通乱砸,骂骂咧咧地互相打起来。”《镜报》则刊登了一位匿名“爱德华”的伊顿校友的话:“那一晚,我们喝着上等的威士忌和波特酒,光顾了一家印度餐馆。餐馆老板看我们穿得这么光鲜,都惊呆了。不过,我们走的时候,他哭得可惨了。因为我们造成了约一万英镑的损失。现场一片狼藉啊!” 爱德华把这叫做“优雅的流氓行为”,并告知《镜报》,他们当晚付了餐馆老板一万英镑的封口费。

布灵顿俱乐部

每逢年度晚宴,成员会穿着特别定制的深蓝色传统燕尾服,搭配天鹅绒衣领,象牙白丝绸翻领,刻有字母的黄铜排扣。内套一件深黄马甲,再打一个天蓝色蝴蝶领结,或佩戴俱乐部特有的天蓝与象牙白相间的领结。这些全由获得过几乎所有皇室成员的皇室供货许可证的裁缝店Ede & Ravenscroft位于牛津的分店提供。

2007年,一整套制服需要花费约3500英镑。依照传统,俱乐部成员玩板球时,“草帽上会佩戴一条蓝白丝带,法兰绒裤上也饰有相同颜色的条纹”。

没有人确切知道目前布灵顿俱乐部有多少成员。据推算,2006年那会儿,俱乐部成员人数低至四人。就是说,牛津大部分学生在求学期间甚至都不会遇见一位布灵顿人。

作者: 牛津微生活 | 微信: iOxford
简介: 关于牛津这座城市的生活,以及那些曾经在此奋斗过和依然奋斗着的灵魂们。

.

Rodial new year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