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底从英国走的时候,天气反常的暖和,光秃秃的树杈还是冬天的样子,有几天突然的天气晴朗,让太阳一晒,温度就猛冲到20度。以为欧洲就这么迎来了美好的春天,便只穿一件毛衫和单夹克就屁颠地去了欧洲,结果刚到德国的前三天便逢连阴雨,在柏林的最后一天还叫冰雹一顿砸,加上那吹着人跑的强劲冷风,差点冻死。想去店里买件衣服,却发现向来抗冻的欧洲人已经全部是短袖春装上柜。

到德莱斯顿的那天终于又见到了蓝天,让太阳一晒,就不冷了。

上午从柏林坐上火车,临近中午到德莱斯顿,留宿我们的Jan和Stephanie在火车站等我们。下了火车,小火车站也没什么人,远远的看到一对年轻夫妇站在出口处,应该就是了。因为事前联系的时候,都是通过Jan。我走过去,照着那个女生就热情洋溢的问了句,是Jan么?结果旁边的男生伸出手和我握了握,说,你好,我是Jan。原来Jan是个男人的名字。

Jan中等个头,大眼睛,高鼻梁,看上去很和善,穿着风衣,很有绅士派头,那种气质即有Bruce Willis的刚,又有刘烨的美。他身边的Stephanie则戴一副黑边半框眼镜,看起来很朴实,在我看来并不算美女,但举手投足间散发着莫名的优雅气质。

Jan很热情,英文也好,一路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他们家。我们打算先放下行李,下午再出去玩。

一进家门,最显眼的就是客厅中间的螺旋楼梯。上下层的公寓,一层是厨房、厕所、客厅和一个露天小阳台,楼上估计就是卧室和厕所了。客厅其实不大,一个角落摆着摞满书和放着电脑的书桌,旁边是电视和书橱,书橱里除了书,还有很多艺术品,底层是各种酒,墙上挂满了风格各异的艺术品,有色彩浓重不知道画的是什么的抽象艺术海报,有几个纪念车牌,有佛的铜质头像,还有画着老虎的中国水墨画;客厅的另一角则显得清雅很多,只有一张餐桌,白墙上挂着一幅带框画;客厅中间的楼梯旁边是我们晚上睡觉的沙发。

进门,放下包,Jan就忙着和Stephanie给我们打印德莱斯顿的地图和旅游手册,然后又陪着我们坐火车到市中心,领着我们逛了一圈,介绍了主要景点,才回家。
德国德莱斯顿
来德莱斯顿之前其实并不知道这个城市的渊源,只是因为德国朋友推荐。本以为是个不出名的小镇,可后来和一个英国朋友提起,他反应强烈地说,哦,这个地方啊,很有名的,我知道。我不解,问,怎么个有名法?看我迷茫,他也犹豫了,说,因为二战啊。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过无知,我就没再多问。回去上网一查才知道,当年二战,丘吉尔一声令下,德莱斯顿全部被英军炸毁,现在的城市是按原来的样子重建的,可就算这样,德莱斯顿依然作为历史名城,魅力不减当年,被冠以“北方弗洛伦萨”的美誉。

德莱斯顿的市中心基本都是传统欧式建筑,宫殿、府邸、教堂、剧院和大学,密集分布,错落有致,互相作为彼此的依衬,把欧洲的古典历史气息烘托的甚是浓郁;地处东德,德莱斯顿继续保留着很多东欧式建筑。两种风格放在一起,却并不给人突兀感,反倒是一种和谐的美。周日的市中心广场上,阳光美好,卖艺的吹号人感情投入一首接着一首的吹奏,引来一群人鼓掌围观;下午,还出现了一群身穿华丽德国宫廷服饰的老爷爷和老太太,挽着手,在广场上漫步。

逛完市中心,在广场上坐着听听歌,晒晒太阳,磨蹭到下午5点半左右,坐火车回了Jan和Stephanie家。

在家里大家就是坐着聊天。Jan很健谈,而Stephanie则总在一边笑而不语。聊了几句,我才弄清楚,他俩还没结婚,是男女朋友,目前都在大学里读硕士,两个人都爱旅游,已经一起周游了很多地方,护照上的签证都贴了满满一本。

我们讲了很多旅行中发生的故事,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天黑。肚子饿的咕咕叫了,偷偷看了下表,7点半了,可Jan还是稳稳当当的坐在椅子上,东拉西扯的讲故事。我心里斗争了好半天,最后终于忍不住问,你们吃饭了么?

Jan很淡定,说,还没有。然后开玩笑的说,虽然我们德国人的作息时间很规律,吃饭不是因为饿了,而是因为到了吃饭的时间,但是,没有,我们还没吃。说完,继续讲他的故事。

过了一小会,Jan的故事讲完了,静了一会,对Stephanie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吃饭了。我满脸希望的看着他们,心里狂喊,是啊是啊!

大家一起去了厨房。看着Jan和Stephanie忙活着做饭,心里不仅感慨,欧洲男人在做饭这一点上,真是不得不让我佩服。虽然不能以偏概全的说,所有欧洲男人都这样,但至少在我认识的人里面,男生爱做饭,实际做饭,而且做的好吃的,要多过女生。但又一想,在英国认识的中国男生,也大多是好厨子,便想,这应该是和生活经历有关。欧洲的大学宿舍少,大多学生要自己租房子住,独立生活,最基本的就柴米油盐。生活所迫,自然就把做饭的本事练出来了。一个英国朋友现在甚至在家给父母和弟弟妹妹做饭,一开始听他这么说,我还不相信。他说,爱做饭是因为爱吃,而在外地上大学想吃好的就得自己做,几年下来,便爱上了做饭。后来,我去他家吃饭,看他切菜掂勺果真是样样在行。

吃过晚饭,又聊了一会儿,尝了一瓶当地啤酒和一小杯伏特加。快11点了,大家都累了,第二天我们还要赶早上的火车,便相互道了晚安去睡觉。
德国德莱斯顿
第二天早上,Jan出门给我们买早餐。等Jan回来,Stephanie才下楼。我们吃的是面包夹果酱,据说是非常德式的早餐。Jan颇为自豪的说,德国是世界上做面包最好吃的国家。怪不得,在德国,满马路都是面包店,开始在德国的几顿饭,没有别的吃,顿顿吃面包。对于德国人来说,做面包是非常有讲究的,而其他国家根本就不懂怎么做面包,尤其是英国。的确,对于国菜是炸鱼加薯条的英国来说,看似简单的面包,在细致严谨的德国人手里,也有了高深的学问。

那天早餐的面包的确好吃,虽然只是最简单普通的面包球。

我们走后没几天,Jan和Stephanie去了奥地利和捷克。知道当时我也在奥地利,Jan还给我发信息,但最后也没有碰上面。后来,他们又去了塞浦路斯。

我回英国后没多久,听说Jan和Stephanie结婚了

作者: 曲晓
简介: 青岛小嫚儿,2011年第一次来英国,本来只想读一年硕士,但没有想到上了腐国的贼船,在这土豆岛上一呆就是3年多,从杜伦到苏格兰,从剑桥到伦敦,明年的我又会漂到哪里呢?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