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裙真的如你想象一样的历史悠久吗?不!为什么说苏格兰裙相当“现代”呢?因为苏格兰裙其名字以及裙子本身在18世纪前其实都未曾被听说,它根本不是传统的高地服装。

16世纪以前,高地人的日常装束通常是一件长长的“爱尔兰式”衬衫,一件束腰外衣,外加一件斗篷和格子呢披风。而在上层阶级中,他们会将衬衫染成橘黄色,再用各种颜色和条纹织就斗篷与披风,但总的看来就是一种黄褐色或棕色的印象,就像在石南花(Photinia ,别名千年红、扇骨木,蔷薇科石楠属常绿灌木或小乔木)中的保护色。相信看过不少文献的你一定听过这样一段话:“宽松,便于跋山涉水,防御恶劣天气,在山涧丛林中露宿休憩。”但是,那时候,苏格兰裙并未出现。

有文字这样写道:在17世纪至18世纪,苏格兰的男人在战场上用不同的格子图案来区分敌我,作为驰骋疆场的战袍。但真实的历史事实确是战场上的高地军官穿着紧身格子呢裤(因为那时紧身裤是一种社会阶层的标志),普通士兵则光着腿,军官和士兵都穿着格子呢披风,前者用它做上身的外衣,后者则用其裹住全身,腰间系上带子,故而腰下的部分有几分像裙子。这就是绅士派头的紧身裤和“仆人”的束腰披风,并不像一些学者所描绘的那样:“穿上‘Kilt’,我们都是英勇无畏的苏格兰高地人!”

苏格兰短群

苏格兰裙出现

苏格兰裙名字的第一次出现,是在1727年后,一位被派驻到苏格兰的英格兰军官——爱德华·伯特的信札中出现的,他这样描述了因弗内斯(苏格兰北部)的当地风情:

固定出褶层,束起腰,使之成为长至大腿一半的短裙,剩余部分提过肩膀系紧……这样他们颇像伦敦的贫穷女子的样子——当他们将长袍提过头顶来遮雨时。

伯特解释说这并不是什么独特的服装,仅仅只是披风的特殊穿法,而且这种短裙在上坡和弯腰时,不体面之处暴露无遗,这就是被认为是苏格兰裙的伊始——束腰披风。

束腰披风为何在高低地区如此受欢迎——因为它便宜,对于一个普通的高地人来说,几先令他就可以买这样一身衣服,却永远也买不起最粗糙的“低地套装”。

苏格兰裙正式成形

苏格兰裙在1746年时才完全形成,在议会法案中被清晰的命名。它的发明者是一位来自兰开夏郡的英国贵格会教徒——托马斯·罗林森。罗林森停留在格林格瑞期间,对高地服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他很快也发现了这种服饰的不便之处,束腰披风可能很适合高地人闲散的生活——在山上休憩或隐蔽在石南花中捕猎,却十分不适合劳作(罗林森在当时租借了因弗格瑞的林区,建造了炼铁厂,并且雇佣了一批高地人),因此,罗林森找来了驻因弗内斯兵团中的裁缝,将裙子与披风分离,再在缝好的裙子上打褶,成为劳作时的工服,这就产生了苏格兰短裙。

随后,这式样的服装又被罗林森的同伴格兰格瑞的依恩·迈克唐奈尔效仿。自此,同族的人都如同以往追随着他们的首领, 地将这种服饰穿遍了大街小巷。

在那个时候,苏格兰格子真的是区分克兰(氏族)的标志吗?16世纪时期,社会等级的区分来源于颜色而并非氏族,在当时,酋长们的披风是彩色的,随从们的披风是棕色的。其它的支持格子并非克兰之分的论据可查阅到18世纪时,理查德·韦特(Richard Wait)所刻画的一系列格兰特家族的肖像画,画中所有人都穿着不同的格子呢;而1745年大叛乱爆发,从当时遗留下来的绘画、服装和文字中都找不到克兰的区别,也不存在格子图案的继承性。格子呢只是代表个人的品味与需求,与克兰无关。

