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英国的历史名城,或许你会想到约克、巴斯或者牛津,但你可能不知道,布里斯托曾经是英国第二大城市和英国最重要的港口,也曾经住着英国最多的贵族。如今,这份远古历史情怀与当代文化激情相遇,布里斯托成为英国最重要的涂鸦文化重镇,这是一座叛逆的古城,特色鲜明却不失优雅恬静。让我们一起走一趟涂鸦之旅,认识迷人的布里斯托。

布里斯托:用涂鸦表达城市的态度

走在市中心的公园大道上(Park Street),你很难错过这幅大名鼎鼎的涂鸦作品《偷情者》,这是涂鸦教父班克斯(Banksy)作品,这幅涂鸦绘于布里斯托一家性健康诊所的外墙上,没有人知道班克斯是如何在几乎是三层楼的外墙上画出这幅作品。由于涂鸦的地点就在市议会旁,当年,市政府试图要清除这幅涂鸦,但在布里斯托市民集体投票后,将其保留至今。

在这幅班克斯的著名涂鸦下方,则是1984年的涂鸦创作,创作者是布里斯托第一批涂鸦艺术家。他们在主街下方的小巷中作画,黑墙上画着立体且色彩抢眼的物体,在他们之后,布里斯托正式转变为“涂鸦之都”。

继续从小道往下走,这幅画风十分类似班克斯的涂鸦其实是街头艺术家JPS的作品,他的创作常引用许多电影中的人物、演员及卡通人物,用幽默诙谐、双关语或扭曲的方式表现。

穿过市中心的大街,来到一间连锁商业酒店,外墙上两幅充满童趣的涂鸦和现代化的建筑物呈现强烈对比,艺术家在完成这幅涂鸦后拍下了作品,把照片晒到社交媒体上并写道:“希望你不介意。”至于后续的发展则令人意想不到。酒店回应了艺术家:“当然不介意,我们很喜欢它。”两年之后,酒店甚至主动邀请艺术家,再为酒店外墙画下另一幅涂鸦。

绕过市中心的喷水广场,有条看起来像是防火巷的窄道,穿过低矮的小拱廊,在两排红砖建筑之中透着日光,这里是最多人来认识布里斯托涂鸦文化的著名小巷。窄道中有各种不同画风的涂鸦作品,有写实的小动物、有狂放的动漫人物、有色彩鲜明的标语、有马赛克的拼贴画,也有突显在墙上的小型雕塑。

走过地下道的圆形广场,我凑巧碰上推着一整车喷漆罐和油漆的涂鸦艺术家,他们开心地和我打了招呼,并告诉我,他们准备开始创作。

布里斯托:用涂鸦表达城市的态度

走到Nelson Street,这里的建筑显得较老旧,但在这里更能凸显当代涂鸦的生命力。一幅画着戴圆顶礼帽、穿着西装的银行家正在往下倒著油漆,就像在这幢建筑作画一般。这是与班克斯齐名的街头艺术家尼克·沃克(Nick Walker)所绘制。

而在这个戴着圆顶礼帽的绅士下方,则是一幅画着布里斯托城市景观和三名工人的涂鸦,这是来自纽约的艺术家1985年第一次到布里斯托所创作,他以紫色调画出城市的地标和一座工业正在起步的城市地景。他的创作连带影响了布里斯托第一批的涂鸦艺术家,这也是纽约和布里斯托亚文化第一次的成功交流。

涂鸦是创新艺术还是损害公物(Vandalism)?这样的辩论持续几十年依旧没有定论,不同于在墙上涂上颜色,有些艺术家则用另一种“聪明”的形式来创作,他们把满是脏污的墙刷洗出不同图案,“或许涂鸦是不被允许的,但清洗建筑绝对是合法的。”艺术家这么声明。

涂鸦这种独特的视觉表达从一开始非法的,创作人必须躲躲藏藏的,到现在合法的,对经济、文化或社会都有益处的艺术形式,街头涂鸦的角色明显发生了变化。2011年8月,英国最大的街道艺术计划“See No Evil”,汇聚了70多名涂鸦艺术家共同在布里斯托市中心的一排建筑外墙上创作,消耗了超过1万支喷雾罐,动用了26副高空脚手架,320升乳漆。这条街现在被保留成为最著名的涂鸦街。“See No Evil”意指非礼勿视,这个艺术计划被人们解读为“对你们的罪恶视而不见”,就像对于街头涂鸦在英国长久以来的辩论的大胆宣言。

这一趟涂鸦之旅结束在一间充满文艺气息的咖啡馆外,这幅倒立的耶稣涂鸦也曾引起轰动,即使是拿宗教圣像开了玩笑,却连基督教徒都欣然接受。而相对的则是一支玩绒毛玩具熊拿着燃火的汽油罐,对着三名手持着盾牌的警察,这是班克斯对于暴力的反讽作品, 延续了其一贯的黑色幽默。

从莎士比亚之于斯特拉福德,到简·奥斯汀之于巴斯,再到班克斯之于布里斯托,一座城市的魅力就在于他孕育出的人们。是这些涂鸦艺术家,给了布里斯托独特的样貌。

布里斯托涂鸦艺术导览

Where the Wall Bristol Street Art Tour

· 每周三、六、日上午11点

· 导览时间约2小时

· 需提前线上预约,详情可参考网站:

www.wherethewall.com/tours

简介: 华闻周刊是国际公民的本地读本,我们立足英伦,但想和你一起看世界。
相关专题 Bristol | 布里斯托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