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_double_12_728x180

说到卵子捐献,很多华人可能还不是很熟悉,甚至有很多疑问。比如,捐卵和捐精的区别是什么?取卵过程中有没有痛苦?会不会对身体产生伤害等等。据英国胚胎管理局(HFEA)提供的数据显示,即使在英国,华人捐献者也是寥寥无几,捐卵者大多是白人女性。少数族裔想要找到匹配的卵子十分困难,有些父母甚至要出国“寻卵”。

然而,英国BBC故事栏目却找到了一位成功捐卵的华人女孩,并采访了她在英国捐卵的详细经历。

在英国捐卵子的过程

捐卵是因为“想帮助别人”

Elaine Chong是伦敦一家会计事务所的合伙人,早年在美国读大学时就曾动过捐卵的念头。她曾深入研究过与精子、卵子捐献相关的社会学、心理学还有生物学知识,并深深为人类拥有生育能力感动。然而,在美国机构的首轮筛选中她就被淘汰了。根据美国卵子捐献的筛选规定,从1980年到1997年,在英国居住超过六个月以上的人都不符合资格,因为这些人身上有传播疯牛病的风险。

回到英国后,捐卵的想法一直在Elaine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所以她决定再试一试。英国卵子捐献的筛选过程同样十分严苛,捐献者不仅要接受身体健康的检查,还要通过心理评估。Elaine说:“管理人员、医生、护士,每个人都问我为什么想捐卵。我把自己的动机总结为——我想帮助别人,让他们的家庭更完整。”

得到妈妈的支持很意外

Elaine有个很开明的妈妈。她说:“我妈妈一直坚持说,如果她死了,她愿意捐出任何对人有用的器官。虽然如此,卵子和器官还是不一样,如果有人带着我的基因,我爸妈会不会觉得这个人就是他们的孙子呢?”Elaine花了很长时间才有勇气和妈妈说出自己的想法。然而妈妈的反应很有趣,当即说“这事咱可不能和你爸说!”

当成功被选为捐献者之后,Elaine面临对的依然有长达几周的一系列检查。在填写个人信息时,Elaine不禁想象自己在申请卵子的父母眼中,将会以什么样的面貌呈现。身高?体重?眼睛的颜色?这些指标并不能准确地传达一个人的信息。Elaine边填边想,“孩子的父母怎么会知道宝宝可能在运动方面很有天赋、喜欢吃泰餐、喜爱小动物,还喜欢穿黑色的衣服?”当填到是否会演奏乐器时,Elaine觉得这些写在纸上的指标就像一份很干的简历。

取卵过程并不轻松

为了能够成功取卵,Elaine需要每天向自己注射两次雌性激素。妈妈虽然没有阻止,但是看到针管还是很担心,所以每次Elaine注射时,她都会选择回避。

实际上,注射雌性激素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感觉就像女生都会有的经前综合症一样,但是结果要比那严重100多倍。“我体重增加,感觉自己特别臃肿,根本穿不进牛仔裤,只能穿松紧腰的裤子。”除了生理上的反应,Elaine的情绪也受到影响。“我变得感情很敏感,流行歌曲、小动物的视频都能让我流泪,我花了很多时间观看这些作品。整个取卵的准备期超过三个月,虽然每次和医生见面的时间很短,但是来回路程都会花很多时间。”

最终取卵那天,虽然为了手术禁食了一晚,Elaine依然盛装打扮来到哈利街。在穿上手术服后,Elaine还在卫生间里来了张自拍,“假装自己穿了件露背长裙。”

虽然手术只需要15分钟,但还是要接受全身麻醉。当Elaine苏醒过来时,收到了一盒巧克力还有一张“感谢捐赠”的卡片。捐赠卵子的志愿者也会得到大约750英镑的补偿金,但是Elaine谢绝了这些钱,她说:我并不是为了钱去做这件事的。

手术很成功,医生一共从Elaine的体内取出了11个健康卵子。如果其中一个能真的孕育成人,也是一件很酷的事情。然而从此之后,Elaine再也不会收到任何关于这些卵子的消息了。除非他们真的成了孩子,在18岁成年以后,才有权利向胚胎管理局索要卵子捐赠者的信息。

最后,Elaine还为申请卵子的父母和可能会有的孩子写了一封祝福信,这也是孩子在18岁之前能接收到的,来自捐赠者的唯一物件。“当我离开诊所时,想到这些假设的孩子,我的情绪就不受控制,开始大哭。”

Elaine说,“(在信中)我告诉他们,他们是因为很多计划和爱才会来到人世上。我的家人、伴侣和朋友虽然可能并不了解他们,但都很关心他们。” “我还说了很多关于我自己的事情,关于我对社会正义的热情,关于我厌恶愚昧……”

当被问到下次还会不会捐献时,Elaine说:“也许会的,因为我坚信自己做了正确的决定,而且过程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困难。”

相关阅读:关于我在英国做试管婴儿的点滴与感想

简介: 华闻周刊是国际公民的本地读本,我们立足英伦,但想和你一起看世界。

.

288405-128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

首页 购物 百科 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