苏格兰裙历史的浮沉

历史从来不会在理性的舞台去上演兴盛、浮沉、凋零、蜕变,我们可追寻的不过是沿着年的轨迹一遍遍地书刻篆写。

短褶裙也上演过历史更替必然的一幕——衰亡。1746年库洛登战役胜利后,汉诺威王朝禁止整个苏格兰地区穿着高地服装——披风、短褶裙、格子呢紧身裤、肩带……违者要受6个月的监禁之苦,不准保释,如若再犯则要被流放7年。这条严厉的法律效力长达35年,在此期间,苏格兰裙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覆灭。

苏格兰褶裙

而戏剧性的一幕又飘然出演,在那些习惯于高地服饰的居民弃之远去时,这曾被冠以“仆人”标签的装束却被曾经视如敝履的中上层阶级满怀热情地拾起,在当时盛行的浪漫主义之风的驱使下,演绎出了又一场繁华。在当时,英格兰化了的苏格兰贵族、好说教的绅士、受过良好教育的爱丁堡律师以及阿伯丁节俭的商人陆续在公开场合穿着这些新近发明的、价格昂贵的、样式花哨的苏格兰短裙公开亮相,作为一种盛装的风貌,苏格兰短裙成为一种时尚元素迅速在贵族中盛行,竞相追捧、乐此不疲。

而格子呢制服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作为一种区分克兰的观念流行起来的呢?最初,高地兵团穿的是他们的制服——束腰披风,渐渐的被方便新奇的短褶裙取代,随着高地兵团日益增多以满足战争需要,才逐渐产生了通过格子图案来区分军队的观念,外加上当时社会上掀起的一股浪漫主义之风,克兰崇拜开始效仿军队的做法,克兰格子呢褶裙才因此产生。

时至今日,苏格兰短裙在百年的历史长河中受到了一阵又一阵的热烈追捧,克兰格子呢相互区别的观念也逐渐深入人心,但最初打响这一效应的,要属足智多谋的制造商们。

前面提到过一个数字——35,“禁裙令”法令效力长达35年,在35年中,作为苏格兰短裙制造商唯一的出口来源只有高地兵团,但自从1782年“禁裙令”废除后,这些狡猾的商家看到了一个前景无限美好的市场,但其中最大的一家生产商当属班纳克波恩地区的威廉·威尔逊与桑的公司,威尔逊先生和桑先生看到各色各样的格子呢制品能引发人们极大的兴趣和强烈的市场效应,还能刺激部族之间的竞争,便与伦敦的高地社团联合,后者依据威尔逊与桑公司的商业计划,赋予某件斗篷或束腰披风以“量身定做”的历史价值,不断炒作。

1819年,当国王的访问被首次提出时,这家公司便准备了一本主要图案手册,并将各种格子呢样品送往伦敦,在伦敦高地社团及时“鉴别”这些格子呢属于这个克兰或那个克兰,一系列连锁反应过后,格子呢市场空前绝后的火爆,几乎每块格子呢一离开织机就被卖了出去。

就这样苏格兰首府被“格子呢化”了,到1822年,乔治四世开展了对爱丁堡的国事访问,这是汉诺威君主第一次出现在苏格兰首府,沃尔特·司各特爵士负责安排一切典礼,他们对访问的仪式、服装一律采用凯尔特风格,甚至是保卫国王的保安都选自“短裙爱好者”,而国王本人也穿着同样的衣着来到这次并聚一堂的凯尔特盛会,在访问的高潮阶段,觥筹交错,祝酒的言辞不是为了王朝、精英、文学作品、著名人士,而是为了“苏格兰的克兰与酋长们”,在这场集体的幻觉中,苏格兰短裙成了荣耀、尊贵、古老的代名词,成了氏族身份的象征和权力的区分。克兰格子呢以一种头戴“冕冠”的架势盛装出世,在一场又一场的更替中上演它“古老”的时尚。

推荐阅读:

值得一听的苏格兰风笛名曲

【Stirling】见证苏格兰历史的斯特灵之旅

【The Edinburgh Woollen Mill】来自苏格兰的羊绒羊毛制品

作者: 燕子
简介: 腐国流浪汪,买买买族成员,在不经意间发现真实的美好!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