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耗时8年、斥资5亿英镑改造的伦敦国王十字车站(Kings Cross)终于在伦敦奥运会之前投入了使用。对于许多中国年轻人来说,第一次听闻这座建筑还是通过J·K·罗琳的《哈利·波特》系列小说,小说里通往魔法世界的火车站台就从国王十字车站“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出发。但国王十字区更广为人知的故事,是它从一座工业遗产转变成了如今的伦敦新地标,成功地从充满着维多利亚式工业气息的破败区域变成了集商业、住宅与生活为一体的新社区,吸引无数人前来参观。

国王十字车站成为了一座通过再利用、保存与新建等方法重现的一个可流传后世的建筑佳作。国王十字区位于伦敦的市中心,大部分隶属于卡姆登区(Camden),东南角有一部分延伸至伊斯灵顿区(Islington)。早在维多利亚时期,国王十字区就是重要的交通枢纽,该区域内屹立着两座毗邻的大型车站:圣潘克拉斯车站(St Pancras)与国王十字车站。从英格兰北部以及苏格兰东岸城市的火车来来往往川流不息,不仅向伦敦输送乘客,更输送煤炭、啤酒等等不可或缺的生活用品。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华闻周刊》采访了负责该区规划的英国Alliesand Morrison建筑事务所(以下简称A & M)的合伙人杰森·斯莱特(Jason Syrett)与JMP建筑事务所董事长约翰·迈克阿斯兰(John McAslan),跟随他们回顾了国王十字区背后的变迁。回到10年前,国王十字地区可以说是典型的盘踞在大型火车站附近的“城中区”,声名狼藉,小偷与酒鬼横行,租金低廉,居住者多为中产以下。然而在如今,运营“欧洲之行”的圣潘克拉斯与国王十字车站都已经成为了全球最有格调的火车站之一,有机餐厅、咖啡馆和花店林立。

“国王十字区活化工作对我们而言是个很漫长的工程,”斯莱特对《华闻周刊》说,“我从2002年左右的时候就开始负责进行对整个区域的整体规划,工程的复杂程度超出了我们的设想,因为这个项目有非常多的不确定性,我们在前期规划的时候压根不知道这块区域以后的客户会是哪家公司,哪个餐厅,哪个机构。这就很棘手了。我们最后决定将国王十字区打造成商业、住宅和生活化结合的社区,要有供居民休闲娱乐的绿地,要有酒吧、餐馆与时尚品牌,也要有办公场所。”

斯莱特向我们展示了改造前的国王十字区的照片,两个车站虽然雄伟,周围却隐隐散发着破败的气息,区域内的仓库多是用来储存煤炭,因此整个区域更显得脏兮兮。

在区域改造开始后,第一批搬进这个区域的是伦敦艺术大学,这是伦敦的最高艺术学府。学生们在改造后的仓库里上课,做项目,甚至搞T台时装秀,给这个曾经死气沉沉的区域带来了新的活力。“当我得知伦敦艺术大学选址国王十字时,我非常开心,这个区域被工业气息浸染得太久了,需要充满活力与创意的年轻人来注入一些新的血液。”斯莱特如是说。当年一个规模庞大设计独特的砖砌仓库,如今由于伦敦艺术大学的入驻吸引了美食节与音乐节前来驻扎,游人如织。2008年,伦敦著名报纸《卫报》和《观察家报》也迁址国王十字区,同一座建筑里还有伦敦中区30年来所建的第一个公共音乐厅,伦敦小交响乐团(The London Sinfonietta)和启蒙时代管弦乐团(Orchestraofthe Ageof Enlightenment)皆驻扎于此。

在着手对区域进行重建时,斯莱特发现对国王十字这样大的一块区域来说,灵活性应当是重中之重。举例而言,一个区域内计划建设三幢中等大小的建筑,但如果客户需要,这个区域内的规划也可以将三幢建筑合并,建成一幢大型建筑。斯莱特指着规划图西南方的一片区域:“这里本来要建一些中小型的建筑,但是谷歌把这块地全部买了下来,准备建一个大型的办公楼给谷歌员工使用。新楼有11层高,可以容纳5000名工作人员,据说里面还有露天游泳池和自行车道。”除谷歌外,美食家杰米·奥利弗也将自己的餐馆和创意办公室总部安置在国王十字区,甚至奢侈品公司路易·威登也准备将办公室从邦德街搬至国王十字区,“放到十年前,谁能将路易·威登和国王十字联系在一起?”斯莱特笑。

国王十字

多亏了建筑事务所雄心勃勃又创意十足的发展方针,国王十字区终于华丽蜕变成了全英最抢手最富创意的街区之一,新建成的公寓租金直线上涨。

在整个国王十字区的改造中,由JMP建筑事务所设计的国王十字车站的改造项目可以说是重中之重。通过与英国文化遗产协会合作,JMP期望将国王十字车站改造工程创建为一个新的标志性里程碑。作为一级保护建筑,国王十字车站的整个重建工作都必须保持原有特征,以保证车站的历史完整性。作为欧洲单体跨度最大的车站建筑,整个项目十分复杂,涵盖了保留、修复和新建三类工程。西大厅作为整个项目的核心,更是需要团队的高度协作。

“我们1998年开始设计国王十字车站,2005年完成了总体规划。我们给车站重新定向,改成朝西开放,运营明显好转了。”迈克·阿斯兰说。

在这个总投资超过5亿英镑的改造项目中,最核心的部分是现有车站西侧新建的半圆拱形大厅,JMP为西大厅设计了一个跨度150米、覆盖整个半圆形西大厅的白色网格顶篷,这几乎是欧洲最大的单跨车站结构,由16个20米高的呈向上辐射状的钢结构圆锥“漏斗”提供支撑,仿佛一棵盘根错节的参天大树,支撑着早已不堪重荷的老旧墙面,在老建筑与新设计之间取得了绝佳的平衡。

通过改造,西大厅的使用空间扩大了3倍。在大厅南端的地面层和北端夹层开设了车站的新入口,与相邻的大北方酒店(Great Northern Hotel)交相呼应,从酒店可以直接进入车站大厅。另外,国王十字车站也是一座绿色的车站。装修后的火车站顶篷上覆盖着2500平方米的太阳能板,能提供车站10%的能源需求。另外车站东区用水的30%来自于雨水的回收利用。

如今,国王十字区一扫曾经的破败,变成了一个既现代又古老的伦敦地标。在圣潘克拉斯和国王十字里,没有廉价店铺和美式快餐,但却有皇家御用的老牌食品百货店福南梅森(Fortnum & Mason),有比利时有机餐厅,还有欧洲最长的香槟吧。川流不息的人潮在站台上来来去去,英国北部以及欧洲大陆由于车站的复兴而变得触手可及。

“在规划的时候我们在广场上设计了喷泉,有一天我提前下班溜达到喷泉那儿,看到很多放学后的小孩子在喷泉中间跑来跑去,打闹嬉戏,我觉得特别幸福。”斯莱特顿了顿,有些激动地说,“我们改造国王十字区,不仅仅是为了赚钱什么的,更重要的是,一个好的居住环境会惠及我们的孩子们。这是我们给后代留下的珍贵遗产。”

推荐阅读:

伦敦城市的历史,英国历史的缩影

伦敦有哪些值得逛的独立书店

简介: 华闻周刊是国际公民的本地读本,我们立足英伦,但想和你一起看世界。
相关专题 London | 伦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