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美到了极致的地方,就好似一幅天然的油彩画作,每一缕光,每一片云都点缀得刚好,任何一点人工的添加都如同画蛇添足。所以,这里没有绚烂的霓虹灯,没有复杂的立交桥,没有高耸的摩天楼,有的只是数不尽的教堂宫殿,看不够的艺术珍品,说不完的历史故事,伴随着静静流淌的阿诺河,把文化的种子从这里传播到了全世界。
佛罗伦萨
时光的沉淀已经融化进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壤,无论岁月怎样变迁,年代如何更迭,翡冷翠(Firenze,佛罗伦萨是国际认可的一个通俗的译名,而“翡冷翠”这个名字不光在中文翻译中凸显出了文艺范儿,关键还在于它是最遵从意大利语发音的一种译法,因此颇受笔者青睐),将永远以它古老且纯粹的一面屹立于世。其实,与其说它是一座城市,不如说它就是一张历史的名片。

托斯卡纳的平原处在四周崇山峻岭的环抱当中,因此即便地处内陆但却气候温和,阳光充足,风不凛烈雨不迅疾,怕是连上帝都不敢打搅这里浓厚的艺术气息。铁路在大平原上纵横交错,坐在飞驰的列车中就能饱览托斯卡纳一望无尽的乡村风光。黄绿相间的田野里,一排排葡萄架整齐地列队欢迎着远方的来宾,眺望天际尽头是一片树林,在秋末的阳光下,树叶穿着金色的外衣,好像把大地都铺上了一层金色的地毯,树林里星星点点隐藏着几处人家,烟囱中升起的炊烟和那空中朵朵洁白的浮云化为了一体,不时地有各种羽毛艳丽的鸟儿从林中飞出,给这幅迷人的田园画作再增添些许活力。

然而,和翡冷翠这座城比起来,如此的田园景色只能算作一道头盘,当你从圣玛丽娅诺韦拉(San Maria Novella, 简写为SMN)站出来后,真正的主菜才刚刚到来。SMN大教堂就位于车站旁,暗红色的外墙,大片翠绿的草地和清澈的小瀑布让舟车劳顿瞬间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只有想马上探寻眼前这个巨大的天然艺术博物馆的兴奋。

和圣母百花大教堂邂逅基本上是所有慕名而来的参观者们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大教堂巍峨的穹顶在翡冷翠低矮的建筑群中可以一目了然,甚至无论你身处在这座城市的哪一个角落,找到它就可以轻易地辨别方向了。

从附近的街巷中远远望去,教堂朱红色的圆顶就好像是在蔚蓝天空下一朵怒放的鲜花,将这座古老城市里灿烂的文化照射到亚平宁半岛的每个角落。当你走近它,静静地凝视着它时,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连大艺术家米开朗琪罗都会说:“我可以建造一个比它大的,却永远建造不出比它美的。”眼前这座世界公认的最美丽的教堂,就像一位在阳光下翩翩起舞的少女,自然而不失艳丽,纯洁而不减妩媚。通体白色中带有不规则彩色图案的外墙,就像给它披上了美丽的纱裙一样,恬淡、干净、得体,还透着一点点神秘感,和天上不时飘过的皑皑白云相映成趣,再加之那夺人眼球的朱红色大穹顶,让它成为了闪亮舞台上最耀眼的不二焦点。
佛罗伦萨
米开朗琪罗的得意门生,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的创始人乔尔乔•瓦萨里为这座穹顶奉献了可以媲美他师父的一幅壁画——《最后的审判》。在圆形的穹顶上创作湿壁画,比在平面上作画更具挑战,更何况还是在离地60余米高的空中,难度可见一斑,仅仅是站在地上仰望10来分钟便会脖子酸痛头晕目眩,因此想要完成这样一个扛鼎之作,瓦萨里付出的艰辛绝不比米开朗琪罗在西斯廷礼拜堂墙壁上的经典之作少。和《创世纪》、《末日审判》描绘圣经故事不同,瓦萨里在他的画中更多表现了寻常人家的生活,好似让我们看到了那个文明萌芽时期翡冷翠真实的生活状态,白发苍苍的老者、意气风发的少年、满面慈祥的妇女还有她们怀中哭闹的婴儿,上帝赐予所有的人们一个充满阳光的世界,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去创造和改变它,行善者可以去往天堂之门,作恶者只能被打入痛苦的地狱。这不就是人类对自身价值的一种探寻吗?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去创造自己的世界,并以此获得通向天堂或打入地狱的那最终的审判,这就是人们对于美好的向往,这就是人们留给心灵的寄托,这就是人们驱散社会黑暗的武器。

或许我现在能够粗浅地理解为什么欧洲人无论贫富贵贱,都保有一份谦卑的社会性格、乐观的生活态度、严谨的社会作风,是因为他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对天堂的憧憬,都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去创造如画中那样祥和的世界。500多年来,圣母百花大教堂屹立不倒,不仅是在这片土地上,更是在千千万万人的心灵深处,它和它穹顶上的画作,就是一股颠覆黑暗中世纪的强大“正能量”,唤醒了欧罗巴的生机,更跨越了5个世纪,在当下依然震撼着每一颗前去朝圣的向往美好的心灵。21世纪的中国,已经实现或者说正在实现物质世界里的富有,可是何时才能真正的实现精神世界里的富有呢?我们也期待着能有那么一股“正能量”,在追求金钱之外,唤醒更多国人对美好的精神家园的追求。

米开朗琪罗真正留给翡冷翠的瑰宝,并不是嘴上的那些溢美之词,而是如今化身为这座城市象征的,堪称其高超雕塑技艺结晶的名作——大卫像。在圣母百花大教堂的东北方向有一条不起眼的小巷,然而当你走近它似乎就能嗅到那扑面而来的艺术气息,没错,这条小巷的尽头就是圣马可广场。

在广场的一侧,坐落着让全世界所有从事绘画事业的人们心驰神往的“圣地”——佛罗伦萨大学美术学院(简称“佛美”)。对于渴望成为艺术大师的人而言,来佛美求学是他们的梦想;对于登门拜访想感受艺术氛围的游客而言,来佛美看大卫像是他们最佳的选择。收藏于佛美博物馆中的这尊大卫像,是真真正正出自大师之手的原作。在这个世上,无论中外,为后人所尊敬和崇拜的画家比比皆是,然而,能够在绘画和雕塑领域里同时达到如此高造诣的,迄今恐怕也无人敢说自己超得过米开朗琪罗。
佛罗伦萨
一个优秀的画家可以在几年时间内就创作出几十幅传世佳品,然而,一个雕塑家也许终其一生也只能留下几件完整的作品。显然,对石膏的加工比对纸张的加工要困难许多,所以,大卫像能够为世世代代的人所称颂,必然有着其他作品无可比拟的艺术精华。高耸的鼻梁,俊俏的面庞,标准的躯干比例,流畅的肌肉线条,甚至微小到如手背处的毛细血管都清晰可见,简直就是一尊不可多得的人体模型,放到今天也足够称得上“男神”的标准了。在展览大厅之中,每天都有许多热爱美术的人在拿着笔纸对雕塑的各个角度进行临摹,面对着这样完美的一件艺术作品,或许能够亲手把它画下来也是一种内心自豪感和对大师的敬佩之情的体现。

作者:奋斗1308

相关专题 意大利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