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布尔雅那,斯洛文尼亚首都。

要不是去欧洲设定路线的时候捧着地图好一顿研究,还真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别说首都,就是斯洛文尼亚这个国家具体在哪,我也不清楚。从欧洲回来后,有一次,一个英国朋友问我,欧洲都去了哪,我说到卢布尔雅那的时候,他打断了我,问,那是哪?我一愣,说,在斯洛文尼亚啊?朋友脸上继续的一脸茫然。斯洛文尼亚首都?你不知道么?我声音变得犹豫。他摇着头,说,从来没听说过。哎呀,卢布尔雅那,斯洛文尼亚的首都嘛!我说的特别理所当然,就好象这是天经地义人人皆知的常识一样。朋友一撇嘴,满是讽刺的说,对,就是,就好像你一直就知道卢布尔雅那是斯洛文尼亚首都一样。我们都笑了。
斯洛文尼亚
说实话,卢布尔雅那的确不是什么旅游城市,整个斯洛文尼亚也不太以旅游著称。选择去那里完全是因为绕道去了布达佩斯,再回奥地利不想走回头路,只有再从卢布尔雅那绕。本来还想顺路去一下克罗地亚的萨格勒布,结果临行前才发现克罗地亚不是申根签证区,要去还要另签,只好作罢。

从布达佩斯到卢布尔雅那,坐火车要9个小时,这还是时间最短的了,其他线路少说都要10多个小时。在火车上睡了个昏天黑地,不知不觉就到了,一看表,已是晚上9点多了。

下了火车,也没有室内大厅,头顶上一个棚子,旁边走几步直接就是马路。冷风嗖嗖的往脖子里灌,四下漆黑一片,隐约可见零散的几个作坊样灰头土脸的小房子,也是黑灯瞎火的。同一站下车的也没多少人,大家都是自顾自的低着头,行色匆匆。事先和宿主Almir约好,在有大M标志的麦当劳门口等他来接。

等了15分钟,Almir才姗姗来迟。来欧洲之前找沙发的时候,看照片知道,Almir是本次旅行众多宿主中仅有的两大单身帅哥之一。真的见面之后,不仅再次感叹,真是大部分欧洲男生本人看着比照片上好很多。Almir个头不算太高,不到1米八,很舒服的高度,说话不用仰的脖子疼;他穿着休闲,一身黑色,和浓密的黑色头发倒也相称,浓眉大眼,五官精致,永远一副笑模样。

从火车站到他家走路大约15分钟。Almir为人热情,有说不完的话,而且英语惊人的好,流利的美语说的有板有眼。我忍不住问,你是去过美国么?他答,没有。我又问,那你大学学英语么?他说,不是,我学社会学和音乐,我唱男高音的呢。我更吃惊了,说,你的英语超级好,我都差点以为你是美国人了。

Almir本来就笑盈盈的脸这下笑的更开心了,说,我以前室友有一个是美国人,可能是受他影响吧。

说到室友,Almir讲起来就不算完。他说,以前住学生宿舍,和很多欧洲交换生住一起,那些欧洲学生实在是太能闹腾了,几乎天天开派对,没个清闲,最后他只好搬出来住。

和大家一起玩一玩不好么?为什么要搬走?我问。

一开始是很有意思啊,各个国家的人一起,喝酒啊,胡闹啊,可老这样也不行啊,都没个消停,什么都干不了,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了,只能搬出来,现在我住的地方,就好多了。Almir说话语气很轻松随便,中间加很多口头禅,就像讲笑话,说几句就笑个不停。

Almir的室友是个法国女生,长的比较彪悍,就算是长头发,打眼一看我也以为是个男生。晚上大家一起坐在电视前聊天,Almir先是把茶几上的一大盘复活节巧克力蛋端给我们吃,后来又问,你们饿不饿,要不要叫批萨。因为已经很晚了,加上在火车上吃了很多点心,也不饿,就说了谢谢,不用。

