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罗那,单是这个名字,似乎就有说不出的魔力,引人心生向往。

第一次对巴塞罗那有印象,是上小学的时候。当时《流星花园》特别火,几乎是人人必看,我还问同学借来了整套光碟,几天就在家里看完了整部剧,一遍不过瘾,有些集还翻来覆去的看,10多年过去了,道明寺和杉菜的影子依然鲜明。《流星花园》第二部,其实没认真看,觉得拍的不好,但有一段记得很清楚,就是道明寺和杉菜用扔飞镖的方法来决定度假地点,然后硕大一张世界地图,道明寺硬是邪门的扔到了巴塞罗那上。后来,半部剧都在描绘两人在巴塞罗那的浪漫故事和那里的美丽景色,加上拍摄艺术一渲染,巴塞罗那对于还是小学生的我来说,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当时我就想,巴塞罗那,以后我也要去。

后来上了中学,不论是美术课、历史课还是地理课,说到巴塞罗那的圣家大教堂,老师总是重点提了一下,说是世界上最美、最壮观的教堂,建筑历时也最长,几百年了还没建好。看着课本上的图片,只是一张未完成的教堂的插图而已,其气势却也足以让人震撼。

当时我就想,巴塞罗那,以后我一定要去。
巴塞罗那
来了英国,欧洲近在门口,去巴塞罗那这个多年的梦想也看起来触手可及,第一个学期结束后,圣诞假就迫不及待的打算去周游西班牙。激动的什么都没想就先订了往返机票,然后去查签证信息的时候才发现,银行存款证明要3个月,算一下,10月份开户,要到12月才可以,而我是12月19号的机票,当时就傻眼了,写信去使馆问,说可以12月9号去递签,3个工作日出结果,也来得及。

但是,我忘了西班牙人的效率。一个教堂200年还建不好的国家,一个以睡午觉闻名的国家,3天其实可能意味着10天。12月9号抵签后,我就经历了从希望到绝望的漫长等待,18号的火车票去伦敦,17号晚还没有收到签证,机票只好浪费,匆忙改变计划,去英国转了一圈,等玩完20天后回去,却发现签证到了,12月21号签出。一时间我哭笑不得,材料里明明是19号的飞机,到了21号审核材料,居然还能签过,我不知道是该夸他们心肠好还是该骂他们缺心眼。但不管怎么说,千辛万苦拿到的签证总不能浪费,而且离开学还有一个周的时间,虽然周游西班牙是不够了,但还是可以去一趟巴塞罗那的。当晚回去,就买了去巴塞罗那的往返机票。

在飞机上,我旁边坐了位英国大婶,一直说个不停,一见我,上来就是三个词:西班牙人?英国人?日本人?我不好意思的说,中国人。

我去过中国。大婶说,然后,我们便很自然的攀谈起来。大婶很热情,说起话来有种喝醉了的感觉,我什么都不用说,自己就已经把家底全报出来了。她反复强调,巴塞罗那她去过好多次,但还是去不够,美是当然的了,更重要的是城市的气氛让人舒服。

和英国0度的寒风和整日阴沉的天相比,西班牙近20度的温暖和灿烂的阳光,让我一下飞机就爱上了那儿。巴塞罗那的机场不大,人不多,大厅用的是玻璃墙,一眼就能看到外面路边的椰子树。我笑了,椰子树啊,用不用这么夸张。

在大厅里转了一下,没看到地铁的标志,就去信息台问怎么去市中心。坐在台后两个女人,正用西班牙语聊天,我在她们面前站了好一会儿,直到她们聊完天,一个人才转头来看我,然后懒洋洋的笑了一下,说,你好。

虽然我西语会说几句,但终究没鼓足勇气,还是用英语问的。她懒洋洋的答,出门左拐有巴士。

巴塞罗那在西班牙东北,属于加泰罗尼亚地区,说加泰罗尼亚语,虽说和西班牙语差不多,但也是有区别的。巴士上报站名用的都是三种语言,加泰罗尼亚语、西班牙语和英语,我听了半天,才分辨出这三种语言的顺序。
巴塞罗那
事先查好了路线,从加泰罗尼亚广场下车,正好是巴塞罗那著名的商业步行街兰布拉大道(La Rambla)的起点。和机场的略显荒凉相比,一下车,巴塞罗那的繁华便扑面而来。起码8车道宽的马路看上去好像一直在压车,人行道也宽的过分,差不多都能跑开两排车了,但同样也是挤满了来来往往的人,就连广场上的鸽子也是数目惊人,一大片密密麻麻的落了一地,一有人喂食,就呼啦飞起来挤成一团,看着有点吓人。

从广场开始往南走,就是兰布拉大道。巴塞罗那的路很有特点,最显著的就是宽的过火,这让人过次马路很是不容易,但好在,也许是出于人性化考虑,在特别宽的主要干道中间,一般都再加一条人行道,也就是说,普通意义上的马路是两边人行道,中间车行道,但巴塞罗那的路是两边和中间都是人行道,然后夹在3条人行道中间两条车行道。

