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85_11

克鲁姆洛夫(Cesky Krumlov),捷克南部古城,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编的世界文化遗产。这个名头听起来很唬人,但其实在欧洲,因为古镇众多,“世界文化遗产”比比皆是,小小的杜伦也是挂了名的。捷克朋友说这里值得一去,虽然交通不便,也就安排在了行程里。
捷克克鲁姆洛夫
从布拉格坐火车,本来很近的路程,4个多小时才折腾到,中间倒了3次车。一开始是正常的火车,等进了南部山区,就换成了蒸汽机一样的爷爷级火车,本来就是自行车的速度,还开几分钟就停一下,噪音咣咣的巨大无比,摇摇晃晃还不稳当。最后,火车在一个如美国西部电影中荒凉小城的车站停下了,车上的人呼啦一下全下光了,报站的牌子却明显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列车长笑容可掬的要赶我们下车。我们急了,不会说捷克语,就反复说,Cesky Krumlov? 列车长依然满脸笑容,边叽里咕噜的说着捷克语,边伸着胳膊把我们往车下赶。旁边一个老太太这时朝我们喊了几嗓子,“布斯,布斯”(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公交车bus, bus)。还没等反映过来发生了什么,我们便和一群老爷爷老太太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山沟沟里,坐上了一辆只有我小学春游时才坐过的那种大客车,在九曲十八盘的山路上颠簸着又不知要去往哪里。

大客车一站一站的停了很多次后,终于在20分钟后,停在了一个大一点的汽车站,大家都下了车,看来是总站。这里比刚刚的荒凉小站稍有人气些,但除了刚刚下车的这一批人,也再无人影。一个像废弃工厂一样的建筑外墙上红色字赫然写着Cesky Krumlov,看来我们终于找对地方了。可是,文化遗产呢?

在车站转悠了半天,找着一张地图,研究良久,又问了一个在车站等车但不会英语的人,好一顿比划,才弄明白,我们还得花个10分钟走去市中心。当终于找到了景点,看到了文化遗产,大半天已经折腾过去了。
捷克克鲁姆洛夫
Cesky Krumlov的确很美,有那种童话小城的感觉,很多景色就和印象里小时候看过的故事书插图一个模样。整个城有围墙包围,里面完整的保留了各种古建筑,没有现代工业的痕迹,要是拿它和中国做对比,就和乌镇周庄那种景点的性质差不多,只是这里没有门票。

古城中几百年下来,积攒了不同时代风格的古屋,紧挨在一起。文艺复兴的房子喜欢在外墙上画砖块花纹,打眼一看就像墙是用砖垒的一样,有的墙上窗户直接就是画上去的,窗户后面还画个人往外张望,看着怪吓人的;新古典的屋子二层都扩建,大肚子鼓出来一块;而巴洛克风格的房子檐角都有一圈圈卷起来的花纹,颜色粉嫩系,相当可爱。爬到高处远望,眼底是鱼鳞般密密麻麻的屋顶,大片的红瓦间点缀着几块青黑瓦屋顶,几条空出的狭窄过道纵横交织。总体印象,感觉Cesky Krumlov和杜伦差不多,有河,有古屋,有小桥,有教堂,活脱脱一个东欧版杜伦。
捷克克鲁姆洛夫
我们自己逛了一会,到下午2点半的时候,和约好留宿我们的Lukas在城中心广场碰了面。本来还有些担心,因为看到Lukas资料里即没写他会讲英文,图片又模模糊糊看起来像个老大爷。真见到他本人了,才发现,原来他一口流利的英语,而且年龄看上去也就30岁左右。

Lukas穿了一身运动服,戴一顶棒球帽,脸和身材都圆滚滚的,一副憨厚模样。下午领着我们逛了一下古城,还用他以前做导游的关系,给我们弄到了免费登塔的票。也忘了我是怎么提起的,Lukas知道我对当地啤酒感兴趣,就约了朋友晚上一起去酒吧。