那个法国女生很友善,跟我们说,她家在巴黎,当年来卢布尔雅那旅游,然后就无可救药的爱上这里,后来又回来访友,现在已经来半年了,而且还打算继续长久的呆下去。至于是什么样的朋友,能让她放弃巴黎的光环,来到这么一个偏僻荒凉的地方久住,就不多问了。她一直满脸幸福的说,哎哟,这里真是一个奇妙的地方,我太喜欢了。我坐在一边,脸上笑着附和,心里就纳闷了,一个从小在巴黎的繁华与骄傲中长大的人,怎么能屈就于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如此之久,还整天悠哉游哉乐享其中。

本来就只是把卢布尔雅那当成中专站,第二天上午的火车,就回奥地利。第二天早上要早起,想在市区逛两个小时再走。Almir问清了我们起床的时间,说要和我们一起早起,领着我们转一转市中心。

大清早起床,收拾利索了,差不多快7点,Almir从他屋里出来了。和昨晚的休闲T恤风格完全不同,他换上了一件灰黑色菱形图案的毛衣,很有绅士派头,头戴一顶黑色冷帽,又多了一副痞子相。只那一眼,我当时居然没忍住,哇哦的感叹了一声。Almir从我身边走过,看了我一眼,依然一脸轻松自在的笑容。去厨房接了杯水,穿上一件黑色呢子外套,围上黑色围巾,拿了钥匙,说,准备好了?那我们走吧。

麻烦你了,跟着我们起这么早,真是不好意思。看着他还有些惺忪的睡眼,我抱歉的说。

嗨,没事。Almir淡淡的一笑。

早上7点多而已,马路上已经是人来人往了。之前在德国和奥地利,早上9点多的马路上还没什么人,一片安静萧条。我问,今天是什么日子么?怎么这么早,路上就这么多人?

这就是我们最正常的样子啊。Almir答。

在德国可不是这样。我说。

哈哈,我们可比德国人勤劳多啦。Almir依旧一副阳光灿烂的表情。

Almir就像是一个不断散发着乐观精神的泉眼,老是笑,也老是有说不完的话。一路上,我们不知道怎么的就聊起了哈利波特,后来又不知怎么的扯到了他来英国找我,一起去看拍哈利波特的安尼克城堡。后来,我回了英国,他在网上跟我说,要去美国大学参加面试,我自然是给他鼓劲加油,他当时居然表现的特感动,好一个说谢谢,最后还来了句,爱你,姑娘。看的我当时愣了半天。

我们气喘吁吁的爬到山顶,看了眼城堡,隔雾远眺了一下阿尔卑斯山的雪顶,就匆匆下山了。去市中心走了走,看到很多店都关着门。Almir说,最近国家经济情况不好,很多店家都倒闭了,市中心最好的位置,店面都空了那么多家。

2个小时不到,卢布尔雅那就基本看完了。其实真没什么,并排三座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桥,还有旁边的一尊穷诗人铜像,居然就是最标致性的景点。

Almir送我们去火车站之前,先领我们去了一家便利店买早点,说那里的东西比火车站的便宜。我们在那里买了早餐,他一出门,就在马路上边走边吃,还自己笑嘻嘻的说,哈,我现在怎么感觉就跟来旅游的一样。

Almir把我们送到火车站就走了。站着等车,眼前一趟趟开来的火车都被涂鸦画的色彩斑斓。过了一会儿,好歹一趟干净的没有涂鸦的火车来了,是奥地利的车。坐在车上,心里不自觉又想起了那个法国女生,就一直琢磨,想她为什么能抛弃巴黎,能在卢布尔雅那生活的这么滋润。

后来回到英国,和朋友聊起此事,朋友说,这不奇怪,也许她是厌倦了大城市的喧嚣,巴黎其实也没有人想象的那么美好。

是啊,有多少人,是从小在大城市长大,习惯了那里的喧嚣,心里却渴望归园田居;而打小村镇乡野长大的孩子,都是一门心思的要往大城市跑。其实,生活中这样的矛盾比比皆是:放假了怀念开学,开学了又盼着放假;夏天喜欢冬天,冬天又念着夏天;小时候盼着长大,等真长大了,又想还是当小孩儿好。

总之啊,得不到的,也许永远都是最好的。

作者: 曲晓
简介: 青岛小嫚儿,2011年第一次来英国,本来只想读一年硕士,但没有想到上了腐国的贼船,在这土豆岛上一呆就是3年多,从杜伦到苏格兰,从剑桥到伦敦,明年的我又会漂到哪里呢?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