正是因为这样,巴塞罗那的步行街是可以有车行的,著名的兰布拉大道就是如此。中间是很宽的步行街和两排店铺,两边又分别留了一个车道来行车,然后又是人行道和店铺。所以,当其他地方的步行街来回两趟可以逛完的时候,在兰布拉大道可以走上4遍。

因为想先找到订好的青旅把包放下,所以只顺着步行街走了一小段就拐了出去,按着之前在地图上看到的印象,一路向东走。市中心一带算是古城区,有着西班牙风格浓重的密集建筑,居民区之间的小广场种着棕榈树,楼与楼之间隔的很近,挤出一条条小胡同,每个窗户外还有阳台,看着都觉着从这一边一步就可以夸到对面去,还有木板窗帘和彩色墙漆,加上艳阳高照,让人忍不住想喊,这里就是西班牙!

当初巴塞罗那建城的时候一定很有规划,因为楼房建筑大部分像整齐堆放的四方形箱子,勾勒出横平竖直井字形的马路,当地旅游局又没办法像其他规划简单的小型城市那样,在每个路口放上标志牌和旅游地图,所以外地人会很容易迷路。

心里一边埋怨着巴塞罗那的旅游工作做的不好,一边担心,自己可能是迷路了。

问路吧。在心里好好的组织了一下问路用的西语,看到对面走过来一个年轻女人,就走上去,拿着有地址的青旅订单,说,我在找这个地方。

她看了一下,皱着眉头想了想,说,我也不太清楚具体在哪,可能会很远吧,要不你去问一下旁边店里的人,他们可能会知道。

谢谢。我说。

居然能大体听懂她说的是什么。我心里一阵骄傲,忍不住笑了。

一路问过去,大家都特别热情,比划着说好几遍,就怕我不懂,简直恨不得亲自送我过去。

找到青旅,放下东西,和刚认识的一个巴西男生出去转悠。因为已经下午4点了,我们就只想在附近漫无目的地走走。走着走着,就到了圣家大教堂。曾经梦想过千百遍的地方,如今当自己真实的站在它面前,却并没有想象中激动,反而是平静,还有梦想实现后小小的失落。

这就是圣家堂啊,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宏伟吗。我说。

没有吗?我觉得很宏大,很震撼啊。巴西男生说。

是么,也许是儿时看到的插图已经深深植根在心里,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不断把那种最初震撼的印象加深和美化,以至于梦想的那个圣家堂,已经是只存在于自己想象中的一种信念了吧。

但是,当走进去,看到了我从来没有看过的教堂的另一面时,却在第一眼,就被它的美彻彻底底的震撼了,只能呆在原地,痴痴的看着,不知所以。
巴塞罗那
看过很多教堂,但是没有一个能和圣家堂相媲美。一般的教堂只有一面大彩色玻璃,其他都是小窗,加上灰黄的地砖墙砖,色调低沉,感觉阴沉神秘;而圣家堂四周全以大彩色玻璃围绕,阳光可以直射进来,地面打破了传统的土砖形式,用的是亮灰色瓷砖,林立的立柱通体白玉色,整个大厅显得辉煌明亮,更令人称绝的是教堂的穹顶,立柱顶部分出细小的枝杈,像伞一样打开,不同立柱的枝杈间相互组成几何图案,其中点缀彩色圆形装饰,空白处加以涟漪般的浮雕荡漾开去,整个穹顶有如一片镶嵌着宝石盛开的花圃。
巴塞罗那
在圣家堂里呆了两个小时,我才不舍地离开。

最终,让我震撼和爱上的,不是曾梦想过千百遍的教堂外景,而是那从来没有见过的内部。
巴塞罗那
在巴塞罗那呆了4天,逛遍了所有的景点,吃了海鲜饭 (paella),喝了桑格利亚酒(sangria其实就是红酒兑柠檬汁),看了弗拉明戈舞,和同屋的两个阿根廷男生练习了几句西班牙语,在巴塞罗那的日子就这么闲散又忙碌的过去了。巴塞罗那是一个中满自相矛盾的地方,城市繁忙,生活节奏却闲散,人们友好热情,但也不乏粗俗之辈,风景浪漫,却也安静自然。飞机上的大婶说的对,让人爱上巴塞罗那的,不是这个城市的美丽风景,而是弥漫的城市气氛和文化,那种让人说不出的喜欢与享受。
巴塞罗那
巴塞罗那,确实是一个充满魔力的地方。

作者: 曲晓
简介: 青岛小嫚儿,2011年第一次来英国,本来只想读一年硕士,但没有想到上了腐国的贼船,在这土豆岛上一呆就是3年多,从杜伦到苏格兰,从剑桥到伦敦,明年的我又会漂到哪里呢?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

1条评论
  1. 中医诗人杨子 2014年12月28日 下午5:46 回复

    好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