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132

很多人说,游欧洲,就是逛乡村,看城堡。

英国的城堡之多,几乎可以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来形容,大到伦敦一般的现代都市,小到杜伦一样的恬静小镇,其旅游招牌里肯定有城堡和大教堂,或是保存完好、仍在使用的,或是年久失修、仅剩断壁残垣。英国旅游局把这些城堡统一划归在英国文化遗产名录之下,还设立了专门的网站,发布相关旅游信息,出售游览通票。刚开学的时候,学院里有免费的英国旅游宣传册可以拿,我就往宿舍里抱了一堆,其中一本,就是关于英格兰北部各地的城堡。

这里的每座城堡都有故事,比如某位知名伯爵公爵或是子爵曾住在这里,或是哪朝国王曾访问过这里,都会写在宣传册里,有了“人文底蕴”,这些经过几百年风吹日晒,看上去已经是灰头土脸、缺棱少角的石头堆,立马就罩上了一圈神圣的光环,引人无限向往。
米德兰城堡
从手里的宣传册看,图片上的城堡在模样上都大同小异,无非就是粗犷的大方石块堆砌在一起,堡顶树几座尖塔,塔上开几扇细长的小窗洞,要是墙上再缺块砖露个窟窿,或是一整面墙都倒掉,那就更是重点推荐了。城堡四周通常是绿树田野环绕,加以蓝天白云相称,看来看去,总觉得差不多,而且自己又不是历史爱好者,管他哪位历史名人哪住过的呢,前思后想半天,决定挑一个最美的去。仔细翻看宣传册后,我敲定了心目中英格兰北方城堡的代表:米德兰城堡。

决定去这里,完全是被照片吸引。和其他棕黑色,看起来阴沉沉的城堡不同,照片上的米德兰城堡是用灰白色的小砖搭成的,不高,但占地面积大,稳重地卧在广袤的约克郡田野上,前面是用木栏圈出的围场,其上牛羊成群,远处的小树林绵延至天边,和白云朵朵的的蓝天在天际线相接。

虽然去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知道米德兰是个小地方,除了去城堡,别的地方无处可玩,可下车后,走了几步,我还是忍不住感叹,写旅游册确实是一门高深的艺术。本来以为作为城市,杜伦已经是小到不能再小了,要是一个走对角线40分钟就走出城的地方,放在中国,也就是个大庄子吧,可是米德兰却是那种只有五条街,几十户人家,整个小镇连车站站牌都没有的地方,车站离城堡只有十步远,而出城的话,仅有几十步远。

近看米德兰城堡,就没了照片上的气势,第一眼看上去,硬是没认出来,直到走到牧场里,爬上城堡对面的小坡回头望,才重新找到了它在照片上的魅力。据说16世纪,英格兰玫瑰战争中一位主要领导者理查德在称王后,在这住过两年,而正是这一点,让这堆看似平常的石头废墟,有了不寻常的身份和地位。今天的米德兰城堡已经废弃,低矮的石头墙围绕四周,灰白色石块随意散落在绿意正浓的草地上,摇摇欲坠的高墙孤零零地立着,顶部尖塔上,还不忘插上一面英格兰的红十字旗。
米德兰城堡
看过城堡,离下一班公交车到站的时间还早,就在四周美丽的英国乡村田野上闲逛,看看牛儿马儿羊儿低头吃草的闲适样子,踩踩柔软的草地,呼吸着混杂着青草香和牛粪味道的牧场空气,头顶蓝天,信步而行。无论往哪个方向看,都是望不到边、走不到头的田野,牧场地用木栅栏和树分隔成一块一块,就像一张张方格布缝起来的大床单,平整的铺展在脚下。天。地。我。

两个小时后,重新回到中心小广场,在没有站牌的车站等车,刚刚站定,就看到对面的房子里,有个戴眼镜的男孩正隔着玻璃,向我热情的招手,见我也看到他了,一咧嘴,露出灿烂的微笑,扭头对屋里的人说了些什么,然后就见一群孩子的脸出现在窗户后面,小心翼翼的看着我。整个小镇安静的很,路上只有我一个人,我朝他们挥挥手,走了过去。

你好。年龄最大的那个戴眼镜男孩隔着紧闭的玻璃窗,向我喊。

你好。我笑着答。

而后他们便不说话了,只是一个劲的笑。

你们知道这是车站么?我没有看到车牌。有点被看的不好意思了,我大喊着问。

我们也不知道。说话的还是戴眼镜的高个男孩。

你们可以把窗打开,或者是出来么?我又问。

不行啊,我们出不去,窗户也打不开的。男孩刚说完,就跑开了。这时我看到,他身后的屋里,还有一大群孩子,最大的一个女孩有15岁的模样,怀里抱着一个刚蹒跚学步的小孩,见我看她,友好的笑笑,把孩子举起来,给我看。望着眼前这一群天真的孩子,都好奇的盯着我看,我心里一阵慌乱,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那个戴眼镜的男生又跑回来了,手里拿着手机,举起来就要给我照相。我只好傻傻的站在原地,让他拍。心想,也许这个小镇真的是很小很偏僻,住在这里的孩子还从来没见过亚洲面孔吧。

男孩拍完后,大家又隔着玻璃,你看我我看你,笑而不语。被拍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也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我便挥手说了再见,孩子们大也喊着再见,随即消失在窗户后面。

不一会,公交车就来了,坐在回乘的车上,车窗外依然是让人陶醉的乡村风景,小桥,流水,人家,田野,彩树,天涯,可脑子里,抹不掉的却是刚刚那群孩子可爱的脸,还有他们好奇的眼神。我忍不住想到了动物园,只是,我想不清楚,到底玻璃窗的哪一边,才是游客。

作者: 曲晓
简介: 青岛小嫚儿,2011年第一次来英国,本来只想读一年硕士,但没有想到上了腐国的贼船,在这土豆岛上一呆就是3年多,从杜伦到苏格兰,从剑桥到伦敦,明年的我又会漂到哪里呢?
相关专题 城堡

.

37567_387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