晚饭是在他家里,我们自己做的意面。Lukas的公寓很小,只有一室一厅,但屋里有很多花草,还养了两只大蜗牛。做饭的时候,我看到桌上摆了一筐水果,上面有两个圆圆的绿色东西不认识,就问他是什么,Lukas看了一眼,脸上是依旧淡淡的笑,说,我知道这个东西的捷克文名字,但不知道英文怎么说。然后,他就去自己的屋子里捣鼓电脑去了,说是要帮妹妹修电脑。Lukas从来话不多,表情平静,有时都给人冷漠疏远的感觉。

我们吃完了饭,刷了碗,再回头一看,Lukas已经切了那个我刚刚问过的绿色水果摆在桌上。我心里不禁一阵感动,猛然想到,刚刚在外面逛的时候,一开始我无心的提了一下有座桥很漂亮,结果最后回家的时候,Lukas就领着我们从那座桥底走,和我说,看,你喜欢的那座桥。

吃了那个绿色的水果,原来是一种萝卜。

晚饭后,我们稍作休息,就去了酒吧。一提起啤酒,大家首先想到的大概都是德国,觉得德国啤酒全球一流,但其实,这只是德国的品牌宣传做的好,后来问过很多朋友,大家都说,德国啤酒固然好,但要说第一名,那还是捷克啤酒。捷克是全欧洲啤酒年消耗量最大的国家,出产啤酒种类多样,质量上乘,而且价格便宜。

那天,本来是不想多喝,只尝一下就好,但也许是我喝太快,Lukas一见我的杯子见底,就给我点新的。我们在酒吧里耗了整个晚上,后来还和抱吉他唱歌的一桌人凑到一起,摇头晃脑的唱歌大笑,直到老板撵我们才作罢。

出了酒吧,我已经是眼冒金星,路都走不成直线了。左手扶着朋友,又手扶着Lukas,一步三晃的往回走。

走了没几步,Lukas把我的胳膊拿开,转而抓起我的手,紧紧的握着。当时我心里稍稍一惊,但在酒精的作用下,也没觉得有什么,只是一路再没说话,静静的走了回去。

总感觉Lukas心里一直有个阴影,也许是和女朋友分手后还没有走出来,也许是爱狗刚死还伤心难过。记得喝酒的时候,旁边有桌人在弹吉他唱歌,Lukas听到了也跟着唱了起来。我觉得好听,就问他,这歌唱的什么。Lukas说,是关于一个男孩和女孩的爱情故事。说完,两眼出神的看着前面,那一刻,我分明看到他的眼眶红了。表情黯淡的沉默了一会,Lukas转头去和旁边的捷克男生聊天,一时不再理我。后来,他又提起他的狗,对我说,这个世界上,曾经真正爱过他的,只有他的狗。

好歹也算朋友一场,如果只是握着他的手,能让他心里感到安慰一些,我乐意帮这个忙。

回家后,他把吉他翻出来,给我弹了几首不太成调的曲子。我在酒吧里说过要他给我弹吉他,本以为他喝多了就忘了,但毫无意外的,他都记得。

第二天起床,第一次有了宿醉的感觉,一整天都没胃口。上午又和朋友去市中心瞎转悠了几个小时,说好中午就走。Lukas听说我们来的时候坐火车很麻烦,就开车送我们去了附近的大城市,从那里再坐火车就方便了。40分钟的车程里,Lukas车上放着音乐,大家都没怎么说话,估计是想起昨晚上的事有些尴尬。

到了火车站,Lukas帮我们找站台,一直送我们到火车跟前。说再见的时候,我上前拥抱了他一下。Lukas站在原地没动,手只是轻轻的在我背上搭了一下。说了再见,他淡淡的笑了笑,便转身走了。

坐在开往奥地利的“豪华”火车上,我想,Lukas是个实在人,虽然表面冷漠,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硬汉模样,其实很重感情,有事都放在心里,默默的对人好。

窗外的绿色快速闪过,我心里默默的祝福,希望Lukas能早日找到那个对的她。

作者: 曲晓
简介: 青岛小嫚儿,2011年第一次来英国,本来只想读一年硕士,但没有想到上了腐国的贼船,在这土豆岛上一呆就是3年多,从杜伦到苏格兰,从剑桥到伦敦,明年的我又会漂到哪里呢?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